大城市,小诗意
初一 记叙文 1155字 250人浏览 许少锋说风水

“侬好,侬好,哦,哦,再会。”迎面走来的一个男子以令我咂舌的速度完成了一通电话,“啪”的一声合上手机翻盖,面无表情地托了托腋下的公文包,匆匆走过。又来了几个金发碧眼的女郎,一面东张西望,一面谈笑风生,其中一个将高跟鞋踩得“咚咚”响,一阵特别浓烈的香水味将我掷在后面……我们像一群蚂蚁,拥堵在斑马线上,偶尔碰碰触角,或者干脆擦肩。这肯定是上海街头最常见的一幕,可我却并不那么习惯。上海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手足无措的我整个儿卷入其中。低垂的天空中团块的云朵下沧桑的黄浦江上,渡轮来往,鸣笛声截断了空间,留下一个十里洋场今昔交错的幻影。黄浦江上翻涌起一阵有力的、冷冷的风,那股骇世的气流用壮阔的力量冲击着我的胸骨,令我顿生一种荡气回肠之感。在拥挤的车群中,几乎要被淘汰于历史尘埃中的电车匆忙地摇晃着局促的电铃声。在脚下“暗暗”飞驰的地铁里,塞满了五点半起床化好了妆却遮不住睡意的“女超人”的脸——听说她们居然要从浦西的家赶到浦东的公司上班。还好,地铁里看不出白天黑夜,里面总亮着灯……我喜欢急速的风,它给我力量;我喜欢暴虐的雨,它给我冲动;但我并不喜欢飞速的生活,它苍白得像一束光。我以为,我讨厌这个超时速的“漩涡”,它的机械与快速,带给我一种无法亲近的陌生。

夜幕渐垂,太阳微醉,吐出一种深枇杷色儿的光。法国梧桐投下斑驳的影儿,留在纵横的马路上、江面上,还洒在外滩散步的人们的白衬衫上。人们褪去了西装领带,简装出行,甚至有人趿拉着拖鞋。他们三三两两,手挽着手,结伴而行,夕阳的余光映红了他们幸福的脸庞。再晚一些,更多的人来了。年轻的情侣们相拥着,以被灯光映得五彩斑澜的黄浦江为衬托,用相机留下了一张张热恋中的笑脸;来往渡轮上的人们举着摄像机拍下黄浦江两岸的璀璨的夜景,还有人朝着上海的夜空大声喊出自己的愿望,江浪汹涌,为其助势……我突然觉得,这个白天的超时速漩涡,晚上竟显得有些浪漫多情了。

走回住处,上海的里弄幽深漫长,不知从哪扇窗里飘出老式收音机的声响和陈年红木的气息;门缝里滴漏出泛黄的光,铺散在凹凸的青石路上;末了,在一个花坛边看到一只棕黄条纹的猫,它睁着一只眼,爱理不理地瞟了我一下,继续在树阴下躲个清凉……我的脑子里顿时搅成一团:人潮,璀璨的灯光,鸣笛声,狭窄的里弄,简直像极了电影里的蒙太奇。这个微妙的漩涡啊,令我不由自主地喜欢——我喜欢它浩大深邃夜空下的点点星光;喜欢渡轮上的人们,喜欢那对接吻的情侣;喜欢里弄,甚至喜欢那只悠闲的“上海猫”——喜欢它整体的快节奏与犄角旮旯里的小情调,它真是完美融合的多面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突然想到,再繁华的大都市也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诗意。机械的冷酷与高节奏的压抑会让人望而生畏,而那些小小的情调则是一味黏合剂,它最终使得更多柔软的心灵融入这个城市,追求高节奏的刺激与有味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