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过春节
初一 散文 1447字 653人浏览 小雨滴滴答的下

我和母亲过春节

自从参加工作后,一直忙于自己的事,回家的次数日渐减少。今年春节,我和老婆商量了一下,趁目前母亲还健在,今年春节就把母亲接到城里来过春节,母亲在电话里还是再三的推托,总说猪儿没人喂,羊儿没人放,一直放不下家里的事情。在我和妻子的一再坚持下,母亲总算答应了,我心里也稍松了一口气。

母亲是勤劳之人,一生含辛茹苦地把我们五兄妹拉扯大,自己却没有好好享过一天的福。365天,总是忙忙碌碌,没有闲着的一天。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飞雪扬扬,她不是扛着锄头走在田间地头守着她的那一亩三分地,就是背着那破旧不堪的背篼蹲在田埂,穿梭林间为她的猪儿割草寻食。母亲操劳了一生,却没有过过一个真正的春节。

春节虽然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在我的老家,彝族是不过春节的。每当春节的时候,故乡的乡亲们除了煮一点腊肉外,经济稍宽裕的顶多也就杀一只鸡吃。所以在母亲的意识里,春节的概念没有这么的深入。记得我大哥参加工作那年,买了一条鱼回家里过过一个春节。由于家里生活条件不好,从那以后,每到了春节,我都常常怀念那一年春节大哥买回来的那条鱼。那时候虽然生活简单、平淡得像一杯开水,但是一家人其乐融融,我们都很享受这种天伦之乐的感觉。现在各自成了家,生活提高了许多,却都忙碌于工作,疏忽了对母亲的关心和照顾,内心难免感到一些深

深地自责。

母亲辗转来到家里时,不知是晕车的缘故,还是身体欠佳的原因,精神状态十分地差,看上去苍老了许多。母亲从不远千里来到我们家过年不容易,为了母亲在我家过个好年,几天前,我和妻子就精心准备了一番,年货样样备齐,鸡、鸭、鱼肉摆满了整个餐桌。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留心给母亲夹菜,心想母亲一生那么地辛苦,希望母亲能多吃一点,但是我发现母亲却吃的很少很少,却看的出来她很高兴。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团年饭,她总是把好菜都递到我面前,让我吃。这样的举动,让我妻子都有些吃醋。妻子对我们说:“母亲最关心的还是你,没有给我和孩子夹菜,把最好的菜都递到你的面前。”母亲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虽然让妻子吃了醋,但我怎能不知母亲的用意呢?

看春晚的时候,我和母亲聊了很多很多,母亲把憋在心里几年了的话都跟我聊尽了,说故乡的哪个亲人又死了,是怎么死的,大哥家又吵架了,爸爸又总是喝酒……那晚我也跟母亲聊了很多很多,叫她不要那么操劳辛苦了,家里能种的地种点,实在种不起的就不要在强求了,好好地享受一下晚年。母亲在我面前虽然答应得好好的,但是我心里最清楚,让母亲什么都不要做,坐在家里安享晚年是不可能的,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坐在家里比什么都还难受。

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母亲把毛毯盖在我身

上,自己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时我真的流泪了,原来我长了这么大,母亲还是把最好的菜递到我面前让我吃,怕我吃不好,自己却不吃;母亲把自己的毛毯盖在我的身上,怕我感冒,自己却冻着。原来我长得再大,在母亲的心里,依然还是一个小孩子。

那晚,母亲睡的很香,而我却一直没有睡意,我总担心父亲母亲在老家吃不好,所以平时买些大米、清油、鸡蛋、牛奶等托人帮我带回去,自己却很少回家;我担心父亲母亲在老家穿不暖,就买大衣、棉裤托人帮我带,自己回家的次数却在日渐减少。活了这么久,我才发现,我长得再大,在父母亲的眼里,永远只是一个孩子。父亲和母亲要的不是物质,而是陪伴——一个陪着说心里话的人。虽然这次春节母亲在家里吃的很少很少,但是让我想到了许多许多,愿我的父亲母亲健康长寿,让儿女们多陪着他们说说话、谈谈心,幸福度过晚年!(喜德县委宣传部 阿西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