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布道者的孤独
高一 记叙文 981字 49人浏览 ggm2006

在当今这个补课补习高消费教育充斥着的社会,以纯粹的教书育人为目的的老师已经不多,大部分是打着这看似好听实则困难的名声旗号,对待学校里硬任务的学生不冷不热,在外广招补习生以充实瘪瘪的口袋。本来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却也被尔虞我诈个人利益所充斥。但不想,却仍有洁身自好以散道为乐的人。他是上海市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樊阳。

在粉笔染白了他的青丝,侵蚀了他修长的手指后他开始毅然决然地坚定自己的道路,这也许是中国现存且人数最多的非营利性人文课堂——樊阳免费教授每一位参加人文课堂的学生。他腾出二居室的家中最大的卧室作为课室,他带领学生们参观鲁迅纪念馆时绘声绘色地讲解,他兴致勃勃举办汉服活动介绍中国古代博大精深的文化……日星月移,岁月流逝,他一直坚守着“人文布道者”的职责,从未动摇半分。

如果不是知情人在微博上的几句话,也许他就会一直这样在高处不胜寒中孤寂。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若不是那几天上海高中期末暂停课堂,那小小的几平米房间恐怕会被人挤破。那孤寂中有了些许热闹。学生越来越多,他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了。樊阳有能力也有资历给现今多如牛毛的教育机构的学生补习谋外快,但相比人文传播日益衰弱的危机,这个瘦弱的四十二岁人民教师走上了这条无终的孤独之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尽管他现在忙碌于学生增加数倍后的课堂,但加入这一行业的人却不曾增加。他也并不是那般身强体壮,身体内部各器官似乎都不太听话。他早已为了大规模手术进过医院。他体重从未超过100斤。也是这幅身躯,他在三尺讲台上慷慨激昂,绘声绘色讲述每一位文人墨客的故事。他会在纪念馆内看着那些已在心底陈旧的物件、资料,再一次铭记;他会在向同学们讲解时,发出会心的微笑;他会在汉服活动中,坐在一群身着雍容华服的学生中央,绽开笑容……

他,是孤独的。但学生都让他觉得心暖。没有人会知道他会在这个行业、这条路上走多久,但这个社会需要这样的布道者。

附相关资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樊阳,上海市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科研室主任,上海市高级教师。“他觉得做一个应试教育的语文教师,活得毫无尊严。所以他要做些事。”他在家里开设公益人文讲堂,利用周末时间给中学生讲解文学名著、中西思想史及当下社会问题,至今已经走过20年了。除了上课,樊阳会隔两三周带学生去参访名胜古迹和博物馆等,路上给学生们顺势谈谈文史哲,堪称“文化行走”、“户外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