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与沟通
初一 散文 794字 5641人浏览 2009010648

从骨版上的模糊难辨的甲骨文,到钟鼎大器上的金文,到竹简上的刻字,到由秦始皇统一度量衡后,中国文字逐渐发展形成的隶书、楷书、行书、草书,一直到今天银屏上显示的黑体字、华云行彩等等各式各样的语言符号,人类在语言这方面琢磨了漫长的时间,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沟通。

语言与沟通,就如鱼与水的关系。沟通借语言而存在。鸟兽虫鱼,它们不识何为沟通。它们间的嘲啪吟叫不过是传递信息。沟通存在着感情上的交流,或是喜悦,或是憎恶。离开语言这一载体,感情的交流便只能寄托在脉脉含情的眼神交流或者是简单贫乏的肢体动作当中。没有语言,便没有沟通。

视漫漫历史潮流,统治者似乎早已明白这一点。并且不断地扼杀这沟通的生命。统一全国的秦始皇焚书坑儒,烧毁了多少欲言的喉咙。明清时期“盛行”的文字狱,封闭了多少文人的嘴巴。北魏东厂那一群专权宦官,也以鞭打、夹指等酷刑意图扼杀百姓的喉咙。一时间,百家争鸣变成了万马齐喑,皇权也随之摇摇欲坠。语言被扼杀,沟通只是佞臣庸君间阿谀奉承、丑陋嘴脸的代名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是,我们也看到群臣进谏的齐王时期;我们也看到政治开明的开元盛世。百姓与君臣无隔阂,营造出经济繁盛,物阜民丰的社会景象。

历史的教训我们应该铭记不忘。时代发展到今天,语言与沟通有了新的意义。社会需要发展,经济需要蓬勃,这不令需要单独国家的语言统一,沟通无阻,更需要国家之间的语言沟通。文言文革新成白话文,这是一个进步。中国语言与世界语言接轨,这将是一个更大的进步。而今,社会上,结巴的英语表述,不规范的中文汉字都地侵蚀着我们苦苦建造起来的语言环境,破坏着两代间,不同语言人的沟通。而那些早已习以为常的粗俗语言,不规范之间的沟通,却又进一步加深这种隔阂,扩大这裂鸿沟。

历史赋予我们新的责任。我们不愿意听粗言烂语,我们不愿再看见错字满布的广告随街乱贴。我们呼唤纯净畅通的语言环境。我们需要真诚坦荡的沟通。让语言臻于完美,让沟通上升为极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