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丑
初一 散文 4字 2661人浏览 一号列车

美与丑

雨果在《〈克伦威尔〉序言》中说:“照我们看来,在艺术中如何运用滑稽丑怪这个问题,足可写出一篇新颖的书来。”确实,他在《巴黎圣母院》中充分运用了这一美丑对照原则。 什么是美?大一的时候曾经上过一门选修课《美学与艺术欣赏》,在那里也曾浅显的了解了有关美丑的一些问题。人的美包括人的外在美和内在美。所谓外在美,是指对象的外在形式的认识;所谓内在美是指对象的内在本质的看法。 人的外在美是通过肉眼直观地看到的外在形象所体现的能够给人直观的美感。人的内在美是指人的内在品质、性格的美。内在美是抽象的、无形的,看不见、摸不着,它必须通过人们外在的言行来体现。丑是相对于美而言的,丑是在感性形式中包含着一种对生活、对人的本质具有否定意义的形象。 至于美丑对照的方式,雨果在论述列举中举出了六种,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选用其中几种来分析一下他的《巴黎圣母院》。

首先是角色安排上的对照。女主人公艾丝美拉达从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多么纯洁美丽的一个女子,她是美的化身。艾丝美拉达(Esmeralda )是根据法文émeraude (绿宝石,祖母绿)这个词的变音而成的。前面有定冠词,表示独一无二,若意译,即“绿宝石姑娘”、“翡翠女”。关于她的外貌,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姑娘的个头儿并不高,但身材苗条,亭亭玉立,显得很高。她的肌肤微黑,不过可以想见,白天看来肯定闪着金光,极为漂亮,就像安达卢西亚或罗马女子那样。她的纤足也是安达卢西亚型的,穿着秀美的花鞋,显得那么纤巧,那么相得益彰。关于卡莫西多就是艾丝美拉达美的对立面——丑的代表:一个大脑袋,红棕色头发竖起;两个肩膀之间耸着一个偌大的驼背,与其相 对应的是前面鸡胸隆凸;大腿与小腿,七扭八歪,不成个架 势,两腿之间只有膝盖才能勉强并拢,从正面看去,活像两把月牙形的大镰刀,只有刀把接合在一起;宽大的脚板,巨大无比的手掌;而且,这样一个畸形的身躯,却有着一种难 以描状的可怕体态:精力充沛,矫健敏捷,勇气非凡。这是丑到了一种极致了,这两人就实现了美丑对照。

外在形象与内心品质的对照。女主人公爱斯梅拉达是美的化身,从相貌到内心都展示出美轮美奂的典型,敲钟人卡西莫多外貌奇丑而心地纯洁善良;副主教克洛德外表道貌岸然,内心阴险狠毒,克洛德外表道貌岸然,而内心则十分邪恶,为占有艾丝美拉达,他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弗比斯外表风流潇洒,英俊健美,如同太阳神一般。但实际上,他是一个轻薄负情的花花公子。他对艾丝美拉达的爱,只是逢场作戏,有口无心。后来,弗比斯明知艾丝美拉达无辜受迫害,却不肯去见一面。总之,弗比斯的外表与心灵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前者内心美显而易见,而后者的内心丑恶也跃然纸上,这就让他们的内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在《巴黎圣母院》中的美与丑不是简单的对立对比,而是错综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尖锐的矛盾和强烈的冲突,美与丑融为一体却又界限分明。

在同一部作品中,既可以有表现丑的事物,又可以有表现美的事物,它们之间既有矛盾斗争的关系,又有着一种相互依存、相互衬托的关系。由于丑的存在,更衬托出美的更美,同样由于美的存在,也可以使丑的更丑。若是一部作品中只有一种文学形象,那该是多么无趣的存在。就像周新驰版《唐伯虎点秋香》中一个情节:他喊秋香,回头不觉有多美;喊了一声美女,所有女性都回头,有了对比,果真觉着秋香极美。鲜花还需要绿叶衬呢,美与丑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雨果说过:“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近于优美,粗俗藏在高尚的背后,善恶并存,黑暗与光明相共。”一表人才,英俊潇洒的弗比斯其实是一个虚情假意的风流伪君子。或许一开始会觉得他是一个具有英俊外貌的人,但了解他之后,就不会觉得他是“美”的。

“美只有一种典型,丑却千变万化。”外在丑只是丑,而内在的丑却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