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记忆
高一 记叙文 972字 2212人浏览 xwzxkxh

时令早已是深秋。这个季节,我总想起在老家度过的那些秋日。
最深刻的记忆是秋时的荒草。老家的山上,遍地都是这野草。山上多是红壤,没有肥土,也只有生命力强的植物才能旺盛生长。春夏的荒草,遍地绿色,而秋天的荒草,叶子上留下许多的沧桑。深秋山风的刺骨和水分的缺乏,荒草即便有顽强的生命力也显得相当颓废,叶子布满斑点,没有了生机。有的甚至干枯、衰亡了。
而这个季节是我童年和少年时日子过得最为丰富的季节。小时候的老家,没有什么娱乐。冬天寒风凛冽,夏天炎热,春天又一晃而过,唯有这个秋,属于大人们收获的日子,也是我们最为轻松、丰富的时候。
当家门前的稻谷收割好,田里空出来,我们一伙就马上占领了它。或在田渠里捞泥鳅,或用稻草嬉戏,或挖洞捉迷藏,或滚上滚下,尽情欢娱。有时把稻草抛向天空,欣赏它们慢慢散落的壮观景象。当炊烟袅袅升起,大人们呼喊急了,方才陆续回家。
柿子变金黄的时候,我们就到山上去摘寻。村里的几颗老柿树都是百年老树,枝叶茂盛,很难爬上去,只能偶尔摘下几个,埋在田里,做“涂柿”,几天后挖出来再吃。闲时也到大人们已经翻过的番薯地里重新挖上一遍,寻找遗漏的甘薯块,运气好的时候也会挖到整条被遗漏的甘薯,很是欣喜。
秋天是最为忙碌的季节。除了收割水稻,切甘薯是这个季节最重要的事情。爷爷、父母他们要早起,将甘薯放在厅前的空地上,到水井挑来水,冲洗干净,然后用“甘薯切”切成甘薯米。切的时候要用力,需一人摇着机械的手柄,另一人配合将洗净的甘薯塞进。清晨,秋风凌厉,他们的手,经常被冻伤、冻裂,在伤裂、流血的地方用胶布缠住,继续劳作。切好的甘薯米,经过一两次清洗,挑到半山腰,均匀铺在俗称为“竖柄”的篾工具上晒,午后时分翻一遍,若天气好当天傍晚就可以收起,第二天或适当的时候放在平地再晒。如果晒得不够干,就用塑料薄膜盖着,第二天太阳上来翻开继续晒。然后放入木桶。再经一系列程序后,放甘薯的桶底就有了厚厚的白花花的一层淀粉。之后,将水倒净,用刀或铁片小心分几大块取出来,放在铺了纸的竹器上晒干,用手揉碎,用袋子包好、保存。并非所有甘薯都一样“有粉”,品种不一样,出来的淀粉量就有区别。
秋天的活忙完,由于雨水少,建房的人家就开始动工了。我们就把建房人家挖出的新鲜红土当作滑梯,十分刺激。偶尔,也帮母亲到松树林收集散落地上的松针,以作柴火,为入冬之后的温暖惬意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