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
初二 其它 2050字 1282人浏览 太仓青少年科技

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 简介

《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作者:佚名) 至少在1969年秋,就已经从北京传出,开始在全国各地流传。 全诗共240余行,共分5段。在诗的开头,诗人——一位参加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毛泽东的战士,在战后向自己的战友、红卫兵、老同学的墓前献花 作者

写世界大战是个异数,写政治抒情诗却是一时之尚。在关注中国当代政治抒情诗流变的时候,我们的立场经常是犹豫的。一面,它们是那个时代政治情绪的忠实折射,感人,但迅即掠过。另一方面,它也确使当代诗歌多了深厚、高亢、激昂的一脉。有趣的是,九十年代以后,当中国政治板块愈益板结、断纹深厚的时候,这种题材的创作便几乎绝迹了。 或许,这是那位才华横溢的诗人遗世的唯一一首诗作?他为六十年代中国诗歌留下了一道黑色闪电,而后成为空谷绝唱,再没有一句诗行。这真是一种遗憾!不然,我们也许会多一个郭路生(食指),多一个杨炼或顾城的吧? (一)

摘下发白的军帽 献上洁白的花圈 轻轻地

轻轻地走到你的墓前 用最诚挚的语言 倾吐我深深的怀念 北美的百合盛开了 又残

你在这里躺了一年 又一年 明天

早霞开始的时候

我就将返回那可爱的祖国 而你

却长眠在大西洋的彼岸 异国的陵园

再也听不到你那熟悉的声音 再也看不到你那亲切的笑脸 忘不了你那豪爽的姿态啊 忘不了你那双明亮的眼 泪水滚滚滴落 哀声低低回旋 波涛起伏的追思啊 将我带回很远 很远...... (二)

公园里一块打游击 井岗山一块大串联 收音机旁

我们一字字地倾听着 国防部的宣战令

----在那令人难忘的夜晚 .......... 第三次世界大战中 我们俩编在同一个班 我们的友谊从哪里开始 早已无从记起 只知道她 比山高 比路远 在战壕里

我们同吃一个面包 和醮一把盐

低哼着同一支旋律 共盖着同一条军毯

........... 为了共产主义的实现 在冲天的火光中 我们肩并肩

冲锋在敌人的三百米防线 冲锋枪向剥削者

喷吐着无产阶级复仇的子弹 还记得吗

我们曾饮马顿河畔 跨过乌克兰草原 翻过乌拉尔的峰巅 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 再次点燃

我们曾沿着公社的足迹 穿过巴黎的街巷 踏着国际歌的鼓点 驰逞在欧罗巴的

每一个城镇 乡村 港湾

我们曾利用过耶路撒冷的哭墙, 把基督徒恶毒的子弹阻挡。

将红旗插在苏伊士河畔 瑞士的湖光 比萨的塔尖 也门的晚霞 金边的佛殿 富士山的樱花 哈瓦那的烤烟 西班牙的红酒 黑非洲的清泉 这一切啊

都不曾使我们留念

因为我们有钢枪在手,重任在肩。 多少个不眠的日日夜夜, 多少个浴血的南征北战。 ........ 听:

五大洲兄弟的回音 汇聚成冲刷地球的洪流 看:

四海奴隶们的义旗 如星星之火正在燎原 啊--

世界一片红啊 只剩白宫一点 (三)

........ 这是最后的斗争 人类命运的决战 --就在今天 ........ 冲啊!

攻上最后一层楼板 占领最后一个制高点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你扑在我身上 用友谊和生命

挡住了从角落里射来的子弹 罪恶的子弹

你的身体沉重地倒下去了 白宫华丽的地板上 留下你殷红的血迹斑斑 .......... 亲爱的朋友啊 为什么

为什么在这胜利的时候 你却永远离开我身边 (四)

战火已经熄灭 硝烟已经驱散 太阳啊

从来没有这样和暖

天空啊 从来没有这样的蓝 孩子们脸上的笑容 从来没有这样甜 毛泽东的教导 伊里奇的遗言 马克思的预见

就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安息吧 亲爱的朋友

我明白你未完成的心愿 辉煌的战后建设的重任 有我们承担 共产主义大厦 有我们来修建 安息吧 亲爱的朋友

白云蓝天为你谱新歌 青峰顶顶为你传花环 满山的群花血草告诉我们 这里有一位烈士长眠 最后一次吻别你的笑脸 最后一次拥抱你的身躯 再见了 亲爱的朋友 共同的任务

使我们不能停步不前 (五)

山高路远 归心似箭 明天 早霞升起的时刻 我们将回到久别的家园 江洋上 天水相连 胸怀里 激情无限

我们要向祖国庄严的汇报 母亲啊

你的优秀儿子 为人类的幸福 历史的必然

而长眠在大西洋的彼岸 异国的陵园

主题与内涵:

《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们》 被收入《中国知青诗抄》一书,署佚名,倾泻红色民族社会主义情感的疯狂长诗《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们》(简称《勇士们》,是红卫兵在文革时期的典型作品。

诗《勇士们》讲述了一个红卫兵战士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饮马顿河,驰骋欧罗巴,抽古巴的烤烟,喝非洲的清泉,最后随大部队一起登陆北美洲,攻克华盛顿,占领白宫的英雄故事。今天重读此诗,人们或许会觉得很荒诞可笑。但是,在当时诗人幻想并相信的未来世界中,无产阶级革命在全世界的胜利就是这个样子——它“像朝阳升起那样合理,像婴儿出生那样合情”(贺敬之语)。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结局的论断,林彪在《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文中所作的关于世界范围内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描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是“农村”,欧洲和北美洲是“城市”),再现苏联红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大反攻的电影《攻克柏林》无不对诗人所属的那一代人,尤其是男孩子的世界观产生了无法替代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