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资料
六年级 记叙文 18047字 1344人浏览 阳光哇粉

1 苏武先生的四个优质品格

重新读了《汉书》的《苏武传》,苏武先生有四个优质品格:忠、勇、惠、韧。

首先是忠。他忠诚的是汉朝皇帝汉武帝。正如他所说:我们父子四人没有什么大功劳,能够列将封侯,成为皇上亲近的人,都是皇上栽培的。臣子侍奉皇上,就犹如儿子侍奉父亲。为皇上而死,我心甘情愿。这大概不能算是愚忠,不是因为上级给了他一点好处,他就义无返顾地追随着了。反而应该这样说,汉武帝这个人太有魅力、魄力了,他值得别人为他牺牲。因此,汉武帝就象征着汉朝这个国家,所以,苏武也同样忠诚于自己的国家。

其次是勇。生命从来只有一次,到苏武这里也不会有两次。但是他怀着对汉武帝刘彻的坚定的信仰,所以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听说张胜牵扯到了匈奴内乱,他要自杀,被拦住。卫律要审讯他们,他用刀子自刺胸膛。两次都没有死成。他都这样对待死了,卫律还拿死来要挟他。卫律杀了仇人虞常,吓唬张胜投降,用刀子在苏武脖子上比划,苏武根本不想看这卖国求荣的小人一眼。

其三是惠。虽然苏武出使的使命非常简单,但能够作为大使出访,可以想见他并不笨。相反,他有很好的洞察力、应变能力。从苏武斥责卫律的话上可以看得出。当卫律谄笑地告诉苏武,如果他不通过卫律投降,以后想投降、得到丰厚的赏赐是不可能了。苏武先揭露其小人本性,然后揭露其言行的本质,最后义正词严地压住他。小人之心最难名,往往比九曲黄河还要曲折,但是苏武一针见血,对答如流。

其四是韧。苏武按说出身不低,但是他却又贵族子弟难得的韧性。在他被放到大地窖里,他以雪、毡毛充饥。在北海,挖野鼠、收草实充饥。这样过了十九年。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在汉武帝的英明领导下,苏武先生如果没有十九年的北海牧羊,肯定会淹没在历史上无数的皇帝近臣里。但是,机遇和挑战同时而来,造就了让代代后人仰慕的苏武。

2对苏武时代精神与崇高品格的呼唤

由党小黄编剧、郝维亚作曲、陈蔚导演的原创歌剧《大汉苏武》于8月19日在古都西安震撼首演,笔者观看了该剧的两组演出,震撼之余,留给笔者更多的是思考。原创歌剧《大汉苏武》在当代演出,具有深刻而又深远的现实意义,这种现实意义主要体现在对苏武时代精神与崇高品格的追问与反思。

“苏武”生活的社会环境与时代精神

“苏武牧羊”的故事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千百年来,“苏武”的形象已不仅仅代表一位汉朝使臣在历史长河的冲刷中,我们更多时候已经把“苏武”作为一种具有崇高精神与高贵品格的英雄人物的代称,他代表了一些对国家无比忠诚、对信念执著坚守,有着崇高精神品格的英雄人物。在当今时代演出原创歌剧《大汉苏武》,既体现了陕西省歌舞剧院的胆识与魄力,又体现了当今时代对苏武的时代精神与崇高品格的追求与呼唤。正如该剧导演陈蔚所说:“坚守和信念将成为这部戏中苏武形象的关键词。也是我们在2013年创作这部历史题材歌剧的时代意义。这是从苏武这个人物身上散发出来的人性光辉,也是我们身处这个时代一直在呼唤的人性价值。”

我们在观看作品之余,不禁会产生追问与反思:苏武既然代表了一个人对信念的坚守、对国家的忠诚,那为什么在大汉会出现苏武这样的英雄人物。大汉出现苏武这样的民族英雄是偶然还是必然,苏武所生活的社会环境与时代精神是什么?

苏武生活的时代为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西汉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我们所说的“汉族”这一名称就是出现于这一时期。西汉时期国家统一、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呈现出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西汉王朝被后世学者视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在此期间,汉朝的时代精神可以用“雄健浑厚”四个字来概括,因为生活在汉代的人们,崇尚率直而较少含蓄,思想开通而较少压抑,性格粗朴而稍欠圆通,坚信勇敢而鄙视怯懦。汉帝国拓疆开土,凿空异域,以及社会秩序的形成,都与这些精神风貌息息相关。苏武就是在西汉这一时代背景与社会环境下,肩负起汉朝的责任与使命出使西域。可见,汉朝的时代精神为苏武这种民族英雄的出现提供了可能。然而,据史料记载,“汉使留匈奴者前后十馀辈”。同在天汉元年随同苏武出使的还有副中郎将张胜以及随员常惠等人,那么,历史为什么唯独记住了苏武一人,李陵的出现对于苏武的形象确立又有哪些方面的促进作用?

苏武与李陵的对比与反思

关于李陵的记载,散见于《史记》、《汉书》和《资治通鉴》等史料中:李陵为汉代飞将军李广之孙,“少为侍中建章监。善骑射,爱人,谦让下士,甚得名誉”。可见,历史上的李陵不但是名人之后。而且礼贤下士、赞誉颇佳。笔者在《艺文类聚》卷二十九中找到两首苏武与李陵的送别诗:

《李陵赠苏武别诗》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屏营衢路侧,执手野踟蹰。

仰视浮云驰,奄忽交相逾。风波一失路,各在天一隅。

长当从此别,且复去斯须。欲因晨风发,送子以贱躯。

《苏武赠李陵别诗》

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

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辰。

昔在常相近,邈若胡与秦。惟念当离别,思情日已新。

鹿鸣思野草,可以喻嘉宾。我有一樽酒,欲以赠远人。

愿子留斟酌,慰我平生亲。

可见二人不仅同为汉朝重臣,而且关系非常密切,造成后人对李陵与苏武截然不同评价的原因在于二人对大汉王朝的“忠”与“叛”,也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忠孝节义之别。

反思历史,我们会发现,在我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既出现了不少令人敬仰的民族英雄。也出现了不少令人唾弃的民族叛臣,但鲜有像汉将李陵这种既让人痛恨又让人同情的人物。他虽在面临不幸遭遇后临难变节,但历史对李陵这位人物更多的是给予同情而非唾骂,他能够在我国忠奸分明的封建时代获得相对解脱,赢得后世人民在痛恨之余的深深同情,更从侧面说明了苏武持节不变的艰难与可贵。

苏武之所以能够名垂青史,在于他对国家的无限忠诚与对信念的执著坚守。据编剧党小黄老师介绍。歌剧《大汉苏武》旨在对苏武忠诚品格的赞扬以及对苏武高尚节操的褒奖。苏武不畏艰苦,长年累月与恶劣环境做斗争的生存勇气,展现了其顽强的意志和坚忍不拔的品质。苏武被困匈奴后,其生活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匈奴为了使苏武屈服,使出各种残酷的手段来折磨他。先是“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后又将其流放到环境更加恶劣的北海(今贝加尔湖)无人处牧羊。然而苏武硬是凭借坚强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坚持下来。这种坚强的信念与顽强的意志正源于我们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吃苦耐劳的伟大民族精神。也正是由于这种精神,才让苏武成为中华历史上的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让后人永远怀念他、崇敬他。

苏武忠诚品格的反思与呼唤

鲁迅先生曾说过:欲作一部中国的“人史”,“人史”中好坏人物皆有。在好人方面,排在第一的就是“啮雪苦节的苏武”。可见苏武精神之伟大,对后人的影响之深。在当今时代演出歌剧《大汉苏武》亦是对苏武忠诚品格的反思与呼唤。

苏武的忠诚品格既包括对国家的忠诚,还包括对事业、对家人、对朋友以及对百姓的忠诚。编剧党小黄老师认为:“(苏武的)忠诚是一种品质,是一种

操守,更是一种责任。”苏武带着对国家的无限忠诚出使匈奴,他的忠诚中不仅承载着大汉王朝的神圣使命,也承载着黎民百姓的安危祸福。当李陵请求天子赐予他弓箭,伺机攻打匈奴时,苏武唱出了为民请命的心声:“天子啊,刀剑止不住流血的伤口。少卿啊,铁甲扑不灭复仇的火焰。征服匈奴需要锋利弓箭,以德报怨更能让仇恨消散。”当苏武以无比虔诚的态度给匈奴送上礼物,交还使者,等待单于复信返回时,苏武的忠诚却遇到了卫律不忠的考验。卫律为此前汉朝出使匈奴的使者,后背叛汉朝、臣服匈奴,当卫律作为匈奴臣子审讯苏武时,苏武感到大汉的尊严受到了严重屈辱,于是他用饱含深情的唱腔唱出了自己对国家和对事业的无限忠诚,也唱出了对卫律等背叛者的不屑与痛恨:“生命只有一次,谁不想平安无恙,但是我手中的符节,告诉我不能投降!”在苏武的心中,符节代表着汉朝的尊严,也代表自己的使命。他用始终如一的忠诚维护了汉朝的尊严,也守护了自己的使命。

苏武所代表的这种忠诚品格在当今时代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们更加呼唤这种忠诚的品格。因为忠诚不仅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品质,也是全人类最受称赞的优秀品质。德国著名作家歌德曾经说过:“始终不渝地忠实于自己和别人,就能具备最伟大才华的最高贵品质。”因为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忠诚的品质,就失去了受人信任的根本条件,这也是苏武在干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备受世人称赞的最根本原因。

3苏武留给后人的精神价值

苏武的故事为大家所熟知,民国初年的一首《苏武牧羊》对他非凡的一生作了慷慨悲凉的吟唱。其词抄录如下: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与冰天,穷困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比铁石坚,时听塞上,笳声入耳痛心酸。

转眼北风吹,群雁汉关飞,白发娘盼儿归,红妆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宁海枯石烂,大节定不亏,欲使匈奴,惊心碎胆,常服汉德威。”(民国初期,辽宁盖县田锡侯先生作曲,蒋荫堂先生填词)

穿越千年的时光,大漠依然是风沙的世界,昔日的北海早已是异国的土地,它仍然荒凉。如今,我们无法以主人的姿态站在先人流过血和泪的土地上,我们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缅怀这位堪称中华民族脊梁的大丈夫。

在缅怀之余,就不能不去思考苏武留给后人怎样的精神人文价值。这个问题说的具体一点就是苏武在异邦他乡能够忍受十九年的艰苦磨难靠的是什么? 首先,苏武的血脉中始终流淌着对汉家的赤胆忠心。南望故国十九个年头,苏武根本就没有打算能够活着归到汉地,也不在乎是否有人挂记着自己。十九年,岁月流逝,物是人非,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他对祖国的忠诚,汉家的节义却始终不渝。生之、养之、教育之、重用之的祖国母亲,他怎么忍心去背叛她呢?所以,苏武“杖汉节”牧羊于冰天雪地、杳无人烟的北海,始终“心存汉社稷,心比铁石坚”。

慷慨就义易,忍辱负重难。苏武光光的旌杆上始终悬挂着是那颗赤诚无我的汉心。热爱自己的国家,是所有正常人的最基本的素养。也许李陵的投奔匈奴是不得已而为之,是“识时务”的选择,但当他面对苏武的坚持时,也不得不深感羞愧。也许我们的国家还有这样那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苏武的汉家精神告诉我们后世的人,个人不论处于什么境地,什么艰难都不能成为背负家国的理由。

其次,对个人理想和信仰的坚持。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苏武堪称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丈夫。不管卫律如何威逼,或者做用利剑刺杀状,或者把他抛入寒冷的地窖,或者把他迁往冰天雪地的北海,苏武终不为所动。

在匈奴给出的各种利诱面前,苏武更是坚持住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面对丰厚的诱惑,只需一声轻轻的应答,他完全可以像卫律那样“蒙大恩”,“赐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大富大贵。但苏武没有迷失,没有沉沦,作了一个彻底的自己。

也许,你会觉得爱国是一个太空太大的话题,甚至有些故作深沉。但是,对个人理想和信仰的坚持却离我们很近,这正是我们现代人最缺乏和最需要的。在物质和金钱处于主流地位的时代,诱惑无处不在,美食、美女还有那无所不能的钞票,你能抵御得了吗?当你在物欲横流中迷失自己的时候还记得最初的信誓旦旦、慷慨激昂吗?

4苏武李陵司马迁的关系与评价

西汉王朝是对中国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朝代。这一时期,形成了汉民族的主体,塑造了汉民族的精神,提升了汉民族的文化;涌现了许多民族精英和汉民族精神的代表。“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霍去病、卫青,善赋多谋的司马相如、东方朔,牧羊

北海不辱使命的苏武,忍辱著述史家绝唱的司马迁……。其中司马迁、苏武是体现汉民族精神的佼佼者。

苏武 (前140—前60) 字子卿,汉族,杜陵(今西安东南)人,武帝时为郎。天汉元年(前100年)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匈奴多次威胁利诱,欲使苏武投降。初时把苏武囚于地窖中,不给饮食。苏武嚼旃餐雪,数日不死。单于疑有神助,又把苏武流放到北海(今贝加尔湖)边牧羝,扬言要羝羊乳子方可放其归汉。

北海之地,莽莽荒漠,人烟绝迹。苏武掘野鼠、觅草实,果腹充饥;孤身持节,与同卧起。北海的草枯了又青,青了又枯;草原的大雁南徙北返,北返南徙。年复一年,胡须、头发全白了,使者符节的旌饰脱落了,苏武笑面困境孤独,淡对官禄诱惑,持节守志十九年凛然不屈。

苏武,离开中原的土地,深入边远的匈奴。他这一走,竟有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戚,在茫茫白雪中,他是怎么度过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那里的北海,有着与大汉土地不一 样的景色,白云和流雪将天空染成最纯净的白。这种白色,如同苏武的心一样,澄澈后的寂寞,无声的寂寞。

李陵是汉武帝时期的一名骑都尉,其祖父即赫赫有名的飞将军李广。公元前99年,汉朝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兵出征,在祁连山一带遭遇匈奴右贤王部,两军展开恶战。为缓冲李广利战场的压力,时任骑都尉的李陵主动请缨,仅以5千步卒从居延海出征,欲以牵制匈奴主力,并伺机直捣王廷。汉武帝遂予恩准,并任命成安侯韩延年为副将,一同出征。

李陵兵出居延海一个月后,便在浚稽山遭遇匈奴且鞮侯单于率领的三万骑兵主力。李陵沉着应战,大败匈奴,斩杀敌军数千人。且鞮侯单于大惊,慌忙调集了左右贤王二部共八万骑兵围歼汉军。在孤军深入,独立无援的情况下,李陵率部从容应对,且战且退,八天共斩杀匈奴军一万余人。在退至距边关仅百里的地方,却因叛将出卖,被匈奴重兵围困,最终全军覆没。韩延年战死,李陵兵败投降。

汉武帝听闻李陵降匈,勃然大怒,下旨将李陵三族全部诛杀。

李陵降匈后,且鞮侯单于敬其勇猛有谋,又为李广之后,遂封其为右校王,并把女儿拓跋公主嫁给了李陵。然而,李陵在匈奴的二十五年间,却始终不肯为匈奴效力,“虽受封而不领命”。他长年蛰居于贝加尔湖畔,与苏武为伴。李陵唯一一次以匈奴将领的身份带兵出征,是在公元前90年,最终却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大败而归。有人认为,这便是李陵不愿为匈奴效命的佐证。

汉昭帝即位后,曾派出使者前往匈奴斡旋,意欲召回李陵,不料却被李陵坚拒:“吾已胡服矣!……丈夫不能再辱。”最终留在了大漠。并于公元前74年病逝于匈奴,一生再无建树。

李陵的一生,堪称曲折纠结,壮怀悲烈。后人对其的评判也充满了争议。

有人认为,李陵敢率五千步卒对抗匈奴八万铁骑,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故绝非贪生怕死之徒。投降匈奴,不过为了暂时保全性命,以期有朝一日能逃出匈奴,继续为汉朝效命。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就这样叙述道:“身虽陷败,彼观其意,且欲得其当而报汉。”后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 李陵传》的开篇,也对李陵大加赞赏:“善骑射,爱人,谦让下士,甚得名誉。”

但也有后人对李陵降匈之举唾弃嗤鼻,认为李陵率5千步兵抗击八万匈奴的行为实为逞匹夫之勇,不值得同情。并提出大丈夫当以死报国,不应降敌以求苟且。其中,尤以白居易的《汉将李陵论》为代表:“窃谓不死于王事非忠,生降于戎虏非勇,弃前功非智,召后祸非孝,四者无一可,而遂亡其宗,哀哉!”白居易认为,李陵不为国家的事业牺牲就是不忠,活着投降匈奴就是不勇,放弃先前的功绩就是不智,从而招致后面的祸患就是不孝。这四点无一可取。最终使自己的宗族都灭亡了,实在可悲! 对李陵影响最深的,便是苏武。

如果说,李广和汉武帝决定了李陵的外在遭遇,那么苏武则造就了李陵纠结悲怆的内心。并且,后世对李陵的批判,亦多源于与苏武的对比。若笔者是李陵,定会发出“既生陵,何生武”的感慨。因此,要对李陵进行剖析,必然离不开苏武。

公元前100年,苏武授命使匈,被扣留。匈奴单于虽多次威逼利诱,意欲招降,却均遭苏武坚辞拒绝。单于一怒之下便将苏武发配至贝加尔湖牧羊。直至公元前81年,汉昭帝即位后,汉匈和亲,双方关系有所缓和,苏武才终于得以回到中原。

苏武被扣的第二年,正遇李陵兵败浚稽山。而后,李陵虽获封右校王,却不愿为匈奴效命,常年蛰居贝加尔湖边,与苏武为伴。在这种“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的情形下,二人惺惺相惜,结下了深厚情谊,并写下历史上著名的《苏李诗》。也正因此,后世多将二人互为对比。

事实上,李陵与苏武的命运自一开始就被绑在了一起。李陵祖父李广与苏武之父苏建原系同朝将领,且过从甚密,因而李陵与苏武两家堪称世交。一个最有力的证据便是,班固所作《汉书》,并未单独为李陵、苏武二人立传,而是分别置于李广传和苏建传之下。更值得玩味的是,二人的传记偏又放在了同一卷内,即《汉书》第五十四卷《李广苏建传? 第二十四》。先是将李苏两家立为同一传,尔后又把对李陵、苏武的记述放在同一卷内,这若不是班固有意为之,便是冥冥中宿命的安排。

而苏武对李陵最大的影响,便是其矢志不渝、坚忠不降的气节。

应当说,李陵在降匈之后,并非没有产生过归顺匈奴的想法。尤其在经历了汉武帝夷其三族、获封匈奴右校王、娶拓跋公主等重大变故后,心态也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变化。但当李陵面对苏武的气节时,顿又觉得自惭形秽,终究放不下“忠孝节义”的包袱,只能将满腔心酸化为愁肠百结,独自面对苍茫大漠,长歌当哭,泪如雨滴! 这期间,李陵亦曾多次接到且鞮侯单于之命,要他劝降苏武。但李陵始终推诿不往。直至汉武帝末年,李陵才正式向苏武提出了劝降。而这一次,也是李陵心境最为

纠结的一次。其时,恰遇贰师将军李广利兵败燕然山,全军覆没,他本人也投降被俘,并表示愿归顺匈奴,狐鹿姑单于甚至将公主嫁给了李广利。

这一事件令李陵内心翻起了巨大的波澜:李广利的全家妻儿因涉入巫蛊案而被捕下狱,李广利兵败后自知无路可退,选择了投降匈奴。他贵为皇亲国戚,亦能作出降匈之举。而汉武帝喜怒无常、滥杀无辜的性情亦令众臣皆感心寒。既是如此,为何还要愚忠汉室?

或正是基于此,李陵才终于决定向苏武提出劝降,并在面对苏武时,道出了“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这样的话。但不想苏武的态度却异常坚决,先是大颂汉武帝对其一家的功德,比君若父,并称“子为父死,亡所恨,愿无复再言”,至最后,更是义无反顾地说出“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欢,效死于前!”的绝辞。

苏武坚贞不屈的态度,令李陵深感无地自容,他自嘲道:“嗟呼!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原本已生出几许归顺匈奴之意,却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此后,李陵心灰意冷,一直隐居于漠北,不问世事。

公元前81年,昭帝即位,苏武得以重返汉朝。临别前,李陵置酒为其践行,并写下著名的《答苏武书》。文章最后一段极尽悲怆,既庆幸苏武即将重返故土,又预感自己将客死异乡,诸种情感交织,语辞凄绝,令人心生苍凉。

“嗟乎子卿,夫复何言?相去万里,人绝路殊。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长与足下,生死辞矣。幸谢故人,勉事圣君。足下胤子无恙,勿以为念。努力自爱,时因北风,复惠德音。李陵顿首!”

李陵的命运自与苏武纠结在一起,就注定了将以悲剧收场。二人的境遇完全不同,苏武作为大汉使臣,他带着荣耀而来,必将带着荣耀而归,即便客死异乡,也是虽死犹荣;而李陵是一个降敌之人,他的气节早在浚稽山一败时,就已埋葬于万里黄沙,不管他其后如何坚贞傲骨,不事单于,也不可能再带着尊严回到汉室了。

因此,李陵一开始,就不应该把自己和苏武连结在一起。这在根本上导致了他“欲归汉不得,欲降匈不能”,注定将郁郁一生,魂归大漠。

笔者并非赞赏李陵兵败降敌之举,但窃以为,李陵在弹尽粮绝、孤立无源的情况下,选择投降是一种权利。但他此后始终不愿归顺匈奴,即便在汉武帝夷其三族的绝境下,仍放不下“忠孝节义”的牌坊,就不免有些愚忠了。事实上,这正是国人几千年来最愚昧之处:永远分不清国家与朝廷的概念,认为爱国便是要忠君。

可怜李氏家族一生尽忠报汉,拼死抗匈,晚景却如此凄凉。正是辛弃疾的一句词,道出其中百般心酸,“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纵观李陵一生,后世对其褒贬不一,充满争议。但过分纠缠于早已无从考证的是非功过,并无任何意义。在两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从来不乏光环萦绕、传世流芳的人物,但常为后人所遗忘的,却是那些壮志未酬、命陷失路的悲情英雄。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李陵兵败投降的消息传到了朝廷,汉武帝怒不可止,先把李陵原来的部下陈步乐叫来责问,陈步乐吓得自杀了,然后又问众臣的态度,朝廷上下没有一个敢为李陵说好话的,都生怕触怒了汉武帝, 招罪下来, 家小难保。

问到了司马迁,司马迁见朝中众臣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财产,家室妻小,皆众口一辞说李陵的坏话,心里早不是滋味了,他很为李陵感到不平,按照他的看法,李陵的投降是有原因的, 不应该受到如此责难, 倒是那些成天无所事事的臣子, 落井下石, 颇为不耻。司马迁虽然跟李陵交往不多,两人的志趣也不相投,但凭着平日的观察,他觉得李陵是一个“事亲孝,与士信,临财廉,取予义,分别有让,恭俭下人,常思奋不顾身,以徇国家之急”的奇士。这样的奇士,领着5000壮士冒着极大的危险深入敌军腹地,与敌军苦战了那么多天,周旋了几千里地,兵器用完了,气力耗尽了,将士死伤累累,他们面对强大的敌人毫无惧色,全然不顾身后没有一名援军,这样的气节多么值得赞叹啊!现在朝中大小官吏皆指责李陵,他司马迁再不主持公道,李陵的罪名就是无法洗刷的了,因而,面对汉武帝的询问,司马迁直抒己见。他将李陵的人品大大夸扬了一番,说他具有“国士之风”,对李陵率军孤军奋战、给匈奴以沉重打击的功劳,也是毫不避讳地大加赞赏, 说他可以与古代的名将相比, 对于那些落井下石的臣子,他也表示了他的不屑。

司马迁滔滔而论,没有注意到汉武帝的脸色早已十分阴沉。最后,他请求汉武帝念及李陵的功绩,不要降罪于李陵及其全家。汉武帝早听得不耐烦了,他可不是来听李陵好话的,他以为司马迁竭力赞颂李陵的功劳,是想借讥讽刺无能的贰师将军、他宠姬的兄弟,是在为李陵游说,一怒之下, 以“诬罔”的罪名, 将司马迁打入牢狱!

正直的司马迁!受非难的司马迁!只因替并不熟识的人讲了几句公道话,身陷囹圄,从此身体与精神上都受尽折磨!

冷冰冰的君臣之情,冷冰冰的牢狱,冷冰冰的枷锁,突遭此难,司马迁无处申冤。按照当时的法律,诬罔君主,是死罪一条。要么交50万钱赎罪,要么受宫刑,要么领死。司马迁家里并不富足,哪里拿得出50万赎金?亲友们慑于汉武帝的淫威,也都不愿 伸手相救,朝中官吏顾及到自身的安危,自然也是不会替司马迁说话的,因而第一条路,是行不通的了!现在摆在司马迁面前的, 有两种选择, 或者是去受死,或者去受那侮辱人格的宫刑。何去何从,司马迁开始了生死决策。

司马迁想到了死,他宁死而不愿去受这等侮辱,可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到底值不值得呢?人固有一死,或重如泰山,或轻如鸿毛,他这样去死,同九头牛身上失掉一根汗毛, 同蝼蛄蚂蚁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是, 一想到将要接受那残酷的宫刑, 司马迁心里又万般痛楚,在他看来,“刑不上大夫”,身为士人,节操是多么重要啊,人的死法有许多种,人受辱的方式也有许多种,最上等的是不污辱祖宗的死法,最卑贱、最污辱的就莫过于受宫刑了,刚正的人,是谁也受不了这种侮辱的啊!

司马迁心如蚁噬,是苟且偷生,还是决然赴死?这两种选择交替占据着他的头脑,使他痛苦不堪,他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书!一丝光亮划过他的头脑,书!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书!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忍辱偷生了。

书——他的理想,他真正的生命, 两代人的心血, 岂能半途而废!父亲的遗愿,岂能抛到一边?

为了书,为了他的著述得以继续下去,司马迁选择了宫刑!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这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啊!

天汉三年(公元前98年) ,司马迁面无愠色,下蚕室,接受了残酷的宫刑!

夜,漆黑的夜,司马迁的心里比那漆黑的夜还要凄冷,他的人格,他的尊严,在步入蚕室的那一刻,就全然被刽子手夺走了!天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那些自私自利的人、那些勾心斗角的人、那些贪赃枉法的人、那些欺下媚上的人,一切一切的污垢,都还在吃喝玩乐、花天酒地,过着舒舒坦坦的生活,他司马迁伸张正义,反而遭到如此大难!今后的生活,今后的路,又将如何走下去?世人的面孔、朝中众臣的眼神,又将如何面对?命运啊,干吗要折磨这个可怜的人呢?难道他受的苦还不够多吗?难道他受过的累还少吗?难道你不知道还有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等着他去完成吗?命运啊,太残忍了!汉武帝啊,太残忍了!忠言一句,就至于招致你如此毒手吗?你自命为圣明的国君,你四处巡游,洒

播你的恩泽,你到处祭祀,显示你对神仙的崇敬,对人民的厚爱,这一切,到底不堪忠言的轻轻一击啊!你所谓的仁爱之心哪里

去了,你圣明的面孔怎么变得如此狰狞?

难道是上天要考验司马迁的意志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当日周文王被拘禁在□里,他推演出了《周易》;孔仲尼被围困在陈、蔡,他回鲁国之后编订了《春秋》;屈原被放逐于江南一带, 他作了不朽的

《离骚》;左丘明双目失明,有《国语》传世;孙膑膝盖骨被截,编著了《孙膑兵法》泽及后世;吕不韦被贬谪到蜀地,作《吕览》一书;韩非子被囚禁于秦国,《说难》、《孤愤》问世;《诗》300篇, 大概也是圣贤发愤而著的吧。这些人都是因为思想受到压抑,主张不能得以实现,因而把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主张贯彻于对往事的叙述当中,让后人得以借鉴。相同的命运,就要降临到司马迁身上么?

古今之中,默默死去的人简直无以计数,人就像那草芥一样,过了一个生命周期,死了,又一个生命周期开始了,于是一个生命又出现了。人都会死的,重如泰山的也好,轻如鸿毛的也罢,都会被历史的尘埃覆盖,只是泰山被覆盖,要历经几百年、几千年,覆盖之后,还会有轮廓昭世,历史的车轮转了一圈又一圈,各姓的朝代更替了一次又一次,黄沙掩埋了多少孤魂,古风吹走了多少往事,历史的沧桑,谁也挡不住,可是,有一样东西是被时间掩盖不了、是被历史消溶不了的,那就是——精神!人类的智慧!而得以载述这些智慧、这些精神的书籍,自然也是万古流芳。

在精神的极度困苦与落寞之中,司马迁悟出了人世的许多艰辛,这在他以后的著述当中,都有明显的体现。以此事为转折点,如果说他以前的著述是一碗味道平和,略带苦涩的浓茶,那此后他的著述则是一坛辛辣的烈酒了!

受刑之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他奋笔疾书,他要把这人世间的真实面目,揭露给后人,他要把事情的善恶是非,留给后人去评判、去鉴别。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幽暗的监牢里,只有一盏孤灯为伴,牢门外狱吏走动的脚步声,才带给他一点人世的气息,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只有一个目标在他心里闪耀,忘了饥饿,忘了寒冷,只有一个理想在他头脑发光。当我们今天面对《史记》这部巨著的时候,心里是否该想想天汉三年遭难的这位几乎把一生的心血都花在了它上面的人呢?

太始元年(公元前96年) ,全国大赦,被囚禁了几年的司马迁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得到了人身自由。或许是出于悔意,或许是出于怜悯,或许是为了进一步侮辱司马迁,总之,出狱不久的司马迁,就被汉武帝委以中书令之任。中书令与尚书令的机构是类似的, 主要是作为皇帝与尚书之间的联络:把皇帝的命令下达到尚书,又把尚书的奏折转呈给皇帝,一切诏奏机密,都得经过中书的耳目。从职位上来说,比起太史令来,中书令要显赫得多了,可是,司马迁心里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这所谓“显赫”的职位,要

知道,中书令从来都是由宦官担任的啊!这对他,又是一次侮辱,一次嘲讽。生活为什么如此艰辛,命运为什么如此捉弄人!

有什么办法呢?除了再一次接受这屈辱的现实。司马迁忍着精神上的巨大煎熬,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他的著述。每每想起他所受的耻辱,他“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除了著述,这一生命中惟一的支柱, 他对一切都已失去了兴趣,整天恍惚迷离、若有所失,在家里呆着不知将要做什么, 出门时又不知将要往哪里去, 只有将要提笔上书的时候,他的理智才恢复过来,他才成了他自己——才华横溢、擅于辞令的司马迁!

精神上的受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此时的司马迁,已与以前判若两人了,以前的意气风发,以前的滔滔大论、以前的绚烂文采,都似乎一去不复返了!司马迁外表看上去已经十分麻木了,就像一片秋后的枯叶,在秋风中飘零、飘零,行将失去生命,行将被更多的枯叶所覆盖。可是,他内心却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是愤恨的火焰,这是不平的火

焰,司马迁将满腹文采、满腹经纶,经过这烈火的铸炼之后,形成了一列列的文字,将他的理想、他的愤慨,倾洒于对中国几千年历史的论述当中。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回他的尊严,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尽情发泄对社会的不满。

然而他的亲友未必这样看,当日见死不救的亲友哪能理解他刺心的痛苦,哪能顾念他深深的耻辱?连他的好友任安也把他当成一般的宦官,叫他待人接物要谨慎,要不负朝廷的重托,担负起向朝廷推贤进士的责任,如此等等。

司马迁接到信之后,内心十分苦涩,渐趋平静的心又翻起了万丈波澜,翻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可是该跟任安怎么解释呢?有解释的必要吗?那么大的耻辱既然已经忍受下来了,那就继续忍受下去吧,不用向别人解释什么了,别人的理解也已不再需要了。

几个月之后, 司马迁听说任安遭了罪, 将要受刑,他自己又要马上随汉武帝去雍地,以后怕是再也见不着任安了,因此,给任安回了一封信,这就是有名的《报任安书》。书中,司马迁满怀激愤,申诉了自己的不幸遭遇,控诉了汉武帝的是非不明、残暴无情,将自己目前的境况,也对任安坦然相告,让任安明白他的苦衷。同时也告诉任安,他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巨著,已经基本完稿了!

任安是否收到这封信,他收到信后是否为司马迁的不幸表示同情,或者对司马迁巨著的初步完稿表示高兴,这都已无从考证了,这封信,却流传了下来。同时,我们也从他的信中得知,继《春秋》而著述,这一工作已基本完成了!

多少艰辛、多少屈辱、多少汗水、多少曲折,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终于成一家之言。历史是沉甸甸的,司马迁告诉给我们的历史更加沉甸。各地的奔波、史料

的搜集、古籍的整理,各种艰辛,各种劳累, 都伴着屈辱的泪水化成了长篇巨著 ——《史记》!

6谈苏武在匈奴娶妻生子

我很欣赏德国学者韦伯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说过的一句话:“一名正直教师的首要职责, 就是教会学生承认那些对于他们的价值观而言‘令人不舒服的’事实。”(《学术作为一种志业》)

现在正在使用的高中语文教科书中,有一篇课文《苏武传》。课文节选自《汉书》,对于能突出苏武“爱国精神、民族气节”的事迹,都选入了,而对其他重要史实则做了手脚,比如,对苏武在匈奴牧羊时娶妻生子,苏武归来后的遭遇,就只字不提。咱们的教科书的这种一贯的做派,众所周知,早就为有识之士所诟病。

关于苏武在匈奴娶妻生子之事,班固先生在《苏武传》里也是轻描淡写。苏武回汉后,他的前妻生的一个儿子苏元,因参与谋反而被杀,苏武年老,皇上怜悯他,问他在匈奴是否结婚生子,这时苏武说:“前发匈奴时,胡妇适产一子通国,有声问来,愿因使者致金帛赎之。”班固先生仅把这句话记录下来,一笔带过,事情的具体经过就一字不提了。大概觉得苏武娶的是“胡妇”,“洋媳妇”,生的名叫“通国”的儿子是“混血儿”,要为苏武讳一下。

对这件事,前人怎么看呢?苏武的本家苏轼先生,有一次和朋友聊起调气养生之事,认为“去欲”最重要,他的朋友说“去欲”很难,举苏武为例,说苏武牧羊北海,许多考验都经受住了,“然不免为胡妇生子”,穷居海上都如此,更何况洞房绮疏之下,乃知此事不易消除。苏轼赞同、欣赏他的朋友的话,认为本家苏武如常人一样,有色欲之心。他把这件事写在了《东坡志林》里。

但是卫道士们要维护苏武的高大形象,极力为苏武辩解。明代有个叫王达的人,在《笔畴》中说,苏武娶胡妇生子,是匈奴“难之者”,“苦之者”,“东坡谓色欲之心,虽苏武不免,不知武矣。”在这位王达先生看来,苏武在匈奴娶媳妇,洞房花烛,不是苏武乐意的美事,是被匈奴逼迫的苦事,这真是奇谈怪论!在中国,向来最不缺的就是这类道学家。

今人有什么高明的看法呢?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古文鉴赏辞典》里,收入了吴汝煜先生鉴赏《苏武传》的一篇长文,吴先生曲径通幽,表扬班固写苏武事迹剪裁得法,“苏武在匈奴娶胡妇生子的事情只在文章的后半部分略提一笔”,这样写的好处是,“有利于突出苏武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吴先生看来,好像“娶胡妇生子”这个事情,与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是矛盾的,不可详写,写详了就有负作用了。这种看法仍然有一股令人掩鼻的道学气。

我的看法是:第一,苏武娶胡妇生子,是在匈奴牧羊时,而班固先生写苏武在匈奴牧羊的种种遭遇,却一字不提娶妇生子的事。只在传记的结尾部分,苏武年老将死之际,才提及这件事,给人的印象是,实在回避不了了,遮掩不住了,才一笔带过。这种明显的淡化处理的笔法,企图将所谓“负面影响”降低到最小,有悖于正直的史家尊重史实、“秉笔直书”的“实录”精神。中国的冠冕堂皇的正史,往往如此。当然也要感谢一下班固,如果没有他寥寥的一笔记载,苏武在匈奴娶妻生子的史实,后人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第二,一般人认为,苏武在匈奴牧羊过的日子很苦,例如,吴汝煜先生就说:“苏武在匈奴十九年,从生活方面说,可谓艰苦备尝”;流传甚广的《苏武牧羊》歌曲中也有“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的歌词。确实,苏武在匈奴,曾经啮雪吞旃,掘鼠挖草,但他也有温饱的日子。匈奴的一个王,曾经赏识他,送给他吃的、穿的,还有帐篷、日用品、牛羊等,他的朋友李陵也送他“牛羊数十头”。他娶了妻,生了子,有了一个家,他享有天伦之乐,肯定也有“其乐融融”的日子。两千多年来,为了衬托他的高大,对他在匈奴牧羊的痛苦和不幸,我们有意无意地过分渲染了。

第三,我并不否定苏武的气节和精神。估计苏武在匈奴娶妻,应是李陵告诉他,国内的妻子已经改嫁,“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生妻去帷”(《苏武牧羊》中“红妆守空帏”,似乎在说苏武国内的妻子为他守节,不可信)之后,当然也要在经济条件较好、生活较有保障的情况下。另外,苏武在匈奴,正当壮年, 孤身一人,何时能归去,遥遥无期。苏武是一个了不起的坚守气节的人,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正常的活生生的人。在匈奴娶妻生子这个史实,只能使苏武的形象更真实、更有立体感而已。不要为了某种需要把他人为地拔高。他的不投降,他的矢志坚持,自是令人敬佩的。

苏武,一个被“利用”的英雄形象!

第一次听到苏武牧羊的故事,是在小学的时候。老师讲,汉朝曾经有一位非常传奇的使节,出使匈奴后遭到滞留,匈奴人劝降他失败后将之送到北海牧羊,直到公羊生小孩的那一天,才能把他放回去。

接下来的事情有点匪夷所思——我忘了是谁讲的了,或许这只是年幼无知而导致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十几年后,公羊下崽了,于是,民族英雄苏武重回汉地。

匈奴流亡史

好吧,上面那个故事肯定是什么人记错了,那绝对不是官方的版本。中国正史再怎么谎话连篇,也不可能会公然记载公羊下崽的事情。

苏武的故事是这样的。

苏武出身高干家庭。他的父亲叫苏建,是跟随卫青出征匈奴的将军。在元朔二年的战役中,苏建因军功受封为平陵侯,从此成为了汉朝的高级将领。但在元朔六年的战役中,苏建以少敌多吃了败仗。幸运的是,他没有被诛杀,而在赎身后成为平民。后来也曾担任代郡太守,死于任上。

因为苏建的关系,苏武和他的哥哥、弟弟,年轻的时候就官拜郎中,长期跟随汉武帝身边。苏武四十岁的时候,匈奴派遣使团来向汉廷示好。礼尚往来嘛,汉武帝就命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持节回报匈奴,随行带上赠予单于的礼物。

这理应是一件不错的差事,不想却出了岔子。事情的起因在匈奴人内部——匈奴高层有人要谋反,绑架单于的阏氏母后降汉。匈奴谋反团伙拉拢了汉朝使团的副使张胜,为他们提供财物上的便利。

对此事,苏武一开始并不知情。但谋反团伙后来的计划败露,死的死,抓的抓,还把汉使参与其中的事情抖漏了出来。张胜没辙,就找到苏武,坦白了之前自己冒进的举动,跟苏武商量后续的计划。

苏武没有埋冤张胜,想了想,对汉朝使团的随行人员说,这件事肯定会牵连到我们。但我们的身份是大汉的使节,代表了汉朝的国家形象,所以,因此而受辱,就是对不起国家的表现!

苏武说的可不是场面话,他是打心眼里特别忠诚于自己的天子和国家。说完这番话后他立刻就打算自杀,但被张胜他们制止了。

虽然没能成功自杀谢国,但苏武却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不能输给这些匈奴人!

之后,毫无悬念地,汉朝使团被逮捕了起来,带到了匈奴王庭受审。负责审问的人叫卫律,他是一位在汉地长大的匈奴人,之前在汉朝任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叛逃了匈奴——很多人将其与中行说一起并列为早期的著名汉奸,不过考虑到他的血统,给他扣上一个“汉奸”的帽子似乎并不准确。

但在忠君爱国的苏武眼里,卫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奸人。他明白此刻自己的小命已经全然攥在了卫律的手中,但他压根不把卫律放在眼里。他转头看似漫不经心的对使团另一位成员常惠说道,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这话说的是自己,同时也在挖苦卫律。

话毕,再次试图自杀。这次没有预警,因此苏武成功的抽出了自己的佩刀,顺利的给了自己一刀。瞬时,血流如注。四周的人全都大惊失色。

卫律毫不顾忌苏武之前对自己的刻薄态度,冲到苏武身边,抱住他的身子,命人快马加鞭叫来了医生。当时的苏武一度已经没有呼吸了,医生在进行紧急抢救后,才从鬼门关把他的命给捡了回来。

匈奴这样的战斗种族对这种不怕死的硬汉行为是非常赞赏的。苏武自杀未遂这件事,让单于非常钦佩,他命人看好苏武,不允许他逃跑,更不允许他死——他打算将这位有气节的汉臣招揽到自己帐下。

单于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式还是很有脑子的。尽管他们是野蛮的战斗种族,但斩杀来使这种行为毕竟太损人品,加之苏武本身有几大特点——良好的教育水平、高干子弟、大汉正使、有气节——能弥补匈奴高层在多方面的不足,因此,他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劝降苏武。

劝降

打头阵的还是卫律。匈奴人骑马打仗可以,在心理战线上的水平可就差得远了,只能依赖卫律这样受过汉地教育的人士。

劝降团首先放的大招是“威胁”。这用大脚趾头想想也是不可能的,苏武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所以,结果就是,卫律先生再次自取其辱,被苏武大骂了一顿。

第一回合,苏武胜。

单于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不高兴,反倒是更加希望苏武能早日投降了。于是,劝降团使出了第二个大招“折磨”。他们把苏武关进了一个地牢之中,不给任何粮食和水源供应。

之前吵吵嚷嚷要自杀的苏武这时候反倒燃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你要我死,我偏要活下去——凭借喝雪水、吃毡毛的方式活了好几天。

对,李陵也是来劝降的。但他的角度与匈奴单于和卫律都完全不同,他不是为了匈奴人的利益,是真心从苏武的个人利益角度出发,来劝说他接受投降的安排。

李陵首先向苏武重申了目前的现实状况,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无法回归汉朝了——苏武对此事实早就已经明了了,所以没什么反应。

这也在李陵的意料之中。他进一步地说,既然不能回归汉朝了,你现在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受苦,又有什么意义呢?汉朝人既不知道你的忠贞,也更不可能对你的忠贞加以赞许,你充其量只是个失踪人口罢了,这么苦苦坚持下去真的是毫无意义啊!

这话说得在理。按照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苏武犟着不投降的行为跟小孩不懂事发脾气是同样的不成熟的行为。

李陵继续着他的说辞,又抛出了几个对苏武极具打击性的论据。你对汉廷那么忠诚,汉廷又是怎么对待你和你的家人的呢?

你的大哥苏嘉,做奉车都尉的时候,在扶皇帝车驾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折断了车辕,被定了大不敬的罪,最后自杀了,皇帝对此没有丝毫不安,只是发了一点安葬费而已;

你弟弟孺卿,陪皇帝去祭祀土地神,碰上宦官害死驸马的事情,皇帝让他去抓捕宦官,他抓不到,怕连累家人,也服毒自杀了;我离开长安的时候,你母亲

也已经去世了,而你的夫人,早也改嫁了;你家剩下的族人,十几年来,早已音讯全无,生死不知。

——苏武,你已经没有家了,为什么还要坚持?

李陵没有停顿,继续说道,现在皇上年纪大了,经常喜怒无常、滥加杀伐,无辜大臣遭遇灭族之灾的就有十几家,你还打算为这样善恶不分的皇帝去守节?这不是笑话嘛!

——苏武,你忠诚的那个少年天子已经成了不可救药的坏皇帝了,为什么还要坚持?

看到这里,连后台君都觉得苏武应该听从李陵的建议投降匈奴了。那时候的苏武已经五十多岁了,在现代都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李陵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争什么呢?不如表面上意思一下,归顺匈奴王庭,扮演一个出工不出力的角色,在草原上安度晚年不就结了,干嘛还要坚持吃力不讨好的忠君行为?

但苏武仍然拒绝了。他说,苏家父子承蒙皇帝大恩,才有了高官显禄。我们兄弟三人都是皇上的亲近之臣,都愿意为朝廷、天子牺牲一切,即便是刀山火海也心甘情愿。所以,不用跟我讲什么牺牲看不看得见、值不值得的道理,这对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李陵还想再劝。苏武叹了口气说,我终归是要死去之人,如果你一定要逼迫我投降,让我死在你的面前吧!

无话可说。

几年后,汉武帝驾崩了。李陵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派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武,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苏武听后,面朝南放声大哭,吐血,遥望哭吊了几个月之久。

但就是没有投降。

——苏武,你忠的君都已经死了,还坚持什么?

就此,李陵也彻底失败了。

又过了几年,又有汉使出访匈奴了。他们听到苏武尚在人世的消息,又惊又喜。在与单于进行了艰难交涉后,苏武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程之前,李陵置酒送别,起舞作歌:

径万里兮度沙幕,

为君将兮奋匈奴。

路穷绝兮矢刃摧,

士众灭兮名已聩。

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始元六年春,苏武回到京师,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奉太牢拜谒武帝庙,名为复命,实为嘉奖。受困匈奴共计十九年,出使的时候正值不惑之壮年,回归的时候已然是须发尽白的老人了。

苏武,一个被“利用”的英雄形象

为了所谓的大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荒废了二十年的时间,真的值得吗?

对于苏武个人来说,这很傻,理由不言而喻;但苏武牧羊的故事却依然在流传,直到今天,我们都在赞赏苏武大义凛然的民族英雄形象。

同大多数人一样,后台君是很敬佩苏武的,毕竟他展现出了常人无法企及的毅力和坚定。但我要说的是,苏武这个形象被人利用了。

苏武牧羊的故事记载于《汉书》。这个故事如此震撼人心,以致于有不少人对其中的部分情节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争议最大的,就是李陵送别苏武时,对后者进行的大肆褒赏。

毋庸置疑,李陵是个变节者,而且还苦口婆心的劝苏武随他一起变节。但到苏武临走的时候,却又夸苏武“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

画,何以过子卿”,并起舞作歌,表达自己心中的遗憾和无奈,与之前积极劝降的表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可信吗?

若是说李陵心中全无遗憾和悔恨,也是断然不公允的。但作为已然投降匈奴数年的变节者,他在公开场合如此不遗余力的褒奖苏武的功勋,还公然的说什么“为君将兮奋匈奴”的话,难道他不怕传到单于耳朵里以后,自己脖子上也挨一刀吗?

所以,这番话私下说说比较符合现实,公开讲是不太可能的。

那么,为什么《汉书》要如此浓墨重彩的写下这段与实际情况有出入的桥段呢?

用于宣传,突出苏武的忠臣典型,加强君臣伦理的思想建设。

汉武帝之前,中国的君臣伦理并没那么严格。战国时候武将经常跳槽,楚汉时期也是互相叛变,直到汉武帝之前变节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汉将不愿意投降匈奴,是看不上匈奴的实力、风俗和生活习惯,伦理方面的阻碍真的没有大家想像得那么大。

譬如李陵,一代名将李广的儿子,在丧失抵抗能力后也投降了匈奴;而且,投降之后,在汉武帝的朝廷上,还有司马迁这样的官吏为他说情开脱。所以,苏武在忠君这件事上的表现就真的很不正常了。

而《汉书》需要突出的,恰恰就是这种不正常。试问,在汉武帝之前的伦理环境下,一万个人里头,若面临苏武那样的境况,有多少人会做出跟苏武一样的选择?怕是除了苏武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典型,当然要往死里包装推广了。把苏武这个极端案例塑造成忠君爱国的道德楷模,号召全国人民都来向他学习,从此夯实汉武帝有意推行的新时代的君臣伦理。

说白了,他们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所谓忠君,就应该像苏武一样,毫无保留的牺牲自己的一切,这才叫“道德”。

而我以为,这样的诱导性宣传是最不道德的,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是反人道的。

苏武个人做出反人道的行为,我们钦佩但无需赞同,更不应盲目仿效他的行为。但《汉书》的用意却是要普罗大众都要身体力行地去学习这个反人道的楷模,这怎么能叫“道德”呢?

可悲的是,苏武的故事也不是孤例。

依稀记得,以前小学的时候,经常听到一个“少年英雄王二小”的故事。与苏武相同的是,他们的行为都很伟大;与苏武不同的是,他年纪比较小,才十三岁,另外,他放的也不是羊,他放牛……

废话就不多说了,希望大家擦亮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