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足迹1
初一 记叙文 5290字 267人浏览 COOLrober

成长足迹

第一篇:

时间从指间不经意地弹落,往昔的格子爬满了蜘蛛的足印。它正在里面结网,把每一个格子都尘封起来,只是有的地方密密麻麻模糊难辨,有的地方稀稀疏疏明朗清晰。这种感觉是用灰土裹着的黄金,如果不去品它,便永远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那就是成长的故事。

成长是一曲刚健的歌谣。走进田间地头,听拔节声声,走进森林旷野,听万籁和鸣。躁动与喧腾,追逐与奋争,这就是成长的旋律。在成长的行列里,弹奏的是辉煌的音响。

成长是一道色彩的流程。飘去了鲜艳的连衣裙,飞走了粉色的蝴蝶结。一身校服,一围凝重的色彩。不见了童话书上多彩的封面,看到的是教科书一脸的严肃。堆积的课本一如大山的深沉。一切浮躁归于沉静,昔日绚丽的色彩只去装点青春的梦境。

成长是缓缓流淌的溪流。悄然地,我们就长大了。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坦然。同时,也学会了修饰与包装。似水流年,流走了少年的纯净与质朴,正如苇岸在《白桦树》中所述:在白桦树的生长历程中,为了利用生长,总是果断地舍弃那些侧枝和旧枝。可以说成长是一个蜕变的过程,由简单到复杂,由幼稚至成熟。每蜕去一层躯壳,痛苦在所难免。作家刘墉说,成长是一种美丽的痛。成长的过程就是破茧为蝶, 挣扎着褪掉所以的青涩和丑陋, 在阳光下抖动轻盈美丽的翅膀, 闪闪的, 微微的, 幸福的颤抖. 记忆里,童年的天空清透清透。轻轻一下,就掐出水。

日子在脚下,脚下踩出平静的声音。终于,我不知不觉地成长了。后来,在某个清晨的镜子里,看见微笑,熟悉而陌生的微笑。儿时的影像是珍贵的,回想从前,在易碎而晶莹的玻璃柜里,没有出没。新的生活时代代替了回忆,填补了心中的空白,让理想蠢蠢欲动。

停在每一个成长的心灵驿站,以怎样的心情看待走过的一段旅程就标志着在如何成长着的字迹。童年固然美好,今时亦多精彩。于是,我们都是感悟着的成长,思考着的成长,无悔着的成长。成长的我们,把一切隐藏在心底,唯有留在心海的涟漪在一层层的明晰……

第二篇:

蓦然回首,发现我们已渐渐长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18岁这个字眼已时常挂在嘴边。曾几何时,认为18岁是那么神圣,只知道那时我们长大了,成人了,可以飞得更高更远。而此时,当我真正要面对它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手足无措。我担心自己是否能够充分理解18岁这一平凡数字所蕴藏的丰富内涵,但我明白,18岁意味着责任。也许成长本身就是一种责任吧!

曾经苦涩的日子,在回忆的画面里,已酿成芬芳。每当夜幕迈着轻盈

的步伐姗姗而来,白昼的繁荣和喧闹渐渐销声匿迹,在朦胧和宁静的夜晚,我常常陷入无边的回忆之中。在回忆中,那曾经许下的愿望与美丽的诺言,

那执著的坚持与不懈的努力,都化为幸福的叶片,被我精心收藏。 成长是摘抄本上一首首小诗,或欢快或哀怨,开心时高声吟唱,低落时黯然泪流。成长是锁在抽屉里那带锁的日记本,记录了喜怒哀乐,苦辣酸甜,记录了青春的烦恼和深深的友谊。

第三篇:

1988年春天,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的农民家庭,那里依山傍水。这之后的六年,我都在祖父母和相邻相亲的关怀下长大。用现在的话来说,那时候的我,是个留守儿童。祖父母的溺爱,让我变得霸道,不讲道理。而那时候胖胖的我,又成了同龄小孩嘲笑的对象,于是我就这么霸道而又低眉顺眼的生活在他们中间,为的是让他们不要孤立我。

七岁那年夏天,父母从遥远的地方回来,说要送我上学,一同回来的还有我许久不见的弟弟、妹妹。之后,母亲便在家里种田,一直没有再出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时候嚣张、霸道的我居然有那么一段时间变得很乖巧、很听话,处处让着弟弟、妹妹,还乐呵呵的带他们到处去玩,像极姐姐应有的样子。可好景不长,开始上学的我又回到了之前的霸道嚣张状态,在学校跟同学打架,回家跟妹妹打架。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母亲开始了她的“鞭子管教法”,无论何时何地因何事情,只要不顺意,那条鞭子就会毫不留情的落在我身上,于是每次母亲要打我的时候我就跑,可没有一次是成功的,那时候我很惊讶母亲的短跑速度,居然超越了在同龄小孩中一直都是短跑冠军的我。虽然屡跑屡败,可还是没能让我改变多少,相反的,我变得更加叛逆了,开始找各种理由不去学校,我记得有那么一个借口,在当时乃至现在都还有人笑话我:学校附近一户人家有只大公鸡,很凶,时不时会飞起来追小孩,于是我就告诉母亲那只大公鸡总是啄我,都不啄其

他人,我不敢去学校(其实是根本没有的事)。我不知道那时候母亲是怎么想的,总之我没得逞。于是,在母亲的淫威下,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小学三年,成绩一塌糊涂。也许我骨子里本来就是很乖巧的,从四年级开始,我变懂事了很多,不会动不动就跟奶奶顶嘴了,也不会动不动就不想上学只想着玩了。相反的,不用母亲吩咐,我都会主动去做家务,洗衣服、做饭,农忙时节帮家里收割,扛稻谷,扛玉米,我想,要说这辈子我肩上扛过的东西有十吨的话,那么有九吨都是我童年时候扛的。而且,向来不喜欢学习的我,居然也会认真的学习,成绩居然也有突飞猛进的时候。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心智也跟着成熟吧,我开始意识到不好好学习,将来是没有出息的,而老师的表扬,让我更加有信心,于是,我的转变,让母亲欣慰了不少。

13岁,我开始了第一次集体生活。初中的校园很大,人,很多。可是,就像是上天故意作弄我似的,小学时候的玩伴,居然没有一个跟我同班。于是,环境逼着我迅速跟新班级里的同学搞好关系。母亲是个乐观开朗、善良大方的人,也许这种基因也刚好遗传给了我,因为我的乐观开朗、热情大方,很快就跟坐在周围的同学打成了一片。也是那时候,我第一次认识到,我乐观开朗的性格,是那么有用的。刚上初一的我,第一次接触英语,觉得新鲜,而英语老师又是个和蔼、总是满脸笑容的女老师,所以每次上英语课我都会全身心投入,也正因为一开始的专注认真,使得我后来的英语成绩一直遥遥领先。都说初中是青少年的叛逆期,确实,中学时候我跟父母的关系不是很好,我总觉得父母不爱我,挑剔我,不管我做的多好,他们都不会认同我。

于是,我开始在周记里记录自己的心情,我开始觉得,我身边的同学都比我的父母要和善,要亲。我宁愿一直呆在学校,也不愿意回家。这些想法,一直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思想里存活了两年。初三的时候,某天母亲收拾房间看到了我的周记,她问我,是不是真像我写的那样,觉得父母不爱我,嫌弃我。我自己是

怎么回答的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候母亲用了我从来没听过的语调跟我说的。

16岁,我参加中考,就在所有的老师都认为我能考上市里重点高中的时候,我“华丽丽”的落榜了。在别人的惋惜声中,我的梦想、希望就快破灭了,我再一次响起母亲说的话:“考上重点高中才让你读,不然就去打工。”我想,这一句话,不仅仅是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家长们常挂嘴边的一句话,也是现在很多家长用来激励自己孩子努力学习的一句话。可他们不知道,就这一句话,就这十六个字,曾经给了我们多大的压力。就在我的那些心存“好意”的亲戚们七嘴八舌讨论让我去哪里打工的时候,最喜欢我的英语老师刘老师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去学校一趟,很多同学在她那。那天刚好是街日,母亲和我一块去了。也就是母亲随便的一句话:“我跟你进去,在那里等你。”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不知道英语老师跟母亲说了些什么,我只看见母亲抹着眼泪出来。问她,她摇头什么都没说。我想,英语老师应该是跟她说了我的情况,让母亲给我读书。后来证实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回家的时候母亲就跟父亲商量我读书的事。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话说的不多,可说的每一句都正中要害。我永远都记得父亲说的那些话:“我本来就没打算让她去打工,没有谁规定非得重点高中才能出

人才,聪明的人在什么学校都是聪明的,不想学习的人你就是买他进北高(我们市的重点高中)也没用。”也许,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慢慢的觉得父亲其实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冷酷无情。就这样,我进入了当时教学质量在市里排名第二的中学,开始了为大学梦奋斗的日子。

还记得刚进高中的我,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对什么都好奇,也对什么都无知。学长们告诉我,高中是炼狱,大学是天堂,能否到达天堂,就看你在炼狱的表现。高一的一年,我为家里的境遇不乐观想过要放弃学业,可弟弟的一番话,让我觉得无地自容。他说:“你都不知道,老爸整天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是他的骄傲。”骄傲?我蒙了,可我也开始懂得了。在那个还不是十分开放的小山村,女孩子可以读那么书是少有的,而能读书的女孩子也不多。可我父母让我读了,所以我必须拿出成绩。高中的三年,成绩起伏不定,情绪也跟着起伏不定,也许我天生就不知道什么是复杂,什么是悲伤,所以别人看到的都是整天嬉皮笑脸的我。也因为这样,我学会了隐藏,隐藏我不好的情绪。也许他们从来都没有想明白,这个像是精神病院里出来的人,成绩居然也跟神经了似的,文理成绩居然可以相差的那么离谱,简直天理不容。其实我也很懊恼,文科成绩名列前茅的我,理科成绩却垫底了。不过,我从来都不纠结它们,就像我从来就知道我是个数学白痴一样。高二、高三的语文老师是个中年妇女,操一口很不标准的普通话,我喜欢她,也正是因为她,让我学会了与人为善。高中的三年,让我成长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那时候的友谊,给了我学习上非常

大的动力。那时候,身边总有那么一群人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学习一起放纵。 第四篇:

19岁,我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选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可踏进大学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被骗了。是谁告诉我大学里有花园式的校园,公寓式的宿舍,帅气的学长,美丽的学姐,纯洁的爱情,宽容博识的教授,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可为什么我的视野里只是老旧的教学楼,满地落叶的校道,简陋的宿舍,一个两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长相怪异的要帮我拿行李、注册、找宿舍的学长学姐,而我所在班级的名单上,为什么都是临近几个县的同学,五湖四海在哪里?我开始有了抵触情绪。可当我看见同宿舍里有人一边哭一边铺床铺而我却满脸笑容跟

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我居然那么快的豁然开朗了起:大学也许还是另一个炼狱,毕业后,才是真正的天堂。于是,大一军训期间,我用了最短的时间记住了班里的59位同学,同时凭着自己的爱好——唱歌,赢得了他们的认可。于是,大学里第一次选班干部的时候,我上榜了,开始了大学里美其名曰“锻炼组织管理协调能力”的旅程。大一新生,免不了的事情有三:一、参加军训;二:参加社团;

三、新生才艺展示。大学里的社团真的是五花八门,刚踏入校园的我怀着一颗向往、好奇以及纯洁之心去了解自己喜欢的社团,然后毫不犹豫的掏钱交社费,然后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充实了我整个大一的生活。大二、大三是最主要的学习阶段,这段时间我沉迷于蔡骏、鬼吹灯等的恐怖、悬疑小说,于是我翻遍了图书馆黑色系列的书籍;同时因为专业课老师要求的缘故,也逼着自己看了《堂吉诃德》、《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现当代文学刚要》等等。大四离开学校去实习的时候,所面临的问题,迫使我狠狠的反思了大学将近四年的学习生活。也许是一开始就想努力学习的缘故,大一结束后我顺利拿到了“国家励志奖学金”,也是在我做团书记期间,他们为了奖助学金产生了矛盾,我才明白,人与人之间若是有利益冲突,真的可以六亲不认。实习期间,我真正的学会了容忍、协调。也意识到,关系再好的两个人,一旦距离缩小了,矛盾就产生了,俗话说的“距离产生美”是真的。第一次以教师的身份(虽然只是实习教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我很骄傲,可是也很迷茫,我不知所措,却又觉得终于到了英雄用武的时候了。就这样复杂矛盾的,我认真而踏实的走过了实习阶段,实习期间指导老师和实习学校领导、老师对我的认可,让我义不容辞的选择了毕业之后走教育者条路。

23岁,我大学毕业了,也如愿以偿的走上了教师岗位,开始了我人生中漫长的教育旅程。刚参加工作的我,充满了激情,也满怀信心。这时候的我很容易就让校长说动去做了初一新生的班主任。可当我带着大学里老师教我的理论,想要大干一番的时候,却发现实践起来比想象中难上几百倍。也发现现实中的学生跟理想中的差距太大,于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抱怨来了,脾气也来了。这时候,既是领导又是搭档,又像父亲一样的杨老师开始给我上思想政治课,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有空,都跟我讲他的那套“教育理论”。可我也是个固执的人,每一次都会跟他抬杠,他说他的,我说我的,我就是不同意他的观点,发展到后来我总是在班级管理上遇上麻烦,而几乎每次

只要我认真的听取他的意见,都能很好的解决,于是,我才慢慢的开始接受他的“思想洗脑”。

我的乐观开朗大方为我赢得了良好的人际关系,可我也是个说好听点就是直言不讳,不好听就是冲动不计后果的人,说话没有分寸,于是杨老师就常常教育我“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说话要注意场合”。每次我都很认真的听,很努力的改,可每次一激动就什么都忘了,嘴巴跟机关枪似的没完没了,也因为这样,总会不小心就伤到了别人。可我始终相信,人都是会成长的,我也会慢慢的成熟起来。工作两年了,不管是在教学还是班级管理上,或者与人相处上,我都慢慢的学会了多听、多学、多思、少说。

最后用一句话来总结我的这段成长历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