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年华似水流
初二 记叙文 1028字 1427人浏览 壹爱yiai

莫让年华似水流

唐代的李商隐曾不胜唏嘘: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往事渐渐沉淀成一种淡淡的基调,我方才明白了什么是“珍惜”,而代价是失去。当“失去”传承为一个惯性的必然,渐渐地,所有华美注定褪色,褪去了我们曾深深迷恋的鲜活,隽永了另一种感慨。

匆匆的,匆匆的,朱自清感慨着时光的流逝。这种感慨穿梭在每个人内心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也许是在夜深人静,也许是在熙熙攘攘中与众生擦肩的瞬间,偶尔升腾,随即缓缓平寂,却总是挥不去余音未了的缠绕,万般心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自是人生长叹,岁月长流,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纵然一壶浊酒,一窗冷月,只怕也洗不去万丈尘缘。

佛说:修五百年只能同舟,修一千年方能共枕。三生石上,冷雨四溅。人去;楼空;缘尽。百转千回,蓦然回首,谁又可以避免沧海桑田?“执着”总是人一辈子都戒不掉的痴,痴想,痴盼,痴等,痴守,痴念不悔,方显得人心可爱。偏偏百般无奈,种种痴心往往画不出一个圆满。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我原想保持一种安静的态度来体认时间,却不免有时很茫然。我不知道时间是见证了我一步一步的轨迹还是轻描淡写地掩盖了我的来时路。它总是那么温婉,那么隐晦,曲曲折折地表露着真实,在事过境迁后,你的恍然领悟不过是彼岸花的一声轻叹。让人无语,也让人落寞。

在时间面前,我是贪心的孩子,索求无度,却又顾此失彼。繁华落尽,黄花堆积满地,我们还懵懂于芳华流转的表象,却忘了自己终究只是肉胎凡身,把握不了宿命,更逆转不了时间。斗转星移间,年华微微一顿首,,任谁都无力回天。

《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罔不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 禅说的人生三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平凡如我,流连的人或回忆,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我们空空牵挂着时光的浮光掠影,蹉跎了韶华,得到的馈赠不过是一片清淡平和的苦涩。

我曾苦苦追问着时间,试图确定一刻不朽,试图铭刻出一段完整。却错过,一再的错过,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望穿秋水换来的也许只是心力憔悴,然人生最值得回味的不就是追求本身的这个过程吗?

我们在路上,与时间同行,有落花,有流水,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