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们
初二 记叙文 1028字 33人浏览 雨后落花流水

办公楼前有三棵树,皆梧桐,它们个子相仿,年龄也相差无几。三棵树,一样粗壮,笼统称其树们,觉得这样一来妥贴,也感到这是一种尊重,对树、对树们的尊重。 树们紧靠办公楼而长,一字排开,与楼齐高,均相距三米不到,长势甚茂,只需轻轻推开窗门,即可触摸到它们的枝叶。对于树的年龄,据院里的老职工们回忆说至少在六十年以上,但它们体格依然健硕,随着季节更迭准时换装。树生长的环境并不理想,首先这是一个大院子,而且是一个修车基地,里面全是股道、车辆和配件,唯独感觉到生命绿的除了那些墙角落零星的野草外,就属这三棵大树最显眼了,它们能够生存下来,并展现出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不由的令人惊叹。 几年下来,我惊奇发现,三棵树相处配合得非常默契,倒有点儿三胞胎的味道,不分先后、不分大小、而且不推不让。比如春上,你泛绿,我也不落后,三树皆嫩绿;一天之内,齐刷刷地把阳光、月光,连同自己倩影映上办公楼面,不高不低,不前不后。我想,树们并不是不懂谦逊、谦让,而是他们习惯了几十年如一日在相互搀扶中度过,谁也不愿意落下谁。 我始终认为,树们并不简单、不平常,有些超凡、有些神秘,甚至仿佛有那么一点禅悟。整个生产区域,白天流水线的嘈杂声、夜间过往火车及调车场的轰鸣声,连夏夜青蛙都不愿掺合进来,而它们却依婆娑起舞、心无旁骛,与这院里的人们相处异常融洽。深秋时,它们抖落一地黄叶,告诉院里的人们秋天来了,人们便用扫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收拾着那些承载时光的精灵,为了表达对树的感激,人们甚至几十年来都舍不得在任何一棵树上缠上一根晾衣服绳,生怕弄疼了它们。自然,树们肯定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该撑阴凉撑阴凉,该让出阳光让出阳光。三棵树下面,也就成了职工们忙里偷闲、吸烟、聊天的好处所。 这么多年来,即使院里场地再紧张也没有人打过要砍掉这三棵树的主意,树们生长在院子里,就像人们心中生长着一片绿洲一样,真实而善良。有一天夜里,狂风暴雨不停,树们被扯动得摇摆不定,而几位老师傅居然整夜守在院子里,不间断地用电筒关注着这三棵树,脸上都显露出慌乱及担忧,直到第二天风歇雨息了,看到树们安然无恙,树叶完好无损,他们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树们在院子里默默生长着,也默默地见证了铁路几十年发展的风雨历程,而院里的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终与树们和谐相处,因为有了树的存在,院里的日子便不再枯燥、单一,因为有了院里这些善良的铁路人,树们

才得以几十年如一日开心快乐生长,人与树的关系亲密如此,令人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