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作文集锦(李皎月)
初一 记叙文 3484字 120人浏览 袁方义33

优秀篇章集锦

好段 (一) 你来看此花时,此花与你同归于寂;你来忆此花时,却迷迷糊糊不知从何说起。若愿忆花时香飘万里,则看花时应全心全意;若待花谢时雪满大地,则勿要追悔莫及。

人生如一辆急驰快车,偶尔困倦怠而小憩一会儿,便会错失许多沿途的风景。不经意间错失了花期,也许这一生也无缘瞧见第二次。总觉得一切还早,其实,等到列车走到它的终点站后,便再也没有往返的路程了! 曾经的我懵懂无知,总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切都可像默片一样重复上演,认为父母的爱是理所当然,童年的欢乐是理所当然,朋友的祝福是理所当然„„无需理由,就应该这样。然而,我终于将眼前的迷雾拨开,这一切的理所当然都来自别人炽热的心中浓浓的爱意,是一辈子也偿还不了的感情!

(二)

阳光浅浅淡淡地投向大地,轻轻摇曳着圆圆的光晕,我仰首,眼前模糊起来,影像重叠,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在乡下的外婆家,在那里生活就像七彩的阳光,璀璨绚丽,灿烂多姿。 (三)

阳光缓缓倾泻,从苍黄色香樟树叶的缝隙里探出小脑袋然后像一大群放了学的小孩,笑着、闹着、嚷着,一下子朝你奔来。你只能静立,任这群顽皮的孩子在你身边嬉闹。冬日难得有这般的暖阳了,我信步在校园里走着,接受大自然的洗礼。

(四)

这时从转角处走来了一个老人,穿着灰蓝色的军棉大衣,同样灰蓝色的棉裤配着泥泞斑驳的迷彩军鞋,搭着开着大口的掉漆落皮的棕褐色大包,单是衣服已勾勒出一位憔悴老人的身影。

我匆匆瞥过他的脸,纵横的皱纹是岁月垄成的留痕,眉毛渐趋疏朗,褐色的老式墨镜下隐着一双被时间缩小的眼睛,整个脸庞像风干的杏仁核,心中同情翻卷的小小浪花,却没有抵得过恐惧的惊涛骇浪。

(五)

梦想的土壤有着血汗浇灌出的潮湿,散发出无比诱人的气味。树的枝叶果实是它的青春,而激情与成就则是我们的梦想。阳光均匀地涂抹在每一片叶子上,同时没忘记燃烧我们的心。冒着凛冽的寒风,随着闹铃的响起。酣睡的我们眨巴着眼睛,不情愿的从暖暖的被窝里探出脑袋。望着窗外,无边的黑暗中,倒挂着一轮残月,旁边隐隐约约闪烁着几颗小星星。我们摇摇头,咬咬牙,倔强的坐起。是的,一切只为了梦想,我们不后悔,不放弃!因为我心中也珍藏着一个美好的梦想,这也是我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

优秀范文1

那曾感动我的吊兰

闲来无事,便在家中养了一盆吊兰。 兴许是头一次摆弄花草,心中异常喜爱。恨不得每一天都要拿一把尺子去量量这吊兰的叶子到底长了多少。可它似乎总像一个没有睡醒的小孩,一动不动,还是如原先种下的一样。无奈无奈,我做事从来只是三分钟热度。不久,热情劲儿都没了。便将吊兰放到了屋外,让它自身自灭去了。 很快,寒冬席卷了整个大地,冬天到了。我彻底忘记了那盆吊兰,知道那天偶然见到才发现它早已枯死,漆黑的叶子阴森寒人,盘曲交叠,叫人厌恶。 熬过了漫长寒冷的冬日,迎来了初春的第一缕阳光。温暖的光透过窗户,照得人暖洋洋的。我慵懒地眯起眼睛躺着,突然,一抹绿闯入了我的眼际。朦胧中,似是一团绿光,触到了我的心里。我张大眼睛一看:是那盆吊兰!没错,就是那盆吊兰!我惊奇地盯着它,目不转睛地盯着!深深感慨着这新生的美丽! 从吊兰的中央抽出了几片叶子,遮盖在那原先枯黑的叶子上显得愈发充满生机。最里边那小小的还未完全发出了的叶芽儿,嫩嫩的,我不禁用手轻轻触了触,软软的,好像婴儿的睫毛,惹人怜爱。那颜色从内至外一层层地深了出来:鹅黄、青色、嫩绿,又是深一些的绿,再到碧绿!恐怕再好的画家也调不出如此和谐又变化的色调。我倾心于此,望着阳光照耀到叶子上,吊兰周围便镀上了一层金色,叶子的脉络都显现出来了,玲珑剔透,似一块透光的碧玉,但又比那碧玉多了一份生气。阳光透过,变成了一层薄薄的绿纱。我轻轻嗅了嗅那绿色的阳光,仿佛都有了吊兰与泥土混合的清香。微风拂过,空气中满是氤氲着自然的气息。我贪婪地吸着,嗅着,陶醉着,想起逐渐盈润着我的心。销魂,太销魂!喜欢之余,又是深深的感动······ 那吊兰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又焕发了生机,这是生命的崛起,应为它心中的那轮太阳永不落山!怀着希望,怀着对生命的追求,它在奋进,它在战斗!人不也应当如此,暂时的冬日算得了什么,冬日后又是最温暖的春天!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淡淡的芳香弥散着,我闭上双眼,心中酝酿着一份深深的感动,想起了那盆吊兰······ 【简评】作者以兰“枯死”的“叫人厌恶”,反衬出经冬之后兰的充满活力,很注意结构的分配,在描写“枯死”的时候笔墨较少,但在写重出芽的兰时,却极为精妙,如,“嗅了嗅那绿色的阳光”巧妙地运用通感,使人为作者的文笔所折服。在描写的基础之上,抒发议论,借用经典,引出主题: 怀着对生命的追求,它在奋进,它在战斗。选材源于生活,但却比生活有高度。

范文2、

假如我星际穿越了

犹记得,早些年于博物馆见王维一幅《雪中芭蕉》。一株翠绿的芭蕉在无垠的雪地上,焕发着勃然的生机。呵!这山水田园大诗人,竟也不知四时之景。一株芭蕉如何能在雪地中屹立不倒呢?

暗自嘲笑着他的无知,却也浑然不觉窗外的雨已然停了。初霁的晴天,氤氲的水汽似乎撩动着我心间一丝稳密的线。

长江东逝,宇宙洪荒。

孔夫子凝视前方淘然而过的长江,亟称于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睿智的话语,一时间令子路等弟子们喟叹不已。智者乐水的哲思,短暂得发人深省,却也留江水滚滚向东逝。

物换星移几度秋。

郊外,一座雅致简单的木屋。一位老者立于窗前。秋风裹挟着雨吹进窗内,一场秋雨一场寒。他却开怀笑道:“有窗而无玻璃,屋漏而听雨滴。我有一几一书一榻,酣然畅读。”转身,铺纸而挥二字:雅舍。

风继续吹。

执著于一种神秘的怀念,再度去欣赏那幅雪中芭蕉。一时间,我竟不住地惊异与沉醉。惊异于王摩诘与孔夫子旷世相契的趣味,沉醉于芭蕉如雅舍一般的简单。

何来芭蕉?或曾有人真前往关外苦寒之地去寻觅那抹绿意,可我们苦苦求索的地理问题,于王维看来,或许只是心头一点情谊罢了。子在川上曰,又是否真的见了长江呢?智者乐水,有一丝感悟,便亟称于水,发出骇俗之警句。

诚然,许多人说,都市里没有春天。于是,掀起了一股“回归热”与“穿越剧”。人们似是在一丝历史的残迹,寻觅心头之春。这也便难怪,通往张家界的高速上塞满了车,因为一点刮擦便是一起口角之争。此时,春意与美景早已在唾沫星子中灰飞烟灭。

“只要有一点情意,我是能把车声宠成水声,把公寓爱成山色的。”张晓风如是说。是啊,真正的情意自在心间。三九严冬又怎样?酷暑难耐又何妨?且在心中种了芭蕉去赏,岂不妙哉?

恍然忆起,丰子恺先生于战火中仍坚定地拒绝洋人的救济,于残垣断壁间,用一点诗情与画意,支撑着,遐想着,便也有了他笔下大白鹅的憨态可掬„„ 历史的洪流从未停止过迂回的激荡,生命的盎然也断然不会在城市的桎梏中停止焕发。一株芭蕉,几抔白雪,便足以承载心间的荒凉。

诗人蒋坦在听雨时写道:“是谁无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他的妻子见之,秀笔一挥:“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诚然,我们须在心中修篱种菊,去挡世间的喧嚣,自成一片春意。却也不能忘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警示。芭蕉的确万般美好,但一味地沉溺于心头之景,不去追寻远方的精彩与生机,便也只能如蒋坦一般,“种了芭蕉,又怨芭蕉”了。

夜色于这沉静的随想中,愈来愈浓。心想着,若我也穿越于这苍茫的星际„„

假如我也星际穿越了,便携一曲温婉的《汉宫秋》,于关外苦寒之地种芭蕉—— “过往宾客,且住,听吾言: 是谁无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青春就像一列转瞬即逝的列车,你即使早已等在站台,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从远方飞驰而来的方向,但当它经过你身边时,你才发现你即使很努力但还是没有足够时间驻足观看它的外观和内在,把握青春,不负最美的年华,让自己学会勤勉,拒绝懒惰,不再拖延,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骄傲自信的内心和勤奋踏实的风采。

时光的单车飞快驶去,岁月的倒影也将消失,白天与黑夜不停的交替,轮回的四季斑驳了谁的岁月,蹉跎了谁的年华。一个人静静地与岁月交错,于平淡之中细细体会生活的深意,去注视,去聆听,去感受那些带着希望的别离以及那些经受沧桑的相逢,不论时光如何飞转,那些落花一样的往事,依然鲜活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当岁月和美丽的回忆已成为风中的叹息,我们伤感的眼里也许依然残存旧时的泪痕,模糊了视线,不敢轻易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