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的感觉(2006年中考优秀作文选评)
高中 其它 6069字 22446人浏览 我不过是配菜

1

心中的石竹花

我家有一盆石竹花,低矮的叶径,肥厚的叶片,浑身都是青白色。

我常常盯着它发呆。

当初朋友送我时再三叮嘱我: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植物。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每次看到它时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我看到过牡丹——雍容华贵;我看到过睡莲——娇嫩欲滴。它们都曾在刹那间让我惊叹和陶醉,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可石竹花算什么?

没过几日,石竹花被我安置在阳台的角落里。

朋友又来了,笑盈盈地问我石竹花怎么样。我不屑地指了指阳台的角落。她显出吃惊的样子,连忙走过去心痛地抱起石竹花。我懒懒地说:“这也叫花?我对它什么感觉也没有,你带走吧!”友人无语。许久,她抬起头,用力地折下石竹花一片叶子,浅绿的汁液顺着她的手流下,像是石竹花一行清泪。我愕然。朋友又将那残叶插入花盆里,以少有的语气郑重地说:“你终究会明白的。”

石竹花又被我摆放在了书桌上。那半入泥土的残叶静默着,像凝固一般,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后来几天,我渐渐地把这淡忘了。

一日清晨,我习惯地坐在桌前,目光无意识地扫到那盆石竹花。一下子,我的目光却再也移不开半分:数日前折下的残叶竟长出了一片嫩绿的新芽!

看呀,略显苍白的残叶,一半身入泥土,一半依旧傲然挺立,在它的上方,是不知何时长成的嫩芽,怯生生地打量着这陌生的世界,周身泛着一层淡淡的浅绿色,带着欣喜和希望四溢开来。

我诧异了,心中怦然一动,一种强烈的异样感觉漾遍全身。这感觉与以往看到牡丹和莲花时的体验迥然不同,似乎更震憾,更发人深省。

原来折断的残叶可以长出新芽,原来每一株石竹花都是从母体的残叶中长成的。这是绽放在苦难中的奇葩呀!用痛苦为根,在残缺中带着伤痛成长,背负着血泪,用不屈的精神绽放新的生命和力量。这,就是朋友所说的石竹花的不同吧。人生不也应该如此吗?即使天塌地陷,即使生命的翅膀被生活无情地折断,但只要希望尚在,美丽必将在苦难中发芽,绽放,璀璨。

这是一种怎样怦然心动的感觉呀!我凝视着石竹花,笑了。

玫瑰精灵

生命无常。偶尔能在时光中让心灵怦然律动,并照亮生活的那种喜悦,一生会有几次呢?

——题 记

在我的想像中,玫瑰花的味道一直是甜蜜而又温馨的。若是把它放入口中,定然会如一股清甜的泉水流遍全身,并在心里芬芳弥漫、持久郁郁的。然而,当我真正品尝到它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了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那一日,我和妈妈从街上买回一小包玫瑰花蕾。一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取出少许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出乎意料的,竟有一丝淡淡的苦。

苦味?玫瑰花怎么会有苦味呢?

我又拿来一包白菊花,泡了一杯玫瑰菊花茶。热水刚一倒进去,杯里的花蕾就上下翻滚,旋转着,欢笑着,跳起快乐的芭蕾舞。一时间,房间里漾起一股清幽沁人的芳香。玫瑰花茶闻起来很浓,喝起来却很淡。刚喝下去,身体里就弥漫着馥郁的清香,可是一会儿就无影无踪了。

2 我挑起一朵没泡开的花蕾,放入口中,细细品味,除了一股淡淡的苦,竟还有些涩涩的。

哦,原来像玫瑰花这么美丽的花儿,竟也有这么多苦涩。原来它们的花瓣里沉淀了那么多的深红,也沉淀了那么多的苦楚。当它们在阳光下骄傲地绽放时,会想到美丽的生命中相伴相随的悲伤吗?

心里的弦怦然被拔动了一下,我忽地想到了卖给妈妈玫瑰花的那个老妇人。时间的马车不停的奔驰着,她的面容早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么美丽动人,皱纹里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但她的眼神却始终如玫瑰花般柔和,在喧闹的市井中更显出宁静而平和。

我又重新拿起一朵放入口,慢慢地嚼,细细地品。刚咽下去,就有一股湿润的香气在体内弥散开来,令人回味无穷。

我忽然感到远处玫瑰花的海洋向我涌来,在一个扇动着翅膀的天使的指挥下,带着天籁般的澎湃拨动着我柔软而敏感的心弦,坚韧的音符奏起生命的交响曲,在春天的阳光下欢快地跳动着„„

考前,那心动的感觉

“端午过后,天气一天天闷热起来,盛夏的气息已经渐浓。河岸边的青蛙们也开始了不知疲倦的叫唤。夏的到来,预示着中考也就近了„„”

当我打开日记本,翻到这一页时,我的心怦然一动。当两个星期前我静坐桌边写下这段文字时,尚在想距离中考还有一段时间呢。而此刻,我已即将迈进考场的门槛,一股莫名的恐慌从心底油然而生。我似乎听到了自己那怦怦不停的心跳声。真的,我紧张了。

桌前的台灯,发出柔和的光芒。而我,却更觉烦躁了。指尖飞快地翻过一页一页的语文书,声音很响。我的心思早已不在书上。想什么呢?我不知道。我把目光投向窗外,那片寂静的夜。

不知什么时候,母亲放下了手中正剥着的花生,轻轻地走开了。我愕然一愣,该不会是母亲见到我不争气的样子而生气了?心房里又一阵急促的跳动,我后悔了,后悔自己的烦躁不安。我把目光回到书本:“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要是我的心能如此平静,那该多好啊!可是我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厨房中传来冰箱门打开又关闭的声音,母亲端着一杯牛奶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将杯子放在我桌前。“睡吧,时间不早了!”母亲的手抚过我的头,或许是刚碰过冰凉的牛奶,她的手很凉。但转瞬之间我又感到万般温暖,一股来自母爱的暖流迅速地漾遍全身,让那颗骚动不安的心直感到酥痒酥痒的„„

警醒的力量从心底一下子迸发出来。当我面临中考孤军奋战时,我忘记了她——我的母亲,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母爱给了无限活力和莫大支持的人。她将她平凡的而博大的母爱融汇在每一个眼神每一句嘱咐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里,而粗心的我竟然一次次地习以为常熟视无睹毫无反应,真是的!

我的心又一次怦然而动。不,应该是震颤。这是深深的歉疚,更是人性的觉醒。同时又是我明天中考最强大的精神力量的源泉。

干嘛追求“潭影空人心”呢?当我怀揣着母爱的关怀走进考场,这怦然心动的感觉便是我最大的动力。我要用这支笔将这美妙的感觉写下来,写在考卷上,我要把最璀璨的成功之花献给我的母亲!

连心桥

深秋的傍晚,天气沉沉的。

真泄气!刚穿了一个星期的运动鞋,前面忽然张开了一个小口。我心中不停地埋怨着那制鞋商。 看来只好去修了。

转过一条街,又转过一条街。终于,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修鞋摊。那位老人好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我不由得加快脚步。

3 “老师傅,请你帮我修一下鞋,好吗?”我说。

他转过身来望我一眼,接过鞋去打量一番,又把工具一件一件地摊放在脚边。

他先是拿出一把刀来,在鞋帮上比划着,那刀看起来很锋利。

阴冷的风呜呜风吹过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你只要钉几个钉子就好了,我会照样给你钱的。”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继续修鞋。

西北风像针一样刺进我的骨头,我有些不耐烦了,心想:这老头真是的,明摆着的省事不做。 突然,他的手似乎抖动了一下,鲜红的血从食指上缓缓地渗了出来。他皱了一下眉头,用嘴吮了几下,继续修鞋。

一瞬间,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开始打量起这位老人:他带着一顶毛皮帽,帽沿露出一小撮雪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较多,皮肤较粗糙,默默地弯着腰忙着,那身型极像一座桥。

他把手指放到嘴里,再次吮吸一下,接着穿针引线。不一会儿,他把鞋子递给我,露出开心的笑容,“呵,修好了。”他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郁闷。

接过鞋,穿起来,觉得挺舒服的。我从裤袋里掏出五元钱递给他,他说了一句不需要这么多,便找了3元钱塞给我。

他收拾起工具,不声不响地离开。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对这位老人充满了无言的敬佩之情。

街上,霓虹灯一个个地亮起来了,岣嵝的修鞋老人渐行渐远。远远望去,他的背影像一座桥,一座人与人之间的连心桥。

触动心灵的印迹

考场里静静悄悄的,微风轻轻地吹过面颊,送来一丝久违的凉意。一道平平常常的作文题目,不经意间触动了我心灵深处最美好的印迹。

学校的守门人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汉,每天早晨五点整,他就准时打开大门。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拿着簸箕,在校门口打扫。清楚地记得那晚放学回家,若有所思地推着自行车,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我:“孩子,车胎没气了。”低头一看,果然车胎软软地瘫在地上。刚抬起头,已看见他拿着打气筒走来了。没等我把车停好,他便套上气嘴,开始打气了。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那种气体压进车胎的声音,一阵一阵激荡在我的心里,像一首奏鸣曲。等我回过神来,他又招呼一声:“孩子,慢走!”提着打气筒径自走开了。我跨上自行车,鼓鼓的车胎走得十分有力,耳边不时传来气体跳动的声音,轻轻地触动我的心灵,为守门人的助人为乐而心动不已„„

快要进考场时,匆匆地检查文具,突然发现铅笔没有削好,不由得在身上乱翻起来。我的慌乱被老师察觉了,她走过来,轻轻地问明情况,便接过小刀和铅笔,帮我削起来。铅笔在老师手中轻快地转动着,我的心里一阵感动。老师将铅笔笔头削扁了,递给我让我试着画画看。我将笔斜着,发现太粗,老师又反复地削、画,手指上被铅笔的棱角压得红红的。终于削好了,我在纸上拉出一长串线条。那道美丽的印迹,仿佛深深地刻进我的心里,有一种心动的感觉。为老师对我的关心而感动良久„„

母亲出差了,家里只有父亲和我。早晨醒来时,父亲已经不在身边了,桌上却有一杯牛奶,那是我

4 最爱喝的口味,只是有点烫,心中有些责备父亲——大热天还热牛奶。看过桌上的纸条才明白,父亲是怕我嗓子不好,喝冷牛奶会疼。手捧着热热的牛奶杯,心中不由得怦然一动,为父爱的细腻而感动„„

风住了,太阳上来了!心中却仍然无法平静,脑海里一幕幕,一件件,不停地闪现,不时地触动自己的心弦。考试终止的铃声快响了,也许在那时,眼望校园外的老师与父母,心中依然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吧!

那一刻,我的心怦然而动

窗外,皎洁的月光洒在墙上,淡淡的,微黄色,树枝的影子映在上面,就像父亲的眼睛——淡黄中布满血丝。

父亲是个卡车司机,每天早出晚归。

小时候,父亲总是很晚回家。一到家,我就看到父亲的眼睛,白白的眼中“缠绕”着一根根血丝。 我好奇地问:“爸,你眼睛里怎么一道道红色?”父亲眨了眨眼,说:“哈哈,爸爸高兴呗!”说完,捏了捏我的小脸蛋。我望着父亲的眼睛,沉沉地看着。父亲故意眨眨眼睛,做出一副炯炯有神的怪样子,逗得我笑个不停。幼小我从此知道:爸爸生活很悠闲,很快乐。

斗转星移间,我已度过了生命的十六个年头。

一次周末,妈妈上班去了,只有我在家。玩疯了的我,把裤子弄“开了嘴”。

明天还要上学,从没碰过针线的我,怎么办呢?

夜半时分,父亲又一次顶着点点繁星回来了。

听完我的述说,他二话没说,找来针线,想帮我缝补。

40瓦的灯泡下,父亲左手捏着针,右手捏着线头,放在嘴里沾了一下,对准针眼,穿过去,没成;又一次将线头对准针眼穿过去,还是没成。那针眼好像故意跟爸爸作对似的,压根就无视父亲的存在,就是不肯“吞”下线去。

父亲干脆站起来,靠近白炽灯,头向右上方抬起,两只手分别捏着线头和针,向上斜举着,眼睛眯着针孔,准备再试一次。

借着灯光,我又一次看了看父亲的眼睛:淡黄色的眼白上布满了更多的深红色的血丝。一簇簇,一缕缕,比起从前黯淡了许多,再也没有炯炯的神彩。

第一次发觉父亲老了,的确老了!他那饱经风霜的眼睛,明白无误地告诉我,父亲的生活其实很疲劳。是的,很苦很累!

那一刻,我的心第一次怦然而动,那种感觉是自责吗?是对父亲的感激吗?或许都有吧!

一幅幅父亲爱我的生活画面在眼前不停地闪过,心也不停地怦动着。那一天,我终于读懂了父爱这部伟大的作品啊!

父爱像这一颗颗繁星一样,细小而繁多,点缀了我十六岁的天空。千言万语,道不尽父亲对我的爱;万语千言,说不完我对父亲的无限感激之情。

凝望着父亲的眼睛,我的心怦然跳动着,这是生命的成长和拔节的音韵,真美!

阳光的馨香

阳光正透过树隙斑驳泻下,千丝万缕的感动悄然而至。哦,妈妈又在为我晒被子了吧!

——题 记

很贪恋阳光的味道,那种软糯馨香的味道。那味道一下子冲进心扉,填满我整个心室。——那一刻,我最能感受到的是来自妈妈的幸福。

妈妈本就不爱多话,加之我求学寄宿,于是她和我之间的话就更少了。每当我生气地埋怨她不关心我时,她的眼里总是迅疾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灰色,低着嗓门自责道:“都怪妈嘴笨,见识少,没有别人家的爸妈善解人意。”

5 我和她,便越渐疏远了。

但直到那一天,学校临时放假的那一天——

回到家,我推开半掩的门,再轻轻关上。妈妈似乎并未发现我,仍在阳台上忙着什么。我轻轻踮起脚尖,伸着脖子望去。哦,原来她手里正捧着我的被子。

妈妈转过身,看到了我,似乎对我的突然回家并不惊讶。她抱着被子走进房内,依旧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晚饭早已准备了,饿了就去吃点吧!”说罢,进了我的房间。

我默视着,只见她娴熟地铺开被子,展平,再拍打几下,然后,又走进了厨房。

我走回房间,习惯地往床上一躺,被子噗的一声扁了下去。香软的,柔和的,温暖的阳光气息顷刻间便溢了开来,流进了我的心田。呀,这是太阳的味道啊!我的心怦然一动,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幅温馨的画面——

每个回家的周末,妈妈总习惯地把我的被子抱到阳台,小心翼翼地放到架子上,再拿起竹拍,一下一下地轻轻拍打着。和煦的阳光下,被子又松软又暖和,吸进了更多阳光的馨香。哦,妈妈原来是这么关爱我!我的心,也一下子被阳光照得暖起来。即便是临时放假,心牵女儿的妈妈却时刻用最朴实的行动传达着她无声的母爱。

我忙走到厨房,从身后轻搂着妈妈,不无愧疚地说:“妈,你真好!”妈妈回头抚摩着我,笑了起来,开心得就像阳光一样。

假期结束,我回到了学校。

坐在教室里,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心一下子合拢又一下子张开:阳光正透过树隙斑驳泻下,千丝万缕的感动悄然而至。哦,妈妈又在为我晒被子了吧。那一缕缕阳光的味道,真香!

窗内·窗外

天忽然沉了下来,一片死沉与闷热,令人窒息难耐。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又一次聚集到这个大火炉中来。教室里温度迅猛升高,大滴的汗珠不断从额角坠下。这是一堂自习课,老师有事没来,我拿起语文课本机械地翻着,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这样的气温,真是一种高效催眠剂。不知不觉地,我眼神有些迷离了,那汉字似乎在不断变形,变成一个个怎么也认不出的“异体字”,然后呈现在眼前的又有一些小点,一些黑线„„

突然,我高度敏感地抬起头,条件反射似的朝旁边的窗户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又进入昏睡状态。身上黏黏的,耳边乱乱的,心里懒懒的„„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睁开眼睛,视线内依然是一本厚厚的语文书, 不过余光里多了一团影子。我的心倏地一惊,满脸烘热,一下子醒了。我缓缓地抬起头,朝向左前面那个窗口,使劲地眨一眨眼睛——一张黑色的脸,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连忙走出教室,低着头:“妈!”心,怦然而动,嘴里却再无下言。

“天要下雨了,把伞拿去吧。”我的心陡然一沉,无意中竟听出她有些哽咽。

我抬起头望着她,一张黑色的脸,爬满了皱纹,双眼里写满了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她的嘴角在微微颤抖,我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砰、砰、砰”,“砰、砰、砰„„” 我连忙垂下眼帘,怕看见母亲那辛酸的泪,那永远使人心动的泪„„

母亲始终没有说什么——她走了,从我身边经过时,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心跳、哽咽。

回到教室,我透过那窗户,又仿佛看到我们刚才在窗外默默相对的情形。窗内,窗外;窗外,窗内„„在眼帘中无数次的轮回。

阴沉的天,豆大的汗,黑色的面孔,怦然的心跳。

——窗内,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