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巴黎圣母院》有感
高中 其它 2244字 1407人浏览 月下12345678

教育科学学院经典阅读

书心得

题 目: 读《巴黎圣母院》后感 学院班级: 教科学院 2012级4班 学 号: 20121241019 姓 名: 陈倩 日 期: 2015年03月15日 联系电话: 15708322966

读《巴黎圣母院》有感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巴黎圣母院》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正义和邪恶纠缠纯洁和淫邪并存的鲜血淋漓的爱情画卷。

一、克洛德和伽西莫多都深深爱恋着吉普赛女孩爱斯梅拉达,但两人的爱情观却截然不同。

1.克洛德在文中这样说道:“我不得到她,谁也别想占有”。他的爱情观是这样的充满占有欲和强制力。

克洛德一心钻研神学,强迫自己熄灭一切人的欲念。但是当他看到美丽动人的爱斯梅拉达的时候,他却深深爱上了这个姑娘,教士黑袍下跳动着他一颗灼热滚烫着的心。克洛德在这场人性对神性的挑战中,是个既敢爱又敢恨的勇者,他爱得真切,爱得透彻,爱得疯狂!“但是这份爱却那么畸形和变异。他只知道单方面的求爱,甚至不惜恐吓、威胁、劫持去追求爱,却不懂得越是不择手段的获得爱,就越是令所爱人恐惧甚至仇恨,越是被拒绝的毫无余地;而他越是被拒绝,就变得越疯狂,越失去理智,也就越不择手段,最后导致了对爱人的迫害和残杀。爱斯梅拉达的抗拒促成了克洛德仇恨的增长,他“像辗转在炽火的铁耙上似的,辗转在爱情、嫉妒、绝望的思想上[5]”。克洛德把本来十分美好的爱变成了占有欲,又把占有欲变成了疯狂的嫉妒和迫害,畸形的情感转化为必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仇恨,形成了“谁也别想得到她”的畸形的爱情观。

2.伽西莫多:自我牺牲精神和献身他人的爱情观

卡西莫多的爱十分真挚纯洁,他把爱斯梅拉达比作一道阳光、一颗露珠、一只鸟儿的歌声。为了爱,他痛恨自己所爱的人看他, 他把一切痛苦都深藏在自己心里;为了爱,他主动为她去找弗比斯,从早到晚,“直站到后半夜”;为了爱,他冒着生命危险为她打破屋顶上她害怕的雕像。为了爱,他绝口不谈弗比斯对他的侮辱,平生第一次开口唱歌,安慰开导因弗比斯负心而痛心的爱斯梅拉达;为了爱,他痛打企图占有爱斯梅拉达的养父克洛德,并且最终亲手将他处死;为了爱,他独自来到蒙特佛贡的地窖里,将心爱的人的尸体紧紧的抱在怀中,殉情而死。

他爱的这样深沉,这样痴迷。爱斯梅拉达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亮了他的痛苦和蒙昧的灵魂,使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光明、温暖和幸福。伽西莫多因而从心底

里感激这位带来光明的使者—爱斯梅拉达,并逐渐由感激、仰慕发展成为深沉而执着的爱情。爱继而使粗俗顽劣的伽西莫多变得无私无畏、正直善良、是非分明。也唯有此,他的爱才能这般坚固、这般持久。

二、不同的生活背景的影响造就了两种不同的爱情观和不同的命运。

克洛德很小就被送进神学院修习神学,他刻苦钻研学问,20岁就当上了神父。他宽厚、善良又富有激情。父母在瘟疫中丧生后,他担负起照顾弟弟的责任还悉心抚养可怜的弃婴。因为他一直生活在圣母院的高墙内,所以美好的天性逐日萎缩连道德观也变得畸形了,当他见到爱斯梅拉达时,他觉自己年轻有活力了,灵魂的血液苏醒了。

但是他的爱情始终于肉欲相联,也就是与禁欲斗争相随。被爱斯梅拉达吸引之初,他自觉的用他的意志、理性来回避、拒绝这份诱惑;而后又请求主教下令,将爱斯梅拉达逐离广场,以使心灵归于平静。但是,爱的欲望很快形成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击垮了其理性的堤防。这时他便指使伽西莫多掳取姑娘,纷至沓来的还有深夜尾随,在妒火中刺杀情敌;继而为了隐匿自己的罪行嫁祸姑娘而使其被捕,并惨受刑罚;当姑娘身陷囹圄,他借机要挟,威逼她用爱情换取自由;当他倾吐、跪求爱情而断然遭拒时,便利用权势和阴谋二度将姑娘送上绞架。

伽西莫多就是被克洛德抚养长大的弃婴。他“驼背、独眼、跛脚”,而且还是个聋子,是一个被别人当作笑料的丑怪畸形人。 “他从周围发现的只有憎恨,他也学会了憎恨”。他始终与教堂的钟相依为伴,他把沉到心底的爱全部倾注在它们身上。他被排斥在社会生活之外,看似沉默寡言,内心却潜伏着深厚的情感,灵魂深处渴望着他人的尊重。他对爱斯梅拉达的爱情是一种心灵的爱情。从在广场的耻辱柱上领受爱斯梅拉达的施水之恩他就开始关注她了。他开始在钟楼上兴奋地搜索和追随爱斯梅拉达的倩影,悄悄地观赏姑娘惊人的美貌。在日复一日的欣赏中,他产生了对姑娘的爱慕。爱斯梅拉达即将受刑时,他迅猛地将姑娘劫持到圣母院保护起来。也是在这时,他们之间有了正面交往的机会。伽西莫多对姑娘极尽温存,但他极度的丑陋使姑娘惊恐不安。绝望、伤心之余,伽西莫多选择了退却和回避,却始终细腻地照顾着姑娘的饮食起居:送饭送水时总是侧过脸去,以免惊吓着姑娘;为了不让姑娘生厌,总是离得远远的。当姑娘在圣 母院消失了踪影时,他绝望长嚎,痛苦

万分。最终,他抱着爱人冰冷的尸骸死去,实现了其向往的爱情。

不同的爱情观造就了两人不同的命运,在爱情的追求中,克洛德原有的善性和理性之美渐渐殆尽,进而演化出狰狞的恶行。与之恰恰相反,伽西莫多散发出灵性与善性的光环,它们遮蔽了他丑陋的躯壳,闪耀着一种纯净的灵魂之美。所以最终一人走向了罪恶的深渊,一人走向了为了爱而牺牲自己的崇高的自我牺牲。

雨果的《巴黎圣母院》集中展示了两个男人的爱情悲剧,也让我们想到爱情双方的两个人应该灵魂等重, 心灵契合, 那样才会长久幸福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