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892字 60人浏览 abc田英杰

快 乐

每一个不曾怀念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题记

冲泡了四遍的龙井又被人拿起。氤氲雾气中,我看不清那头吊唁的宾客的脸。

灵台上外公的遗像静静摆着,眼前的模糊不知道是雾气还是什么。我的手被外婆拉着,耳边是人们的声音。有呜咽,有交代事情的声音,还有什么,只能听得大概。

外公去世,外婆得和我们一起回城市里。

回去的路上,外婆频频回头。离开这片土地,她成为了飘零的叶,只能离根越来越远。酸涩的泪水都倒流进心里,很苦很苦。

“走了。”我听见一声叹息。

来到城市里的外婆像变了个人。每天没有农忙,衣食有儿女照顾。她只需要在自己愿意的时间起床,换上舒服的鞋裤,走到亭子里坐一会儿看看花摘摘草。天阴时在家看电视,天晴时观云卷云舒,花开水流。她只需要这样就够了。可是,外婆常常一言不发。我知道,外婆是孤独的,她不快乐。

大抵是,再也踩不到吱嘎作响的木梯,看不到铺满地金黄的种子,没有玉米叶子等着被剥掉,也再也不用担心黄河滩上被水淹的花生地。

一片飘零的叶子该归何处?该归根。我对外婆说,咱们回家吧。我看到,那双经历了半生风霜的眼里,又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

一路上晃晃悠悠,终于站在了老院的大门外。朱门的红漆开始褪去,大门上的年神已泛黄。外婆那双推门的手悬在半空,屋檐角上的喜鹊停住不动。

终于推开门,跨过门槛,便像掉入一个古老悠远的梦境,暖黄色包裹着所有,空气中仿佛又神秘的歌谣在晃动,风声都远去。所有的所有都熟悉又不敢靠近。

院中的大槐树又多了岁月的刻痕,那是风帮老人一笔一划写下的思念。外婆摸着老槐树的树皮,粗糙坎坷,有如她的岁月。敲击几下,敦实的声音足够温暖,温暖她离开的这些时日。那双浊目,流出泪水。那日日的压抑与委屈都化作泪水随溪水潮潮落落。

外婆说,回到家她就快乐。这是每一片落叶无奈又甜蜜的宿命。

人当值壮年,是意气风发的绿叶,随风远行,看尽山水读遍沧桑。当凋零时,根才是最大的慰藉。

外婆说,她从不知道这片土地有多重要,直到她离开这里。或许,永远独守一隅的人也永远不懂得什么是家。

离开故乡,要行八千里路再多饮几杯风霜。回首拥抱故乡,十八抱壶殷殷斟过的春酒,八十投杯犹有暖意仍呵手,都化作两个字:

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