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深兰(600字)作文
初一 记叙文 8字 128人浏览 naptzj

精选作文:幽幽深兰(600字) 作文

死寂空洞的深山幽谷里, 没有杜鹃鸟的欢啼, 没有小溪明快的身影, 有的只是刺鸟的哀鸣, 有的只是荆棘的哭泣, 有的只是死寂, 与更多的死寂&& 死寂空洞的深山幽谷里, 悬崖峭壁,乱坡陡石。 悬崖下,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死亡的气息。 悬崖上,是看不到希望的云端幻影。 一丛兰草盛开,在那悬崖上, 淡淡的缟白,纤纤的腰肢。 她绽放了,不知所以地绽放了, 不知道山谷的沉闷, 不知道山谷的凉凄, 从蜷缩着,到伸展着, 没有过伤心,没有过迷离。 是什么让她如此执着, 是什么让她如此坚强, 我们不知道,亦, 无法了解。 默默地开在这无人的幽谷里, 没有人看到她, 更没有人瞻仰她的美丽。 她依旧,无言盛开&& 似乎兰,不谙世事, 无忧无虑,无恼无愁。 清高淡雅,馨香绕林。 正因如此,幽谷有了兰的灵气, 飘渺的云雾,也俯瞰她的容颜, 哀伤的刺鸟,也凝视她的美丽。 没有尘嚣的渲染, 没有繁华的嘈杂, 兰开无声,幽雅迷人。 山有了灵气,水有了生机。 兰目视一切,依旧无言语。 白云在她的头顶, 迷雾在她的脚下, 深山幽谷里, 静静,幻美朦胧的兰, 让这儿更纯洁,更美丽, 悬崖问她,为什么你不在意, 人们的目光投向哪里。 兰说,我的心,幽幽, 只为这山谷的生机与活力&&六年级:梦幻2013

篇一:幽幽身影

幽幽身影

(秭归一中 姜建发) 宽敞的市图书馆,一册在手,我静伫其间。我看不清的你也在。此际,玻璃窗外,行人熙攘,车流如织,浮世喧嚣。

这是我难得的假期。这可能是你习以为常的周末。一连几日,我依旧凭几翻阅那些平日里不容易得见的杂志;而你,仍是如参禅般端坐在那西面临窗的位臵上,下笔不辍。

我们各自与书交谈。谈的许是旧年人事,许是时新趣闻,许是异域风情,抑或无边闲思。刍议浅浅,絮语淡淡,颦蹙颔首之间,俯身扬眉之际,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我们,可以算是同道中人。 我想到了十年乃至十数年前。

十数年前,我还是名高中生。那时,老家县城里林立着许多书店,它们或出租或售卖,只是大半生意冷清,人所罕至。而一文不名的穷学生如我,却常常厕身其中,甘为书蠹,以至流连忘返。来得勤了,主人家也熟悉了,任我随意翻看,甚而设座以待,温言相勖。那时候,一家书店,于我眼中不失为一处渡口,可供我扬帆远航,作精神上的行旅。

十年前,我还在大学校园里徜徉。那时,有名师指津,有良友切商,有无穷的兴致,也有足够的好时光。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独立芳草园人不知,偃仰啸歌,浑忘匆匆过客;淫雨霏霏的气候中,躲进藏书楼成一统,埋首纸堆,不知窗外风云。那时,独自一人乘槎远游,劈波斩浪,兴尽而返。

我想起了那些与曾我读着同一类书的友朋们。那时,我们负笈他乡,蜗居斗室,睥睨古今,高谈阔论,筹谋将来,挥斥方遒。而今,我们却是各自散落在天涯,都不免在为自己的小小幸福努力打拼着。那时,蓬勃如我们,“涉江采芙蓉„„所思在远道”; 而今,暌违如我们,“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往者不可谏矣!如今,

生活节奏之快,持家压力之大,常常使人为之胸闷心慌,一卷在手的场面不复多见,思之则不免怅恨颇多——我们的读书时间哪儿去了呢?但此刻,我在这偌大的图书馆里,打量那些精致的封面设计,摩挲那些脆软昏黄的纸张,比划那些生趣盎然的插图,默诵那些启迪心智的辞章,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莫可名状的惬意与安然。有时读得深了,又会徒然泛出一缕淡淡的忧伤,像是听见了时间掉在历史深井里的回音„„

也便在这时,我瞥见了临窗西向端坐的你。面前堆放着一摞书,你手枕着其中的一本,正在低头奋笔疾书,那垂下的长发,有如一幅浓墨泼出的细流!好一幅温馨而又熟悉的画面!

我们远远地搁着。我们互不认识。有限的几次抬头,我也始终未看清你的相貌。但我以为:读书的女子,一定是美丽的! 默默无所似,幽幽一身影。

如果按一下快门,留下这莫明其妙的一张相片,多年后的我会忆起些什么呢?或许是,时间曾翻译过我们的故事„„

篇二:450字作文幽幽兰花香

幽幽兰花香

我爱那雍容华贵的“花中之王”牡丹,也爱那充满芳香的茉莉,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高贵优雅的兰花。 兰花曾是文人黑客的至爱,古人有许多对兰花的赞美之词。起初,我觉得兰花并没有古人所说的高贵、优雅,也并不认为它是高雅脱俗的。可是,在兰花盛开的那个傍晚,我对它的看法就彻底改变了。 记得那是一天晚上,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微风轻轻一吹,那景象真是美得如诗如画。突然,一股清香迎面扑来,幽幽的,淡淡的。刚刚才闻到一丝幽香,可一会儿它就飘去了,在你不经意间,又缓缓袭来。那若有若无的香味令我陶醉。随着那股幽香,我的目光不知不觉地落到了兰花上。“原来是兰花开了呀”!我高兴地欢呼起来。我走近兰花,仔细地观察起来,只见那绿色的像剑一样的叶子里,伸出一枝暗紫色的花茎,茎上开着几朵紫色的小花,每朵花看上去都像一只小小的蝴蝶。我正欣赏着这美丽的兰花,那股淡淡的幽香又飘然而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时,我已经被这清香彻彻底底的陶醉了。

我爱兰花,爱它那幽幽的清香,更爱它那不炫耀自己的精神。

篇三:幽幽我心作文1000字

幽幽我心作文1000字

幽幽我心作文1000字 春天,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虽然,它没有夏天的夜间蝉鸣;虽然,它没有秋天的秋高气爽;虽然,它没有冬天的银装素裹。但是,它有漫天飞舞的彩色风筝,有如丝如线的纤纤春雨,有沁人心脾的油菜花田,有鸟语花香的林间物语??

万紫千红的你,婀娜多姿的你,我们何时才能将你尽收眼下?

油菜花田

奔流不息的母亲河——湘江,如菜农般养育我们祖国的花朵,也养育了光彩璀璨的油菜花田。

湘江两岸,长满了绿杆黄蕊的大片油菜,它们在春风中向母亲河嫣然一笑,在春风中翩翩起舞。五颜六色的蝴蝶恋恋不舍地回旋飞舞,大大小小的黄蜂忙忙碌碌地来回采蜜。真应了鲁迅先生的话“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 ”河水灵敏地伴着这一切,哗哗啦啦地唱着歌;蝴蝶兴奋得顺着河水声,欣喜若狂地跳起舞;油菜花开心得手舞足蹈,喜笑颜开地越长越好。

油菜田旁的空地上,小孩子们蹦蹦跳跳着,嬉戏打闹着,人手一只风筝。它们形态各异,有老鹰风筝,有豆腐块风筝,有蜻蜓风筝,有飞机风筝?? 孩子们一副天真无邪的笑脸,如一朵朵绽放的天竺葵。他们有风筝比赛的,有风筝比美的。只是稍不注意,就会有两只大小不一的风筝紧凑地缠绕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心里话,而两只风筝的主人也因此成为相亲相爱的伙伴。

翻腾滚滚的湘江在歌唱,如梦如幻的油菜花田在舞动,五彩缤纷的风筝在欢笑。一幅春之景,景中春。 林间物语

大为惊叹的鬼斧神工,无人不晓的天工技巧,会造出一座座叹为止观的艺术品。行走在春的林间世界里,一棵棵开满繁花的树映入眼帘,红的像血液,白得像云朵,粉的像晚霞。沉重的花骨朵难道不会将树枝压垮吗?美丽的花骨朵难道不会被人摘光吗?一夜之间的花树,更加欣欣向荣,更加繁花璀璨。

踏步在春的林间草地边,一株株碧绿发香的人工草,一把把绿得乌黑的兰花草,一颗颗小如指甲、亮如钻石的细野花深深铭记在心。好像这一切要飞起来,住入我的内心世界。

漫步在春的林间池塘边,一条条细如手指的小鱼苗,一丝丝游荡水间的水草都备受人们喜爱。难道如此可爱的它们也会被肮脏的泥土污染?一瞬之间的它们,游进深不可测的湖水中,享受自由。

成群的鸟儿在树间钻来钻去,倾其所有歌喉唱响美妙乐章。风毫无预兆地走来,唤醒林间的各位,林间物语之声奏响。留下一片清静,换来一阵物语。

幽幽我心,春日悠悠。这美好幸福的春日往复轮回,越轮越清秀,远这春日迟迟在心中保留十全十美的形象。 给一片悠悠春日,换一颗幽幽之心。

篇四:幽幽黄州 幽幽黄州

——评《苏东坡传》的黄州

说到苏东坡,就会想到黄州。

踏过历史的瓦砾,梦中,我见到了那已被修缮保护的宅子,却看不见以往的沧桑与悲恸。东坡用《念奴娇》、前后《赤壁赋》让黄州赤壁熠熠生辉。东坡一生中走过的地方太多太多,可唯有这黄州,令他的

心得到了放松与宽慰,令他惊喜,挥毫泼墨,写出绝世名篇。因为他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地到了这儿。在这儿,他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历史的价值。开始回顾、反省自己的过去,从眉山到汴梁,从仁宗到神宗。他质问自己,质问历史,质问信仰。他寻找精神寄托的方向。他悠哉悠哉,忧哉忧哉,闲适中自省。

传中所描绘的意境或许太美好,东坡是孤独地来的。他离开家眷,来到穷苦的小黄州。他刚遭遇了政治与精神上的失败,心中充满了伤心、愤懑、不解。他此时是一个苦闷的人。

苏东坡的一生,时时刻刻都在自省。此刻,他醉心于诗词、田园与建筑,诚恳地思考自己。这并不是精神上的自我安慰,而是认真地在剖析自己的心性。孤独中,他只能将目光投向自己,将纯洁的真人性用朴实的语言表露出来,在诗词中诉说自己的伤心苦闷。东坡是比孩童还天真的人,他不懂权谋之术,而是坚持自己的抱负,诚心地想做一点事。即使是在黄州,他也思考着,坚持着自己,反省着自己,追求真正的自己。以前的东坡追求的是诗文表面的才华横溢,缺乏深刻的认识。而现在,东坡的诗词已充满了纯洁与空灵。他走向了成熟。

他本人与他此时的诗词一样,不需要修饰,就大气磅礴、豁达明朗。华美的辞藻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前卫空明的哲人的思想谈吐。黄州,成了苏东坡一生中的一个转折点。他在这儿升华了。务农的生活,让他面向于自然,体味那深深的原始哲理。他放弃了对名利的追求,他的心向于宁静与闲淡。正因为这样,在他走出黄州后,才会又大有一番作为。且不论结果如何,他参透了人性与历史,得以被尊为文曲星,光芒耀眼至今。

于是,细流能成江河,拍乱石。这正是思想的魅力啊!超越空间、时间。东坡的性与自然结合下了一个对历史的总结,对人性的剖析,《念奴娇》、前后《赤壁赋》横空出世。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黄尘滚滚,湮灭不了洞达的认知,人性的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