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三十年伤心祭
初三 散文 2200字 75人浏览 最后几天干什么

上、我中学毕业了

中学三年的学习,在人生道路上,本来就是短暂的一瞬;但它却是一个青年成长的较重要的时候,这主要是知识的丰富和发展。无疑,其中却也包含着世界观的树立,人生观的形成等等。总而言之,在中学期间的学业生涯,锻炼了、培养了我。或许,或许我就要离开学校,走上新的岗位的缘故吧,我对她渐渐地产生了一种留恋的感情。不是吗,只要想想:三年来,她教成了我知识,也给了我健壮的体魄,来适应艰苦的学习,还促成了我其他方面的进步。比如,我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了。还有,更值得留恋的,我的老师,人类文明的工程师,灵魂的设计专家们。

夜风吹进窗子,呜呜地响;窗外是繁星密布的美丽高天。我坐在书桌旁,想到了毕业前夕、毕业后的将来。这些长远问题伴着一半幻意,在思维的长河中浮游。

面对毕业后升学还是就业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的内在联系。我想,应该持两样准备。考取了中专固然好,因为我还有机会到专门学校深造,增加知识领域,将来工作时,也就不愁这门不懂,那门七窍六通。只要有学问,我对祖国的贡献就更大。大略到一九八五年,也许人民把我这个名副其实的中专生分配到新疆搞建设,使祖国西北的燎原大地变成塞外江南;或许把我分配到海南岛,同黎族人民一起开发这块古老的万宝山;或许分配到北大荒、台湾„„我把一生交给党安排,人民需要我干,我又能干好的工作,我就满怀信心地干;人民需要我干,但我又干不好的工作,我就虚心学习,边学边干;人民需要的,就是我需要的,人民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算是吧,祖国八十年代要实现和促成的“在国际事务中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台湾归回祖国,实现祖国统一;一定要加紧经济建设,即加紧现代化建设”就要实现了,那会叫人多么欢喜呀!假如我考不上,成绩低劣,就因此偃旗息鼓,能和谁相比呢?“人生无为如粪土”,是的,杜甫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壮志,我难道不能有吗! 光有自卑的气馁情绪,让它压制自己的思想,因而从此不敢再有所作为。所以,即使失败了,也应重整旗鼓,从失败的地方爬起来,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诚然,一时失败,在所难免。况且我国农村也需要有一定知识的人来建设呀,谁能说在农村就都不行呢,我看谁也不能。毛主席、朱老总不都是农民的儿子,从小还种过地吗?可他们却成了扭转乾坤的伟人。 我一想到“读书时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这句闪光的至理名言,心里便豁然开朗了,它打开了我的心扉。联想到这次中学毕业,能升学的也仅在百分之十左右,因此不能说考不上的都不好;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如果你争分夺秒地刻苦学习,并持之以恒,那就一定会胜利。

话说思维的长河,它要我鼓足干劲:拿出你的魄力来,天生我材必有用。争取学习成绩上的高分段,不管怎样,思想上有了勇气,行事便有了指南。在此,我想重申高分段的目的:不是为自个儿出头,而是为建设大地母亲!

学生是应该有知识的。从启蒙到现在,总计八年时间,不学点知识还成?一说出“我中学毕业了”这句话,我就感到自己还是大有作为的;一跨出资阳城关一中的大门,我就觉得新的道路在向自己暗送秋波。这种感觉虽然是飘飘欲仙的,然而行动则必须是脚踏实地的。 正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中华之崛起,我才这样想;一个中学毕业生,也该这样做。 一九八〇年六月二日资阳

下、一则网文引发愤怒对话

今朝人民网《两陪嫁女在新郎家被众男子强行拖走强暴》,海南岛儋州陋习,该杀死坚持这样陋俗的坏蛋,灭绝其种族,恢复我神州。你想嘛,海南岛区区700万人,小小儋州,有几个刁劣人口,杀不绝?

太气人了,美可可的大学生、好端端的中学生,读你们的书,人皮子都没长伸展,当什么屁伴娘嘛。朋友出嫁,拿她们来强奸,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此野蛮,哪个女子以后胆敢

去建设海南岛?去年你们陕西也有玩伴娘,让伴娘上告了。我知道,陕西、山西农村都野蛮,幸亏你在大城市。

哥哥初中毕业作文,就说过建设海南岛,不料几十年后,我在川不动,琼崖的伴娘被海南岛奸射了。桃花次第开,每个男子的老婆,没有出嫁前,都有做无谓的伴娘的可能性,如此陋习不改,一波波奸污完所有海南岛妇女。除非她奇丑无比,男子拉去开灯一照,顿时邪念消除,突然阳痿不举;或者貌若天仙,武功盖世,打遍天下淫棍无敌手,自我呵护贞操,逃脱毒手。

虽然和我四川无关,毕竟中国姑娘,应该一体呵护,不情愿别强行胡来。说明以前几千年,琼崖人包括受害者觉得那是天然,甚至是自己魅力的体现,把无耻当有趣,老子想炸死他!一条平静的消息,把我弄得翻江倒海,气愤不平。

责怪邓效颦总王八蛋,带出亿万大大小小的王八蛋,借助公权、国财或者陋习、帮规群魔乱舞,淫污神州。海南一名刚初中毕业的女孩蕊儿,这个名字引发了我的愤怒。她不该被害,我最喜欢蕊儿这个名字,凡是鉴赏这个名字,都要洗手才能捧读。

建设海南岛,是我三十年前作文;不料我没出川,首当其冲被奸射了的,却是海南自己刚初中毕业的姑娘蕊儿,才18岁,我们枉为汉子了。

北宋苏轼流放儋州,他诗词歌赋里儋州民风淳朴,似无此野蛮的挨千刀的所谓民俗,如此看来,这是倭寇侵占时期流毒未曾肃清,还是改革开放的淫风煽动了淫民假托习俗之名而行奸污之实?浪荡乾坤,文明社会,不管有无此类劣等民俗,公安机关都该雷厉风行,杀无赦,抓无遗,判无漏,胆敢效尤,来十个,关五双,来百兽,囚五十。改革了,亿民出门,百兽进笼,莫要敞放,才是爱民之举。

二〇〇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成都永丰路仰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