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是梦一场
初二 其它 1996字 79人浏览 meiduoer06

实是梦一场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枉凝眉》

《红楼梦》,一部含笑的悲剧。.

不知为何,每当谈到《红楼梦》我就会不自觉的想到黛玉,她性格上的缺陷掩盖不了她叛逆思想的光芒,当她的爱情幸福被扼杀时,表现得那样的勇敢、决绝,她以死向黑暗的社会表示强烈的反抗。至此,她的叛逆性格到了高峰。一个美丽、柔弱、勇敢、决绝的悲剧形象,便深深铭刻在读者心中,屹立在中国文学史上。

泪是她诠释心情的唯一方式,伤心了哭,害怕了哭,生气了哭,高兴了也哭,感动了还是哭。说女人是水做的就是指她吧!母丧父病,家道中落,不得不投靠于贾家。纵然是受姥姥的百般疼爱,在封建的背景下也算是寄人篱下,那个时代的女子有才有思想却更受束缚,她爱上了贾宝玉,从此总算有了精神寄托。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读动了宝玉和黛玉的人生,知道了他们的生命就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悬念和猜测,没有留给我们任何的遐想,看到宝玉的那一刻我们就知道了这样的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没有什么权利去指责什么人,因为一切都是那个社会所造成的。在那样一个社会中,在那么一个大家族中,我们接受了黛玉的残死,接受了宝玉的玩世不恭,接受了这个家族的沦落。童年的幻想,全在废墟中毁灭。昔日的光荣成了嘲弄,创业的祖辈在寒风中声声咆哮。一堆废墟把昔日所有的是非成败、辉煌灿烂一股脑地打成包,尘封在逝去的岁月中,感怀伤时,是啊,当这样一个大的家族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中静静的逝去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是什么?小说中凄美的爱情故事,亦或是贾家的人物之间的恩怨情愁?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都不得不让人对人生有新的思考!“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

黛玉的为人处世在那个复杂的侯门家庭里,显得不合群,也不得人心,所以这为她悲惨的结局添上沉重的一笔。“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墓,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是黛玉的《葬花吟》中的诗句。这是黛玉葬花时,借花暗示自己的遭遇和状况,情有所触,有感而发的。

我愁,我愁你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只能做个风流才女,只能做个被“女子无才便是德”束缚的闺中女子,只能做个被封建礼教左右的弱女子。

我伤,我伤你被世人认为你小心眼。可是他们“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他们看到了你的小心眼,却看不到你的坦诚。他们看到了你的表面,却看不到你的内心。他们看到了你的短处,却看不到你的“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要能像你这般坦诚,也许只有神能做到了。

我恨,我恨你这般貌若天仙,心地纯净之奇女子只能泪别人世!葬花人啊,“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痴情人啊,“愿依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苦命人啊,“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当你泪落尽的时候,你做到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是,我还是恨,我恨有情人不能成眷属,我恨有情人不能泛舟西湖,

我恨有情人不能浪迹天涯!你们不成神仙眷侣……你们之间仿佛是“人生若此如初见。”你们之间只有交集却没有结果,你们之间仅有凄惨,连化蝶双飞的不能!黛玉,你恨不?是否与我这般?

纵观红楼梦,这块石头沾染的胭脂味还真不少。爱情的产生有一千种开始,但结局却只有两个,而是曹雪琴的高妙之处就在于,爱情的产生有一千种开始,结局去都是红颜易老,人去楼空。说老实话,我真有点幸灾乐祸了,但是反过来想一想,这又是一部悲剧,我细读一些中外文学名著,大凡流传下来的,几乎无一例外全是悲剧。从卡西莫多到宝玉,从羊脂球到阿Q ,以致于今日泰坦尼克中的杰克和露丝,都是悲剧人物。正义战胜邪恶只能在动画片中存在,没有哪朝哪代的赞歌流传下来。特别是中国的《水浒》,《三国》,《红楼》都遵循着开业艰难后,强劲攀升,接着平稳走势,最后直线下跌的原则。这又恰与工商管理硕士MBA 教程中所描述的一般产品发展规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的规律又仿佛与此紧密相连。一种文明当其跃上顶峰就必将走向衰亡,的确,照现在的环境发展,人类终究有个尽头:难道这是宇宙亘古不变的定理吗?难道这是继柏拉图哲学中" 事物模样的精神模式或抽象模式一定" 理论之后, 又一种新模式吗?那么如此说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的爱情,是真正的空中楼阁,遥不可及,幸灾乐祸之后,就剩下独自悔过了,呵呵,年长的老师曾经说过:人生就是偶然的堆积。我们所追求的不一定是我们可以真正得到的,所以,苏东坡的“一蓑烟雨任凭生”生活态度真是值得我们认真的思考„

《红楼梦》,常读常新,人人有感,次次有悟才是它的不朽魅力。

《红楼梦》,博大精深,发人深省。

《红楼梦》,实是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