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开了,却还是冷的
初一 散文 772字 138人浏览 Mcoin

文/五月菱花这个春天并不暖和,真的是春天来了吗?过冬的羽绒服还没有脱下,满枝的桃花已经朵朵。不经意间,草坪开始绿了起来。可能是我过的太匆忙,忽视的太多。我并不是个粗心的人,但我的的确确疏忽了这个春天。我生病了,是一场大病。所以这个三月才走的太匆忙,我都一直呆在病痛里。不是,应该不是病的特征。因为我并没有吃过一粒药片,半瓶点滴,更没有去过一次医院。但我是不舒服的,好几次心痛的厉害,像有人拿着针在我的心上一针一针地扎。我是个不做梦的人,也从来没有过半夜醒来过。可是,三月,这个春天。我开始做梦了,而且天天在梦里。不愿醒来,明知道是个梦,却死死地睡着,睡进梦里。这个梦,我常常醒来,是半夜或是凌晨。失眠好久,直到把自己累得,再进入梦里。我又会回到那个梦里。桃花开了,我看见了桃花。是个美丽的天堂,有个女孩,总在嘻嘻地笑着,笑声好甜,笑声好甜。把我深深地吸引,我不愿醒来。那里是春天,我并没有穿冬装。很温暖,很温暖,就连轻风拂面也一样温暖。闭上眼睛,慢慢地躺进桃花丛里,均匀地呼吸,感受那份梦里的惬意。还有那个梦里的姑娘。如果可以,我愿意活在梦里。可,生活里没有如果。桃花开了,是真真实实的开了。为了证明我不在梦里,我用力地掐自己的胳膊。我是有知觉的,很疼,很疼。但我,我还穿着冬装,并不像梦里那样。我是冷的,一直在瑟瑟发抖,像冬天一直都在,并没有远去。我故意把鼻子凑在花枝上,用力地嗅嗅花香,摸摸花瓣。我怕还在梦里,我穿错了衣裳。一个中年人向我走来,穿的很清凉,又匆匆而过。擦肩的一瞬间,似乎在说,年轻人还冷吗?我看看和我同样赶时间的行人,他们各个都已经换上了春装。每个人都不在像冬季那样心宽体胖,也不再把自己包的像个粽子似的。而我,还依然在冬天。从那天开始,我的冬天一直在延续。我不知道,它还要多久?梦里的姑娘,能告诉我,何时解去我冬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