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时光飞逝
初二 散文 664字 49人浏览 czlczl1986

看《神雕侠侣》结尾,洪七公与欧阳峰墓并立。

不觉叹息,人生一场,终将黄土一抷。

岁月如刀,无论多么笑傲江湖,还是寂寥平淡一生,终将没入时间的洪荒里。

这样想着,不觉黯然,徒增悲观之气。老杜曾自伤云:江上形容吾独老。这是一个人的自怜。想他在安史之乱的苦痛后在浣花溪边尚能自在娇莺恰恰啼,亦明白人一生总是在悲与欢中往返。

生命里能自持的少矣,哪怕庙里的住持或方丈。那《少林寺》的兵火、牧羊的少女与寺僧一样的儿女情长。

因为绕不开,便也只好做一个寂寞里奔驰的猛士,如鲁迅先生。匕首投枪的辛苦里他一定也怀念过社戏,想起了闰土,想起了百草园,一定亦想起了曾经在绍兴会馆抄古碑。从玲珑少年到文化战士,未曾一刻停歇。人生的辛苦如此,有时抄抄古碑亦是好的,是一种休整,是茫然与苦闷中的梳理,所以才会有生命之后的鲁迅公园。

日子如推石上山的西绪弗斯,偶一松驰就人仰马翻。只有内心置田园,在弹琴复长啸的情怀里,在采菊东篱的情绪里让心灵长一双慧眼。

行行重行行。日暮乡关,烟波江上,或是禅房花木里,旧梦隐约。在孤独里跋涉,到鬓亦星星时,阶前点滴的你我又有几个敢说花枝春满。

倒是托体同山阿是一种达观。

生活里总有火焰山,即便没有九九八十一难,我们渐渐悟到:苦就是禅。

这让我想起李若禅,画艺里成长浸满悲欢。

秋风又起,处暑之后就一直很想悠然睡眠,很想如老杜般在四川筑草堂,也能遥思长安。在和平里一夕安寝,只是这很难,从进入九月,几乎没有一天恬然入眠。

终于从一场昏沉里醒来,有一些胡思乱想的意味。不知不觉回到了落叶般的情绪里,一些计划,完不成就完不成,就这样任时光飞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