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26
初一 记叙文 1675字 69人浏览 xzh278245121

童年记忆26、家事

我的幼年时光,在十岁之前几乎没有瑕疵地完美,有着孩子所该拥有的一切美好,可是这种美好在二姐夫来到我家之后完全变成了另外的生活模样。

依照养父的意愿,二姐找了一个丈夫上门伺候父母。大凡违反常规的事物,总是有着不大好的地方。一般的人家总是把女儿嫁出去,养父却偏偏要把女婿招进门来。既然招进门来了,就该像一家人地把日子好好地过下去。我想,不管是养父还是二姐夫,心里都是想着要过好日子的。可是,事情往往不会依照人们所希望的样子向前发展,甚至好多时候生活还会朝着一个相反的方向发展。

当二姐夫来到我家之后,一开始养父和二姐夫之间就出现了某种不和谐的气氛。所有的恶劣事件都有一个微小的起因,养父和二姐夫之间的不和谐,首先在不尽相同的生活习惯上表现出来。我家历来是个勤劳的人家,通常总在天不亮前就会起床,可是,不到二十岁的刚刚新婚的二姐夫却像是起得比较晚一点,于是,养父开始对着二姐夫说起了他对庄家人的要求,养父说:早起三皇,迟起三光。说:瞌睡少睡点,庄稼长绿点。对于养父的训话,二姐夫像是不以为然的,甚至从心里生出些许的抵触来。于是,养父的训话严厉起来,二姐夫的抵触也就明显起来,终于有那么一天,这样的训话和抵触开始演变成争吵了,而且争吵开始不断的升级,后来就恶化为大骂了,以觉不出的步骤,事情开始发展成了打斗,终究是酿成了无法挽回的两个家族的斗争的恶果。

记忆中,好好地吃着饭的养父和二姐夫不知怎么的就会掀翻了饭桌,莫名其妙地扭打在一起了。养父常年疾病在身,显然不是二姐夫的对手。可是,养父站在道义的一方,所以,二姐和妈妈就帮忙上去把二姐夫按在地上了,甚至刚满十岁的我,也在村人的唆使下,将火塘边的柴块朝着二姐夫的身上劈去了。每一次都是这样,二姐夫像是知道自己的不好的,只就是性格如此,或者说习惯如此,所以虽然一家人合伙把他按翻在地,甚至还会吃点皮肉之苦,可事过之后依旧干活种庄稼,像是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事情总是这样,有着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打斗的次数多了,四邻的人也知道的多了,因为面子,因为自尊&&二姐夫总该是在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想法的,于是,在某次打斗中,二姐夫也就狠心把养父按在地上不放了,或者也对养父加以拳脚之举吧。这样事情就升级到另外一个境地了。

养父叫来了族里年富力强的壮年男子,开始对二姐夫进行另外一种方式的教育族里的壮年男子开始在我家的堂屋里对二姐夫施以拳脚,甚至这样还不过瘾,又将二姐夫从屋里如同拎起一只公鸡般提着丢出门外,再从门外用脚踢回屋里来。如同玩着一个有趣的游戏,二姐夫不过是族人拳脚之间的玩物而已。奇怪的是,整个事件过程中,二姐竟然一语不发。二姐难道不心疼自己的丈夫?二姐难道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对的吗?或者二姐只是在强大势力面前不敢言语?对于二姐的沉默,我无法找出恰当的理由,我只能说,二姐是个笨女人。

可以想见,事情虽然以二姐夫的服输而结束,而且表面的生活也像是比以前更和谐了,

而那暗藏着的怀着仇恨的种子开始在二姐夫的心中生长起来了。二姐夫的仇恨在养父去世后开始从他的心中冒了出来二姐夫开始对养母和二姐进行报复了。对于我,二姐夫倒没有做过什么,大概在他看来,孩子的作为是可以原谅的吧。

场景和从前打斗的场景惊人的相似,总是在吃着饭的时候,二姐夫就会猛然地掀翻桌子,开始对二姐进行拳打脚踢,甚至跑出门外的二姐的腰部,还被二姐夫随手扔出的菜刀追赶,因此而长出了一尺多长的一个口子。事物总有它的因果关系,而且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不断演化着。如果仅只是二姐的腰部划出口子,实在说来,二姐是该同情,却也不是无故留下的伤疤。可是,二姐却以另外的方式将事物向前推进着他们的孩子,在父亲的残暴下,又在心中生长出仇恨的种子来了。场景依然和从前惊人的相似,女儿和儿子站在弱势的母亲一边,开始展开了和孤立的父亲的战斗。唉! 唉!哀!生活竟然变成了这样,有什么办法呢?离婚吗?这是唯一的出路,然而,无论是二姐还是二姐夫对于这样的出路都是无法接受的,在二姐夫来说,像是势必要穷其一生来寻回他曾经遭受过的屈辱,在二姐来说,像是不怕挑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