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一滴泪
高三 散文 2193字 166人浏览 xzaqw23698

天使一滴泪,仅仅是一滴泪,那泪,千年一颤,绿了三湘大地,最绿的,就是张家界。

来湖南出差已经三四天了,对于仙境一般的张家界的向往更是与日俱增。睡不着,还是睡不着。好不容易捱到4月19日,午饭后,只得狠狠心,推却所有的事,约上三五文友驱车直奔湘西北的方向。游张家界,主要是看什么?当然是张家界的山了:“天下奇山”、“天然雕塑园”、“天兵出征”、“十里画廊”……一路上,我的脑海里反复跳跃着这些词汇。张家界,难道真的是天使的一滴眼泪吗?

游玩只能安排在4月20日全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大早,当地的朋友就给我们派了一辆小车上山,顺道又接了市里的一个导游小姐。半途,导游小姐忽然望望车窗外说:“哎呀,今天是阴天!大家下车时别忘了带伞,小心下雨!”果然,在张家界景区吴家峪口门票站前的小广场,当我们不以为然地下车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一丝丝一缕缕的薄薄的水粒儿。“下雨了!”我们边慌忙撑伞边说。导游却习以为常地纠正道:“这不是雨水,是雾啊!在张家界,‘十天九雾’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细细看看,的确是雾,零零星星的水雾,远山近峰,四下飘散。朦朦胧胧中,一如少女般清秀、清明的张家界便向我们姗姗而来。我想起了两个字:忧郁。这雾,这女子,这时刻,都应该是忧郁着的吧!

上得山来,端坐在环保型的中巴车内,一行人遥望车窗外影影绰绰的山色,方才知道张家界的雾气之大。行至著名的“十里画廊”景点时,雾气浓得似乎化不开了,风一吹,宛如一道道洁白的纱幔似的在飞舞。可眨眼之间,那纱幔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3103座的石峰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点痕迹都没有了。然而,美并没有走远。推开窗玻璃,我看见一粒一粒的雾水扑面而来,细细的,尖尖的,滑滑的,凉凉的,好像少女密匝匝的心事,好像少女绵长长的忧愁,好像少女的情歌。只一下,整个人整个灵魂都湿了醉了,都掉进了这幅画里。忽听见导游小姐叹了一声,又叹了一声,忙问何故。她说:“真是太遗憾了!这么美丽的景点都被雾挡住了,什么都讲解不成了,唉……大家如果不是赶上这样的鬼天气,该有多好啊!”我知道,她遗憾的怕是自己的口才派不上用场了吧?算了,不听也罢。

和我一样,雾里的张家界也应该是忧郁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号称“世界第一梯”、高326米的“百龙”天梯上,在奇峰险要的迷魂台山道间,在对“天下第一桥”天然石峰桥的仰视中,在袁家界的土家吊脚楼下,雾,始终引导着我们一步步走进原始,走进一个个神话故事。宛如几千年以前的那个天使、那个忧郁的湘西少女,相约相伴,一路无语。这样的天气里,在张家界369平方公里的大野上,我不知道传说中的武陵峰林是什么样子,不知道现实中的金鞭溪到底有多美,不知道千里相会的夫妻岩是否真的感天动地,不知道天子山御笔峰是否再现“好莱坞”大片《阿凡达》里的惊险神奇。只剩下了雾,无边无际的水雾,越来越细密、越急切的水雾,斜斜的,弯弯的,湿了眉眼,润了衣衫,即使是一个个都打着雨伞,也无疑是徒劳。在上山爬山过程中,有人忙着用数码相机拍照,但在回放时总是摇摇头删掉;有人小声地问着导游这样那样的山峰的典故,在想象中对照现实中的一峰一景。也难得导游在喘息间不厌其烦地一一作答。我倒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时下,大同小异的旅游景点已经使我们的眼球麻木了,神奇的山水风光已经被过多的商业包装变得越来越俗气。相反,寻找大自然的原始、古朴倒成为了现代人的一种共识。面对水雾浸染的张家界,好像中国画一般的张家界,我的心灵是清明的,这个世界是清明的。清明是一只飞翔在时间之外的小鸟。

朦胧是一种忧郁,忧郁是一种美,发现美,也当属于画家。

雾越来越急,越来越急,自然而然,雾演变成了一场薄雨,小雨,毛毛雨,不动声色、密密麻麻地下着,宛如湘西女子正织着土家的布面,一经一纬,一送一顿,织着一场忧郁、绵长的春天。我们在山间行走,青黛色的山峰缥缈若现,云雾间的建筑缥缈若现。猛回头,鸟瞰盘山道上正在移动着的四方游客,宛如一只只五颜六色的蚂蚁一样,在群山峰林中品读着人世间一场巨大的寂静之美。返程途中,我们改乘天子山索道,果然,一座座石峰大山藏秀,一列列天兵指点江山,人在其间,宛如在天堂里漫游,不忍归去。天上人间,天使是唤醒每一个灵魂上路的人,是第一个带给我们祝福的人,是发现美、传播快乐的人。但是,天使却在三湘大地上流下了一滴泪,那泪,就是张家界。所以湘女最多情,所以湘竹斑斑泪,忧郁成一种守望千年的沧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到门票站的时候,已是傍晚。突然之间,雨停了,雾散了,神奇的张家界渐渐显现出她的大美。我们不禁哑然而笑,然后,是无边的遗憾。导游小姐看出了我们脸上的表情,说:“这样吧,我做为一个湘妹子,给大家唱一支张家界的情歌好不好?”我们齐声鼓掌。她便很羞涩地唱起来。歌词记不全了,大意是“阿哥要下山,阿妹舍不得;下次若回张家界看俺,一定不要走路——坐车——开车——坐飞机来,阿妹心疼俺的阿哥呀”。坐在后排的张国领急了,忙问:“这也不能来,那也不能来,你让我们咋来看你呀?”导游小姐接着唱道:“下次若回张家界,一定要从梦里来。”片刻醒悟后,我们都大笑起来。再让她唱一些别的,她大概是生气了,索性一言不发。这样,一直赌气到我们和她的分别。

入夜,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白日里张家界的云雾,盘旋着她那忧郁的眼神,辗转反侧,睡不着。后来在半睡半醒里听见了一阵阵蛙鸣,就再也睡不下去了。

不如不睡,想想那山、那人、那情歌,吸了二三支烟,倦意渐渐又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