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圣陶不教孩子作文
初一 散文 2字 408人浏览 力雨弥巷

叶圣陶不教孩子作文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去北京参加民进中央举办的经验交流会。我们下榻在劳动大厦。凑巧的是,叶圣陶先生的长子、时任民进中央副主席的叶至善先生和我住在同一个楼面上。

一天,晚饭过后,我邀请叶至善先生到我房间小坐片刻。‚三句不离本行‛,闲谈时,我请他介绍小时候叶老是怎样教授他作文的。他带着浓重的苏州口音说:‚不教的。‛我感到好生奇怪,叶老是个作家、编辑,又是个教育家,十分重视对孩子的启蒙教育,怎么可能‚不教‛自己的孩子作文呢?

叶至善先生见我有些疑惑,说:‚你是搞作文教学的,我说给你听,我父亲这么做,到底是算‘教’还是算‘不教’?‛

原来,叶老从不给孩子教授作文入门、写作方法之类的东西。他仅要求其子女每天要读些书。至于读点什么、悉听尊便。但是读了什么书,读懂点什么,都要告诉他。除此之外,叶老还要求其子女每天要写一点东西。至于写什么也不加任何限制,喜欢什么就写什么:花草虫鱼、路径山峦、放风筝、斗蟋蟀,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听人唱戏,看人相骂……均可收于笔下。

纳凉时,叶老端坐在庭院的藤椅上,让孩子把当天写的东西朗读给他听。叶老倾听着孩子朗读,从不轻易说‚写得好‛与‚写得不好‛之类的话,比较多的是‚我懂了‛和‚我不懂‛。如若叶老说:‚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不懂。‛其子女就得调遣词语或重新组织句子,尽力让父亲听得明白。直至叶老说:‚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懂了‛时再继续读下去。

叶至善先生介绍到这里,问我:‚贾老师,你是教孩子作文的。你说,我父亲这么做算不算在教我作文?反正,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学会作文的。‛

听叶至善先生这么一说,我茅塞顿开,这正是教学生‚自能作文‛最好的注脚。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颇受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