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美涪陵
初二 记叙文 1064字 244人浏览 若空空空空

渝东距重庆三百里的涪陵,正当长江和乌江的交汇处,本是古巴国的都城,也是巴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据说因其境内的乌江古代曾一度叫涪水,这里又是古代巴国祖坟所在地,故得名涪陵且自汉时沿用至今,现今涪陵概因盛产榨菜而知名。

我不是吃货,虽从不介意美味的诱惑不抵制佳肴的攻击,但因自小习惯了淡饭粗茶,故对珍馐佳肴精美食物便知之少、体验少,自然也就缺乏美食方面的知识。比如这涪陵榨菜与其它地方榨菜区别到底在哪里、差别有多大,我就说不清也道不明,之所以常爱买来吃,只是因为别人都说好,我相信人民群众;也因为卖的榨菜似乎多都号称是涪陵产,因此,我就自然而然买而食之了。曾问涪陵的地主那里的榨菜为什么好,回答是:因为水土好。

到涪陵,首先打眼的是水,关注的是水,得到的最深印象便也是——涪陵最美是乌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提起乌江,首先就联想到那是一条气势磅礴雄性的江。因它发于贵州、二千多里的河道多穿行于深山狭谷中,流域喀斯特地貌切割强高差大,江水像一条乌青色的蛟龙奔腾在峡谷中,便形成了流急、滩多、谷狭的“天险年红军长征时在狂风雷电的如墨夜色中浴血成功抢渡乌江,从而获得了战略的主动,“乌江天险重飞度”便成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典战例。提到乌江,人们也会联想起项羽兵败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于乌江的场景,其实项羽的故事是在安徽和县的乌江镇,与流经涪陵的乌江并没有关系,但这男人气概的乌江水总让人无法不联想起“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豪气!

但是,在涪陵,我看到的乌江却是另一种风采。站在坡坎上的城区望去,一川江水从脚下默默的傍城流过,静静的似动非动几难看到波纹,可能因了含矿物质多,悬浮物质对绿光吸收弱,所以那水虽清却似不透明,翡翠般深绿泛着明亮,只是软软亮亮在涧底河道里,柔若锦缎温润如玉,让人顿生怜爱,情不自禁会涌上伸手去抚摸、敞开胸怀去拥抱的情愫。

长江水大名大,但其色浅,在这叶落草枯的素颜季节里便平淡;与它相会的乌江水势小,但色彩分外的亮眼。如果说初冬的涪陵城是一位素装的美眉,这乌江便如其颈上一根飘逸的彩巾,点化出了蓬勃的生机和娇艳的韵致。我想,若是姹紫嫣红的春、骄阳似火的夏、金穗飘香的秋,这碧绿的一川清流又会装点出怎样迷人的风采,怕真是“想来也是醉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眼前景色和想象的结合,让我更感知了乌江是“天险”,更是“天秀”,它装点出了这座城别样的味道,这水这土养育了这一方女人的晶莹婀娜、男人的耿直豪爽,也孕育出这里的美食和文化,乌江升华了涪陵。

世界上的人和景与物都有多面性,只有全面的了解和体会,才更能感知其丰富多彩的魅力,会更有利于走向人生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