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唐朝
初二 散文 1131字 768人浏览 hfutfan

梦回唐朝

仙乐飘飘,羽化登仙一直是我对大唐的印象。然当我虔诚地抬着头,寻找着大唐的银袍与彩霞――梦里――回到了唐朝,才潜意识地认识到那是一个失败的时代与国度。

抑扬有致的声腔飘浮在回旋的江面上,撞在湿漉漉的山岩间,苍凉而悲忿。纯银般的声音找到了,一时也忘却了李白的轻捷和潇洒。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李世民燃亮生命之火,纵横驰骋,开辟了唐朝无边的疆界。于是,也就注定了李白的豪迈和杜甫的忧郁之争。 大唐帝国的一缕夕烟袅袅升起,孤寂的案台落满了李白的雄浑和杜甫的悲叹。

不如归去。佛的明灯照耀在中唐的深夜,一枝红艳北倚沉香亭。常得君望带笑看。那里,唐玄宗凸显岁月的浮雕之外,成为一处孤绝的风景。他不仅经历了大成功,而且经历了大失败。不仅为唐朝带来了大繁荣,而且带来了大混乱。大唐的荣耀和耻辱都在他的岁月里聚焦,至喜至悲都在他的人生里浓缩。然而他败了,彻底地败在了马嵬坡――败在了那个名叫玉环的女人手中――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伟大与渺小交融,显赫和悲凉同在。

似乎瑕不掩瑜的希冀没有发生在玄宗的身上。他的失败掩盖了他的成功,他的失败更为大唐遮上了一片阴影,划下了一道不可抹灭的伤痕。就连那些文人也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面纱。李商隐冰簟银床梦不成,就连后来的杜牧也骑鹤下了扬州,宁愿十年一觉扬州梦。

快乐的表面,覆盖着深入骨髓的寒意。合上厚厚的中唐,晚唐是那么幽深莫测的水域,不管是哪种颜色的结局都被永远流放。晚唐的前边没有险滩,后边没有荒漠,因此虽然幽僻却谈不上什么气势,但始终比较滋润的生活方式与战争让它保留了太多的废墟和遗迹。因此,也多次听出了大唐历史的浩叹和玄武门血泊中的呻吟。

堂皇转眼凋零,喧腾是短命的别名,命运总是跟人开玩笑,历史也总是捉弄志士仁人。由开元到天宝,张九龄罢相,李林甫上台,唐王朝也已今非昔比,贤能之人想说什么做什么都已不可能了。这是国家的不幸,时代的不幸,注定了杜甫一生宏图大志的落空,只留下风雨飘摇中的草屋,化作千顷浪涛一叶扁舟,沿着那缕残烟向唐朝的最深水域漫游。只是时间一长,这片河山对诗人们的庇护力日渐减弱,他们的船楫时时搁浅,他们的衣带经常熏黑,他们由高迈走向苦吟,有苦吟走向无声。唐朝,还留下几个诗人?

李白沉思,杜甫无语,因为他们都败了。像两个浑身湿透的弄潮儿回到了一个宁静的港湾,像两个筋疲力尽的跋涉者走进了一座冷寥的庭院,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李白和杜甫被湮没在大唐的华章中,作为诗人本身并没有败,只是历史的路程和现实风貌让这两类人显得平实而狭窄,让他们在黄卷青灯间搔首哭吟。 失败是历史进步身后寂寞的影子: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梦回唐朝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