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看半开,酒饮微醉
初二 散文 618字 303人浏览 Luckdog_Li

现在已经很少见半开的花了,不是正在怒放,就是早已落了一地。落花终究是不好的,不是说“落花风雨更伤春”么,也有人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呢,甚至那个姓林的姑娘还哭着“一朝花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将落花埋葬。虽说花落了才有果的存在,可那毕竟是另一回事,况且还要经过漫长的等待,人们大多是会把心思放在眼前的事物上的。同样,就算来日果实成熟,也没几人想到那缤纷的落英。

落花如此,怒放的花也好不到哪儿去。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日不如一日娇艳,飞离枝头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却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也是很恼人的,然而这就是自然,是天道。我曾经暗自庆幸玉兰花被人摘了去,那反倒是不自然的。未开时无趣,盛开时妖艳,最美的是那半开之花,给人无限遐想,也最耐人寻味。

观花犹如饮酒。有那么几次,同坐的人操持着大家喝酒,相互之间看对方杯中还有多少,多的人是不肯和少的人喝的,非得倒得和他一般多不可,好像多喝分毫就吃多么大亏似的,那就不喝好了嘛,可他总能说出你不能推辞的理由来劝你喝。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双方酩酊大醉,不知东南西北为何方,真不知所谓何来。碰到这样的酒友,我经常是早早溜之大吉,跑到角落里昏坐装醉的,要不然,非得出了洋相不可。每当此时,经常想起与师兄弟的相聚,全然没有那么麻烦,举杯畅饮,虽也免不了一场大醉,但境界不知高出多少。可醉成那样终究是不好的,怎比得二三好友,一两瓶、三五两、来的优雅酒,还是微醉的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做人也是一样,不温不火、无过无不及,自在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