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额影评
初三 散文 3114字 134人浏览 gwylhy

霸王别姬影评 电影《霸王别姬》,改编自香港女作家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张丰毅、巩俐主演。本片由汤臣电影公司和西安电影制片厂共同投资拍摄完成。全片影像华丽,兼具史诗格局与深刻的文化内涵,讲述了两个伶人的悲喜人生,并掺合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发展。影片长达171分钟,于1993年01月01日(香港)上映。

身为窑姐,小豆子的母亲无力抚养孩子,只能狠心将小豆子送到梨园谋生。古时戏班训练手段严苛残忍,身世不干净的小豆子既要忍受师傅好心却暴力的训练,又遭同伴孤立,还好有大师兄小石头帮扶,才一天天挺了过来。在保护与被保护中,二人的关系超越朋友,超越兄弟。天生丽质的小豆子被选作旦角,却分不清假戏与真实生活,不愿在戏中“承认”自己是女儿,几次遭师傅毒打。终于,在另一名戏童的引诱下,小豆子出逃,而一心疼爱他的小石头也不忍见他受罪,所以冒死相助。成功逃脱的小豆子偶遇京戏名角,听了一出霸王别姬,意识到只有苦练才能成就艺术的他返回戏班。戏班里,小石头正因放走小豆子二人的事挨打,为保护师哥,小豆子决然担下责任,而师哥不忍看小豆子挨打竟与师傅打斗,混乱中与小豆子一同逃走的戏童小癞子因惧怕刑罚而自尽,最终,经历生死之劫的小豆子明白了师傅的苦心教诲:“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权贵,必得人后受罪!” 但是,他仍分不清假戏与真实生活,总固执地念错戏文,在连他最爱的师哥都狠狠用武力要他“承认”自己是女儿后,他在潜意识里彻底相信自己就是女儿。那个时候的戏子是下三滥,小豆子在一次演出后被人(太监)凌辱,悲痛中,偶遇弃婴,感到同病相怜的小豆子执意带回戏班,却不知这个孩子终成祸患。

春去秋来,几年后,小豆子与师哥合演的《霸王别姬》名震京师。小豆子艺名程蝶衣,对师哥的感情正如虞姬——从一而终,而艺名段小楼的师哥只把蝶衣当弟弟,不仅不懂他的暧昧,更在冲动下答应要娶同样命运多舛的风尘女子菊仙。蝶衣随即和菊仙争风吃醋。在意识到大大咧咧的师哥对他们俩的过去非常淡漠后,蝶衣欲与段小楼决裂。在一次演出中,段小楼刚要穿戏服却被一伪军士兵抢去穿在了一个日本军官身上,段小楼随之与那伪军士兵发生争执,用茶壶砸伤了士兵,然后就被关押在日军大牢里。程蝶衣为救师哥委身为日本人唱戏,却被不明事理的段小楼误会。段小楼一气之下真的娶了菊仙,而蝶衣则在绝望中投向此时身边唯一欣赏他的官僚袁世卿,任自己沉沦。二人斗气,被师傅教训要他们和好,菊仙阻挠,并且暗示蝶衣在吸食鸦片,问做师傅的管不管,隐晦地表达了师傅偏心,这惹狂了段小楼,要打菊仙, ,菊仙气急说出自己已有身孕。后来师傅猝死,蝶衣和段小楼两人又重新收养了蝶衣多年前带回来戏班的弃婴小四,勉强和好。

抗战结束后,两人被迫给一群无纪律无素质的国军士兵唱戏,后来因士兵以汉奸罪为名把蝶衣抓走,段小楼与士兵冲突,混乱中菊仙流产。段小楼倾力营救蝶衣,低声下气去求曾经玩弄蝶衣的官僚袁世卿。菊仙要蝶衣说谎苟且求释,并将小楼不再与蝶衣唱戏的字据给蝶衣看。于是蝶衣在法庭上始终不屈,却因其技艺被国民党高官营救。解放后,两人的绝艺并没有受到重视,误尝鸦片的程蝶衣嗓音日差,在一次表演中破嗓,决心戒毒,历经毒瘾折磨后在段小楼夫妻的共同帮助下终于重新振作。却被当年好心收养的孩子小四陷害,小四逼着要取代他虞姬的位置与段小楼演出,段小楼不顾后果罢演,蝶衣为了大局劝他演,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段小楼最终进行了演出。蝶衣伤心欲绝,从此与段小楼断交。

文革时,段小楼被小四陷害,并逼他诬陷蝶衣,段小楼不肯,被拉去游街,此时蝶衣却突然出现,一身虞姬装扮,甘愿同段小楼一起受辱,段小楼见蝶衣已经自投陷阱,希望能保护菊仙而在无奈中诬陷蝶衣,甚至说他与人鸡奸,蝶衣听后痛不欲生,以为段小楼只在乎菊

仙,又看到自己所怨恨的菊仙此刻竟在可怜自己、帮助自己,便将所有的愤懑发泄在菊仙身上,抖出菊仙曾为娼妓,段小楼因此被逼与菊仙划清界线,说从来没爱过菊仙,菊仙绝望中上吊自杀。

历尽沧桑的程蝶衣和段小楼在十一年后再演(排练)《霸王别姬》,蝶衣情感依旧,却蓦地被段小楼提醒:自己原来终究是男儿。是的,自己是男儿,对段小楼的爱情都不过是一场美好而痛心的奢梦,终于梦醒,却将身心都已倾献。不愿梦醒的蝶衣宁愿像虞姬一样,永远倒在血染的爱情里——从一而终,他用自己送给段小楼的宝剑自刎了。这时,段小楼才终于意识到,他对蝶衣,蝶衣对他,都不仅仅只是兄弟„„

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程蝶衣,段小楼还是菊仙和小四,他们都有明确的目标,鲜明的性格特征和完整的动作线,这就使得电影中的意志冲突非常强烈。《霸王别姬》中的段小楼,一生扮演了三种身份,成全者小石头,拯救者霸王,背叛者段小楼,从一个拯救者蜕变成为了一个背叛者。程蝶衣也经历了三次艰难的人生抉择:小豆子——确立人生信念。从苦难中找到戏剧理想和人生位置。程蝶衣——唯美主义的人生观。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虞姬——反抗现实社会,拒绝现实人生。从戏剧人生中惊醒后,毅然在戏剧中结束自己的人生。这里边的每一次变化,都有一次全新的定位和命名。

全片的大多数情节,其实仔细分析起来都是由性而起,这可否理解为本片的叙事动力?而作者也在文中对性意识的理念进行了表述。第一次,小豆子入张府,吓得说要尿尿,张公公取出一个水晶缸,暗示在太监的眼里,男性器官是多么珍贵。第二次,袁四爷请程蝶衣吃“姬别霸王”,从龟颈取血,暗示阉割性器官,在袁四爷眼里,男性器官应该割舍。两个玩弄程蝶衣的权贵有着完全相反的性意识。

关于性暴力,导致性倒错。第一次,母亲为送小豆子进班学戏,斩断他的六指,暗示着阉割。第二次,那坤叫小豆子唱《思凡》,小豆子总是念“我本是男儿郎”,小石头用烟袋锅捅他的嘴,暗示着性强暴。性扭曲,先来自母亲,后来自师父师兄,编剧强调造成程蝶衣的性倒错的压迫和诱因,来自一种伦理纲常下的“爱”。而片中所有的恩怨情仇则来自于这样的“爱”。

《霸王别姬》人物性格的符号化取向与绣像式,脸谱化的戏曲传统是一脉相承的,电影语汇的符号化表述,也与戏曲的符号表述达到高度一致。在叙事方法上,明显带有传统戏曲的史诗性叙事的特点,偏向于故事有头有尾,情景戏剧化,人物命运传奇化等等。这部影片为电影民族化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叙事范例。

一个王朝的兴起与灭亡,掌权者的野心与游戏,永远都是凌驾于众人之上,服从于自己的逍遥。当一种新的文化替代旧文化,滋生心中大半辈子的旧文化的认同者,却怎么也放不下。大清国灭亡之际,国学大师王国维选择了跳湖自杀,以生命来祭奠他所忠守的文化,“知识分子总是不同寻常,他们总要在政治军事的折腾之后表现出长久的文化韧性,文化变成了生命,只有靠生命来拥有文化了,别无他途”,传统与艺术的颠覆,慢条斯理与非理性的巨大反差,带给蝶衣的是什么样的打击,小楼是俗人,爱情与兄弟虽是苦心经营,待到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外却也是拿得起放得下。菊仙与小楼却没有小楼来的潇洒,因此生活的也更加痛苦。文革时期出卖良心的背叛与指控,奈何是出于心中至爱之人,幻灭的凄楚与苍凉,永远是心中隐隐的痛,任以后的时代,人物如何慰藉,都消失不掉„„

完美只是存在于唯美之人的心里,纯粹的艺术境界,超脱现实性别界限美丽的爱情只是一场凄美的梦,梦醒后,该面对的还得面对,人总得生活在现实里„„

虞姬的舞步仍是绝美,蝶衣乃是虞姬的真身,奈何肉体身的小楼,解不了她对他的一往情深,奈何肉体身的小楼,终究不是气壮山河的楚霸王。

一曲霸王别姬唱的凄美,曲终,人亦终„„

中国电影艺术史

影评

指导老师:龚艳

学生姓名:陈邦跃 学号:20110700

学院:建设管理与房地产学院

2013.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