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观后感
六年级 读后感 1807字 1923人浏览 马儿奔奔2001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遇见另一个自我

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制作特辑里,李安谈到了对影片的理解:“拍这部电影是我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认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过程。”的确,这一部电影它直达了人内心深处的欲望,是一部充满奇幻冒险风格的影片,它讲述了一个印度少年在海难之后如何与一只同船的猛虎结伴同行的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一个少年、一只猛虎、一片汪洋,以封闭性的空间调度、瑰丽的视觉影像、虚实相间的手法,提炼了高度隐喻的人生:当我们遇见另一个给自己,一个人如何与自己相处?

为了把故事尽量交代清楚,《少年派》在叙事上采取了一种简单的套层结构,外层是成年派向一个小说家讲述少年时代的故事,里层便是具体的故事内容,夹层中的是成年派的画外音。

派与帕克的第一次见面在父亲的动物园中,天性善良的派凝视着帕克,坚信它不会伤害自己,但派给它喂食的举动被爸爸以及全家拉住,并以“羊入虎口”的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派,“你在它眼睛里看到的是自己的倒影。”派与帕克多年前的一次交流以帕克惊慌逃窜中断。在那汪洋中的一条船上,派先后看着豺狼把斑马和猩猩吃掉,但任凭外面野兽厮杀,帕克都一直没有从船里走出来,当这些动物都死了之后,老虎才叫嚣着从中跑出,一招致命地杀死了豺狼。

当少年派和帕克奇迹地漂流到有如阿凡达一般奇幻的“食人岛”上,在岛上经历了白天的桃园仙境与夜晚的死亡之谷的对比,一颗人类的牙齿警醒了他,早在他来这座漂浮的小岛之前,也曾有过一个人来过这,在这里酸性的环境下,那个人被这座小岛吸收了。派似乎预见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他还要在这里呆下去的话,他也会不知不觉地被这座小岛吸收了。于是,少年派决定放弃长居此地的打算,并坚信帕克会再次跟自己同行。

少年派为帕克准备了足够的食物,自己事先也已吃了满满一肚子食物,准备上路。一个哨声,派的一声呼喊:“理查德·帕克!”,老虎帕克果然从远处欢快地向他奔跑而来,他们一起再次上路的画面让我觉得特别温暖感动。但这温暖的时刻马上被他们抵达生存之岛时击碎。骨瘦如柴、体力不支的少年派倒在沙滩上,帕克从船上跳下来,伸展着它那同样骨瘦如柴的四肢,缓缓的漫步在沙滩上,在少年派的注视下,帕克径直地走向森林入口,稍作停留,却不回头……

影片演到此处时叙述故事的成年派和故事中的少年派都已痛哭不止。他们的哭泣,不是因为获救而感激涕零,而是因为一直和自己共患难的朋友帕克竟然如此冷漠的、头也不回地离去的背影。派伤心的认为,也许老虎帕克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它的眼里只是自己的倒影。

本片提供了两个故事供我们选择:一个是少年和老虎的漂流之旅;另一个是作家推断出来的厨子吃了水手,杀死妈妈,然后派杀死了厨子并吃掉厨子的故事。成年派没有否认小说家的推断,只是问他喜欢哪个故事,得知对方喜欢第一个故事时,成年派说对方看见了上帝。

如果第二个故事是少年派的真实经历的话,那么老虎显然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派的另一个自己:当他遭遇船上的人性屠戮之后,为了战胜恐惧,心里不自觉地幻化出一只老虎,之所以出现了老虎,这更多地是跟他童年时期与老虎的那次近距离的接触有关,同时,他的多种宗教信仰混合在一起,很容易让这种幻想得以成立。本片高明的地方便在于此:把一个杀戮和复仇故事转化成一个动物世界的弱肉强食以及少年和老虎的友谊故事。探讨的是人如何战胜恐惧,战胜自我,如何与自己相处。

如果我们假设片中的老虎在海上漂流时早已死去了,那么派是否还能坚持到被救获生存呢?派在照顾、搭救老虎派克的过程中,其实真正救赎的是自己,正因那份求生的意志,对其他生命的尊重,让他坚持了下来。

再往深处说,本片同时又探讨信仰、神性与人生存本能的一种抵牾。《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想象,一种发现最初自我的方式,少年派与老虎的奇幻漂流之旅就是一段一个人如何与自己相处的隐喻。我们每个人一生都会面临无数的考验和诱惑,内心也由此而分裂成阴暗与光明、争斗与放下的两面。《少年派》在奇幻冒险与灾难复仇的外衣之下,包裹了宗教的力量,把人物关系缩小到一个人的两面中来。其实,所有人际关系归结起来也都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也就是说服自己如何与世界和他人相处。

在如今这个电影市场飞速发展、扩大的时代,很多大制作的电影只是提供视觉张力或者心理刺激,然而我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看到了以人性深处的欲望为导向,提供独特的想象和价值观,看到了世界之外的另一种可能,从而让我们去探究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