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边辛酸泪
六年级 记叙文 1441字 31人浏览 廖庆钊

当那一幕幕伤心的回忆涌上我的心头时,我悄悄的落泪了;当母亲柔弱的身体出现在我得蹄下时,我心酸了。

那是十三年前的一个雨后……

那天,爸爸妈妈们一起聚在大树下,我和朋友们一起玩耍。突然,一群猎人冲了过来,当时,其中一位猎人说:“哈哈,同伴们,我看到了七八十个金钱袋!快来呀!”其他的猎人跟着他朝我们纷纷赶来,我们的首领镰刀头羊,大叫一声:“不好,有人类来抓我们了!”我们下了一跳,急忙向东、西两面奔跑起来,没想到,那些猎人早已熟悉了我们的方法,把我们逼到了戛洛山的伤心崖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伤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剖开,从山底下的流沙河抬头往上看,宛如一线天。隔河对峙的两座山峰相距约六米左右,两座山都是笔直的绝壁。我们虽有肌腱发达的四条长腿,极善跳跃,是食草类动物中的跳远冠军,但就像人类跳远有极限一样,在同一水平线上,健壮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远,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而能一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的超级斑羚还没有生出来呢。

进退两难。有一个老奶奶不知是老眼昏花没测准距离,还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后十几步一阵快速助跑奋力起跳,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结果在离对面山峰还有一米多的空中哀咩一声,像颗流星似的笔直坠落下去,好一会儿,悬崖下才传来扑通的落水声。

我们不得不绝望了。雨后,彩虹像是为我们架起了一座可以通向生的彼岸的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随着我们的首领镰刀头羊的那声吼叫,整个斑羚群迅速分成两拨,老年斑羚为一拨,年轻斑羚为一拨。在老年斑羚队伍里,有公斑羚,也有母斑羚;在年轻斑羚队伍里,年龄参差不齐,有身强力壮的中年斑羚,有刚刚踏进成年行列的大斑羚,也有稚气未脱的小斑羚。两拨分开后,老年斑羚的数量比年轻斑羚那拨少十来只。镰刀头羊本来站在年轻斑羚那拨里,眼光在两拨斑羚间了几个来回,悲怆地轻咩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拨去了。有几只中年公斑羚跟随着镰刀头羊,也自动从年轻斑羚那拨里走出来,进入老年斑羚的队伍。这么一来,两拨斑羚的数量大致均衡了。

妈妈对我说:“孩子,为了拯救整个家庭的命运,我和你爸爸必须牺牲,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那时,我拼命忍住了眼泪,为的就是不让妈妈和爸爸担心,我难过地点点头。

就在这时,从那拨老斑羚里走出一只公斑羚来。公斑羚朝那拨年轻斑羚示意性地咩了一声,我的朋友拉拉走了出来。一老一少走到伤心崖,后退了几步,突然,拉拉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老斑羚也快速起跑,拉拉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朝山涧对面跳去;老斑羚紧跟在拉拉后面,头一钩,也从悬崖上蹿跃出去;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后,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拉拉角度稍高些,老斑羚角度稍低些,等于是一前一后,一高一低。老斑羚凭着娴熟的跳跃技巧,在拉拉从最高点往下降落的瞬间,身体出现在拉拉的蹄下。老斑羚的跳跃能力显然要比拉拉略胜一筹,当它的身体出现在拉拉蹄下时,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拉拉的四只蹄子在老斑羚宽阔结实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像踏在一块跳板上,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再度升高。在拉拉的猛力踢蹬下,它像只突然断翅的鸟笔直坠落下去。这拉拉的第二次跳跃力度虽然远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地面跳跃的一半,但已足够跨越剩下的最后两米路程了。瞬间,只见拉拉轻巧地落在对面山峰上,兴奋地咩叫一声,钻到磐石后面不见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我了。妈妈瘦弱的身体出现再我的蹄下,我哭了,滴在了妈妈的身上。我平安的到达了对岸,而妈妈却……

我拼命奔跑,因为我不忍心看那家族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