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种声音 傅松煌
初二 记叙文 978字 128人浏览 yfengl

有这样一种声音

傅松煌

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早上的阳光温馨恬静,和煦轻柔,蔚蓝的天空飘逸悠扬,宁静,温暖。

我无意中翻开了相册,看到了您———我的外婆。那已破损的一寸照片上,绘出的是您那一脸严肃的的表情。您从来都不笑,勉强地挤出来的笑容却不自然。

照片上的您,感觉轻松自在。或许您曾经同样过着静享清福的生活;或许您曾经同样踩着露水结伴出去晨练;或许您曾经一样拎着一个小布包,在市场上面红耳赤地砍着价。

但,在我的记忆力,你是一个病患的人,您几乎只做那一个动作,您只说那一句话。

儿时的我,还不懂事,还不知道如何去尊重早已病重的您。每次回到外婆家,那个冷冷清清的街道,使我感到有些不自在。

每每推开门,我便早已知道,你穿着棉长袖,坐在那个古香古色的太师椅上,慈祥地看着我,慢悠悠地说:“松煌,来啦!”或许是我听得太多了,我开始反感这句话了,于是我用冷漠回应了这句话。

你看着我进了房间,转头又凝视着窗外。您的眼神为何这般忧郁?

窗外,已是红红火火的一片景色了。树上那稀稀拉拉的叶子,干得像旱叶似的。最初坠落的,也许只是那么一两片,像一两只

断魂的金蝴蝶。但接着,便有哗哗的金红的阵雨。莫非,您是同情那棵树吗?

其实您是在回忆为祖国而战的日子,你把事情看得十分平静。

你不像别人家的外婆拎书包,为我做菜,为我讲故事。在我的脑海中,你除了坐在椅子上看窗外的景色,就是说那句迎接我的话。我当时不觉得这是应该珍惜的。

直到那一天,您,走了。那时的我,已经懂事了,已经知道尊重二字,已经知道什么是珍惜,什么是永远的离别。您匆匆的走了,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一句话。我甚至连您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当听到您离开的消息,我的心,突然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像一把刀子,恨恨地在我的内心上划了一道不可愈合的伤痕。我没哭,可我的沉默,却比那把悲伤化做泪来得更伤心,更悲痛!

还是一样的秋天,踏着同样的路,推开门。一样的凳子,一样的景色,只不过,您不在了。你的那句:“松煌,你来啦!”也不在了。一切都变了„„

直到梦里,我遇见了您。我不敢推开门,因为我怕,我怕我见到了您我会愧疚不已,我会痛哭流涕。我鼓起勇气,慢慢地,门“吱呀”了一声。我抬起头。我看到了您,笑意盈盈地坐在那个太师椅上,慢悠悠地说了声:“松煌,你来啦!”

刺眼的阳光拉回了我飘渺的思绪。我擦拭掉眼泪。合上相册,心中默默地说了声:“嗯,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