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历史不是历史——对《东京审判》的沉思
高二 其它 960字 48人浏览 subway2005111

“如果投票中最后一票不是赞成死刑,那么我会怎样,中国人民会怎样,世界会怎样。审判之前,我们11位法官已立下誓言,不追究谁投反对票谁投赞成票……在这件事上,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梅汝傲

观看完《东京审判》,感慨万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历史就是承认过去,启迪未来。不能正视历史的国家永远不配拥有未来;不承认错误的民族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最终也不能走远。

1946年4月,作为二战战胜国--中国,派梅汝傲教授出任东京审判的法官。在中。美。英。俄等11国的法官中,梅教授始终站在维护中国人尊严的立场上,用强烈的爱国心作为武器,开始了困难重重的审判历程。

然而,中国人没有想到,甚至身在东京的梅教授也未曾预料到,这场正义对罪恶的审判竟持续了长达两年的时间。难道正义对非正义侵略的审判只是一出闹剧?难道日寇不该给惨壮死去的200多万中国子民一个交待?难道蓄谋已久的皇姑囤事件只是一场意外?难道被屠杀的南京30多万同胞只是在一天之内的人间蒸发?难道日本人全都失去了血性……可笑的是,日本战犯采取脱缓策略,利用英美法律上的漏洞,一而再再而三地否认侵略历史,否认大屠杀,甚至将侵略美化成是哥哥对弟弟的“爱”的教育行为,将一夜之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大屠杀说成是中国对日本的诬告。在全世界目光下的审判场中说出这种违背人性的话来的确让人匪夷所思。“蜉蚍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被军国主义思想冲昏头脑的日寇越是极力掩饰,就越是显露出自身的渺小与丑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817次开庭后,日本战犯终于被定下了罪。在铁证如山的人证物证面前,极力否认侵略中国,扭曲历史的战犯终于黔驴技穷。

一位英国记者曾预言:在是否处死7名甲级战犯的问题上,11成员国会形成两大对立派国,且反对的居多。

不幸的是,预言应验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果没有梅汝傲在投票之前继续为扞卫国家而努力,那么甲级战犯就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没有梅汝傲在最后一刻声情并茂的正义问话,那么就没6:5一票之差胜利的奇迹;如果最后一票不是赞成票,那么梅汝傲就不是梅汝傲,中国就不是中国,世界就不是世界……

在历史面前,一切捏造变得没有任何力量。在历史的右岸,是天堂;左岸,是地狱,承认历史的民族才能看到天堂的曙光。在这方面,德国民族较日本民族走出了一大步,日本却一直徘徊在历史的左岸。陷在地狱中的日本就象是少了一半翅膀的鸟,无论怎么飞,终是不能抵达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