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
初三 记叙文 4字 97人浏览 蓝星云夜

那一次,我读懂了我自己

——吴泽川

所谓人生,就是不断地将自己定位成主角,以为是灯光师永远将聚光灯打在自己身上的舞台主唱。

——题记

15岁的生日,我读懂了我自己。

15岁的生日,就像是角落里零零碎碎的瓦砾,掩埋声息,无人知晓。

生日的前一天,我们班上有两个人生日,一个相貌英俊,雄姿飒爽一个是修长貌美的青春少女;无疑,班上几乎成了集市,别班的人络绎不绝。他们的嘴角扬起,脸颊上多了几分绯红。我觉得,他们像是上帝宠溺的孩子,顶着富丽堂皇的光环。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同桌问我:“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我的眼底闪过一抹自嘲与苦楚。我固执地道:“我就不说。”,我想:自傲的我会不会像故事里的那样,所谓生日只是一片暗无天日的沼泽。

生日来临,我趴在床上,闻着淡淡的油漆味有点刺鼻,他们次第经过我的身旁,没有一个人为我停留;他们这些朋友嬉笑玩闹,洋溢着属于青春的朝气蓬勃,爽朗清脆的笑声刺痛着我的耳膜。这验证了我的猜想。

原来,所谓的朋友只是一群泛泛之交而已,谈不上深刻,不渝。他们或是巴结讨好,或是狭隘虚伪,或是在背后总是恶言相向。我居然愚蠢到傻傻地期待,天真地以为他们会围着我一个人打转,到现在

自顾自地悲伤。

原来,在弥漫着荒凉落魄的路径上不会有人陪我走到悲伤殆尽;原来,在这部生活的宏大巨片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配角;原来,那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是那么的准确,可惜昔年我不信;原来,聚光灯与荣誉追随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一个自以为是,深信朋友皆死党的笨蛋。

坐在教室里,看着日光一秒一秒地变得昏黄暗淡,指尖触及墙壁感受着他的斑驳岁月,曾经一度辉煌的阳光与墙壁早已成为岁月的祭品。去时匆匆,突然想到自己有没有真正的活过。过去,呆呆地为了所谓的朋友敞开自己的心扉,把每一个朋友尊为知己,不惜忤逆自己的心陪他们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也许在他们眼里只是阿谀奉承,虚伪的做作,只是贱格无聊的行为;也许,我并没有真正的活过,我想这是青春中最大的败笔,但幸好我读懂了自己。

15岁的生日,我懂了。我总是骄傲地以为青春的舞台上我在别人的喝彩中不羁的走过,在今天,那一些忽略与不屑消融了我心中的美丽片段,也让我,不再将幸福搁置在别人的手上,要做就做最真实的自己!

我深信,倾城的日光将涤荡青春里那些散发着腐朽气息的时光,未来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