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末日
初二 记叙文 1381字 17人浏览 mymiss2013

2004・末日

12月31日夜,我坐在电脑前用这种开头来写那种结尾,当我想起这个题目时,外面的风还正在窗子玻璃上簌簌地留下刻痕,北边窗子的四分之一不到,细碎的冰凌花在悄而杂然地绽放,像候鸟飞过零散的羽毛,像飘飘洒洒的雪花,几天前天空确实还飘着雪花,日子一直没有晦暗过,那些天连同晚上都分外光亮,夜空一直红着,只是不大鲜亮,真没听说过,红,也可以红得深沉,那时我们站在雪地里许下愿望,傻傻的样子,然后随手抟一把雪,竟也是温热,转眼,又要许愿,末日之愿,没别的意思,只是描述最后一天,只是对2004太多的不舍,对2005太多的幻想,只是想写得深沉,而绚烂静美。

下午开了元旦联欢,我又迟到了,梦一般的过,只记得大家都很开心,然后我唱了首《东风破》,差点哭出来,跟以往一样,嗓子痛痛的,暗自傻傻地开心:幸亏不是《世界末日》,最后我们终究是痛并快乐着,我笑了,你笑了,时间也狠狠地笑起来,笑得有些狰狞了,于是弯了腰,再也看不到过去。 后来挎着包包回家,手机震动了半天,像过电,我没有理会,其实本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想作2004的挽留和祝福罢了,对于过去,我太多的不忍,就连祝福也一样,拼命往前骑着单车,车轮在冰面上一边打滑一边悄无声息,眼前,冰面的反射和积雪耀着的夕阳把世界照得光亮如天堂,如果前途那么光明,光阴那么耀眼,我,会不记得,不难过也会猛然记起2004~2005,最初的梦想,最末的希望。

无数个2004,只珍藏一个属于我自己,无数个2005,也只有一个是属于自己的,愿我的世界光耀如天堂吧,我的2004,只属于我自己,那可以说奋斗、进取,也可以说颓废、堕落;可以说爱,也可以说恨;可以说记忆,也可以说遗忘;可以说拥有,也可以说失去可以安静回味的2004。

就像写了很多东西,小说却还没开头,因为我喜欢完美吗?我喜欢追求完美,永远,尽管一直信奉自己说的话:完美是刺眼的,尽管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或许,完美是用最复杂的公式得出一个错误的结果,我不会后悔地放弃,虽然我可能后悔,也可能放弃,我会无悔地坚守,虽然我不可能无悔,也不可能,永远传说般地坚守,希望我的眼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明澈的,凌晨以前,一直在上网,我告诉所有的人:我们一起等待新年的钟声敲响,一起等待广场的烟火,只要遥远的钟响了――那么,我的一切的‘曾经’,就可以说是你陪我渡过的,自以为的浪漫,然后很多人回复,也有离开的,那边,是在放烟火吗?反正,我听到了。

于是,在衬衫上多披了件单衣,带了滑雪帽便走上阳台来,与外面气氛不一样的是,披着月光的天真的很冷,想去取一件暖和的衣服自己又不肯,我想很帅地,许下一个愿望,咬着领带,笑得可怜昔昔的,天的颜色由极暗的红转为缤纷,渐而成了清晰的美好,一点都不寂寞。

忽然间想说很多,却说不出,我不是自动售货机,却像卡了硬币,硬币在我心里叮叮当当,终于挤出只言片语,那么简单,就像一听百事可乐是蓝色,而可口可乐是红色一样,突然变得紧张,忘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还没发现自己有那么好的口才,总之,每个人都有份吧,这好像是第一次为全世界祈祷,做了一次仁爱的Prayer ,希望一切都好,是吧?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祈祷,手表快了几分,我提前祷告了,直到钟声敲响,才润湿了心中的烟火,表快了,就算作提前的幸福吧,或许简短的结尾,也是为了提前一个辉煌的开始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