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花开
初二 记叙文 875字 667人浏览 深秋紫涵

等待花开

山东禹城步云小学 高兴利

我爱养花,却总也养不活。尤其是搬到楼上以后,养花更成了一种奢望。去年冬天,我把梅花、菊花、杜鹃花都请到了客厅里。于是,勤浇水、猛施肥,但好景不长,来时喜笑颜开的花朵,叶子开始发黄,似得了软骨病,打不起一点儿精神。那些来不及开放的花苞也夭折了。我十分心疼,却不知所措。不久,好几盆花都枯死了。亏了自己不像黛玉那般多情,不然也要作一首《葬花吟》,哭个肝肠寸断不可。我就不明白,连吊兰、仙人掌这等泼辣的花草,也被我养死过。我成了花的“杀手”。望着一个个光秃秃的花盆,我甚为疑惑。

忽一日,我在厨房发现了一个白菜疙瘩,似乎里面满含生机,只是根已被切去了,因此,对它并不抱多大希望。找来一个花盆,将它栽下去,埋上土,浇了水,置于阳台的角落。后来,竟将它忘记了。直到有一天,我到阳台上晾衣服,一抹绿意直扑我的眼睛。哦,那是几天前我栽下的白菜疙瘩。在枯黄的菜叶下钻出了两片绿芽。莫不是“回光返照”式的昙花一现?我并不在意:那些有名的花尚不能使我满意,这被割了生命之根的白菜疙瘩,会给人带来什么惊喜?我几乎要拿起它,把它扔出门去。但我终究没有这样做。我在等。

日子仍就不紧不慢地滑过。我对花彻底失去了兴趣。一日,阳台上传来了女儿惊奇的叫声:“老爸,快来!”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冲向阳台。女儿正蹲在角落里,注视着那个花盆。令我高兴的是,那白菜疙瘩,竟没有枯死。那绿色的叶子长得一点也不张狂,谦虚地

很,将两串长长的金黄的花序豪爽地抽出来,花枝却也并不礼让,尽情地抛洒自己的愉悦。黄色的小花缀满了花枝,都笑盈盈的,像一张张孩子的脸,美丽而自信。她朴素极了,像素面朝天的美少女,那种美是与生俱来的,是无法掩盖的。我惭愧极了。脸上火辣辣的。我仿佛亵渎了她,冲撞了她,侮辱了她。女儿发觉了我的异样。“爸爸,你怎么啦?这是什么花?真漂亮!”我急忙用手摸了摸脸,说:“哦,这是白菜花,是白菜献给人们最后的美丽!”

我把花盆搬到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顿时花香四溢,整个客厅飘满了白菜花的金黄。很长一段时间,我与她为伴,我欣赏她,贪婪地享用她的美丽和朴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