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笑着哭的魔幻
初二 散文 1078字 50人浏览 仙剑琦侠

让人笑着哭的魔幻

导演张猛曾谈及新片《钢的琴》时定义其为“带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黑色幽默元素的温情喜剧电影”。从我看片过程中欢喜和同情的变幻过程,这个“魔幻”定义还是相当准确的。张猛延续了其处女作《耳朵大有福》关注底层人们生活的基调,从生活细节中挖掘幽默元素的风格,进一步挖掘了人际间的情感,同时对时代变迁进行了一定的深入反省。

《钢的琴》本片可谓是一盘地地道道的东北菜,让每一个中国观众都感到亲切无比。显然,无论是王千源的表演,还是影片故事的感人,抑或是喜剧和幽默的趣味性,本片都有着不一般的韵味。这种极具生活气息的亲情、友情,放在被夸张了的幽默里,没有那么悲伤,却依然触动观众的心灵。于是便有了让人笑着哭的魔幻效果。

同时这部影片可以说“小到家庭,大至时代”。它不仅反映出一个家庭的亲情和朋友间的友情,也突出的表现出了时代变迁。期间女儿的一句话:“谁给我一架钢琴,我就跟谁过。”令陈桂林不得不想尽方法去弄回一架钢琴。在借钱无门,偷钢琴又因为太沉搬不动之后,他萌发出自己做钢琴的念头。于是,在众多一样下岗的前工友们的帮助下,陈桂林等人竟然用冰冷的钢铁做出了一架火热的梦幻钢琴。这个故事如果是用文字或语言来转述,一定会从受众那里得到“太扯淡了”、“太玄乎了”之类的评价。可是细致入微的钢骨架钢琴的制作过程,被导演通过一格格的动态影像呈现了出来。亲眼所见之后,观众不仅接受并不断地回味这个故事,还体味出了故事背后的故事----在对抗时代与生活的束缚的同时,他们最终赢得了自我的尊重。影片讲述的不过是一群小人物的幽默与艰辛,观众视听所感的,已经上升为一段段令人动容的亲情和友情。

贯穿整个影片其实涵盖了两层主题:第一层,是陈桂林的家庭故事,讲述一个父亲为了留住女儿而做出的种种努力,为的就是弥补自己在家庭职责上的缺失;第二层,是陈桂林和工友们对时代的一种挽留,讲述了这些因为时代发展而失掉了自己原本钢厂工作的工人们,借着做钢琴的契机,重新回到了自己曾经挥洒青春的钢厂,重新操起了自己倾注心血的工具,对一个逝去时代的追忆油然而生。影片对这两层的讲述都做到了比较成熟。情感上的起承转合也都比较充分,让观众接受起来很顺畅,也很投入。既有家庭的小纠纷,又有时代的大变迁。《钢的琴》的故事虽然是完全原创,但是其关于家庭境况和时代环境的设定都是很符合现实也很符合逻辑的。能够做到让观众感同身受,这也是影片能得到大家一致好评的关键。

陈 政(080903102) 2011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