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清明时节
六年级 散文 704字 2389人浏览 姐叫女霸王

每年临近清明的时候,心中总是有丝淡淡的莫名的哀伤,不甚强烈,却也挥之不去,就这样在心头绕着.纠缠着。历史的风风雨雨尽管无情,却无法吹走我们对故人的悼念;岁月的河流尽管匆匆,却无法冲淡我们对故人的缅怀。他们曾经的欢颜,我们曾经熟悉的轮廓,他们的谈笑风声仿佛还回响在耳畔。他们的离开,谁又情愿,这是百般无奈的。

今年清明,我独自上山为已故的爷爷扫墓。在这个季节,风猛猛的吹,刮伤了我的无奈,吹出一曲特别的旋律,似乎在为这简单又隆重的仪式配音。我默默地站在爷爷的坟前,欲哭无泪。似乎只有那濛濛细雨才能衬托出清明的哀伤,才能流尽那世人永远也流不完的泪。可是,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一如往日的风和日丽。望着这荒乱的坟墓,这凄凉的满地落叶与残枝,坟地就好像是被春姑娘遗忘的角落,无论别处怎样花红柳绿、草长莺飞,这里永远都是春风不会眷顾的地方,永远只有那四季常青的松柏为已故者的亡灵带来一丝慰藉。

爷爷在世时是村里的书记,“一心为民,从不给自己人好处,到头来却弄得里外不是好人的清官,”妈妈如此形容与她只相处了两年的爷爷,据说村子南面的那个小厂就是爷爷一手创建的。在我哇哇落地后仅48天,爷爷就去世了,虽然对爷爷完全没有印象,但从村里人的口中我得知爷爷是非常爱干净的人,爷爷生前的照片也是那么慈祥、可亲……真是天妒英才啊!让爷爷五十岁就因为肾衰竭而永远离开了奶奶,离开了他只看了48天的孙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收回思绪,望着那没有墓碑的坟包,深深地鞠一个九十度的躬,然后点燃我用零花钱买的纸钱,看着纸灰受热冉冉升向天空,又被一阵风吹向远处,愿它带着我的思念飞往天堂,向爷爷问声好,告诉他我们都过得很好,在叮嘱他多穿些衣服,小心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