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爱情悲剧成因
高一 读后感 4782字 2726人浏览 幸福守望者21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爱情悲剧成因

[摘要]影片《了不起的盖茨比》以影像化的立体方式重现了菲茨杰拉德笔下纸醉金迷的“爵士时代”,血肉丰满地塑造了盖茨比和黛西等人物形象,将这段无缘的爱情悲剧重新搬上大银幕。有别于文学语言的平面性,电影语言以其立体性与直观性具有更加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在影像的构筑之下这场爱情悲剧以更加震撼且发人深省的姿态呈现在观众面前。影片利用丰富的电影语言进一步探索了造成这场爱情悲剧的根本原因,彻底揭露了当时社会与人性中的黑暗面。

[关键词]《了不起的盖茨比》;爱情悲剧;成因

弗・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在经历四次电影改编之后,于2013年再次被改编并搬上大银幕,导演巴兹・鲁赫曼起用好莱坞强大的明星阵容重新演绎了这段充满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菲茨杰拉德笔下纸醉金迷的“爵士时代”在小说文本的勾勒之下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而在巴兹・鲁赫曼的执导之下,《了不起的盖茨比》当中“爵士时代”的浮华与奢靡通过影像画面的构建而立体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有别于文学语言的平面性,电影语言以其直观性与立体性具有更加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因此,电影版《了不起的盖茨比》对小说原著进行的立体化影像构建能够放大平面文本的叙事张力,以更加直接的方式表达菲茨杰拉德倾注在盖茨比爱情悲剧之中的思想意识。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当中,流光溢彩的盖茨比豪华宅邸、夜夜笙歌的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与盖茨比的爱情悲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喧嚣过后,浮华落幕,呈现的是“爵士时代”人们精神的空虚与人性的扭曲。导致盖茨比爱情悲剧的原因不光是作为“物质女郎”的黛西的背叛,这场爱情悲剧还具有更加多元而深层次的原因,盖茨比爱情的悲剧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悲剧,是盖茨比自我编织的虚无缥缈的美国梦的附属品,他对这份爱情的执著追求注定了故事的悲剧收场,而盖茨比生命的终结也预示了浮夸的“爵士时代”的即将终结。

一、“爵士时代”背景诱因

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的故事呈现的是属于美国传奇时代――“爵士时代”的浮光掠影的一瞬。这段时间里,经历过战争洗礼的美国人逐渐丧失了对于信仰的绝对追随,上帝在美国人眼中不再是万能的和至高无上的,金钱才是解决并治愈一切的唯一工具,而酒精、性和歌舞带来的刺激和快乐才是愈合战争心理创伤的良药。因此,在这一时期,人们的思想和精神是扭曲的、不正常的,畸变的生活观和金钱观挤压着人性,使其开始扭曲。

(一)战争因素

促使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爵士时代”形成的主要原因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即战争改变了一切,改变了时代的印记和人们的内心。正是因为战争,曾经的少校军官盖茨比被派遣到欧洲,与心爱的黛西分开,才促使盖茨比疯狂想法和爱情理想的形成。在盖茨比眼中,是战争让他与黛西在浓情蜜意之时分隔两地;是战争让黛西失去了安全感,才会嫁给出生于富豪家庭的花花公子汤姆;也是战争让黛西变得现实,将金钱看得比什么东西都重要,甚至可以为了金钱牺牲了自己的爱情与婚姻。战争,是盖茨比眼中制造一切混乱的元凶,也是“爵士时代”发展形成的重要原因。

(二)畸变的金钱观

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在历史上更多地被称为“疯狂的20年代”或“浮华年代”。刚刚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美国,步入了资本主义发展的相对稳定时期,经济、艺术和文化齐头并进,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社会图景。但是,国民人均收入的提高并没有实现平衡,经济的发展让财富快速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社会中的不公平现象愈演愈烈,这也是人们的金钱观得以革新与扭曲的重要原因,因此这段时期美国社会涌现出的股票投机风潮也是这种被扭曲的金钱观的表征,也正因如此才为接下来的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埋下了罪恶的种子。经历了失去黛西、失去爱情的盖茨比一战结束后从欧洲归来,在这种社会风潮之下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去投机积累大量财富。在这种被同化的金钱观作用之下,盖茨比也深信金钱能够解决上帝不能帮他解决的问题,甚至他会认为金钱是万能的。

因此,盖茨比如同当时社会中其他的暴发户一样,在积累了大量财富以后尝到了金钱带来的甜头,更新了自己的金钱观,开始寻求金钱能够带给他的其他可能,例如弥补曾经生活中的遗憾。成为富豪的盖茨比,在当时是可以有成千上万个其他选择的,在金钱的号召力之下,千千万万个黛西都能满足盖茨比的情感和欲望。但是,黛西并不是盖茨比敛财的实质性目的,虽然盖茨比口口声声说着黛西是促成他一切成功的动力,但是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可以发现,盖茨比也是当时社会被同质化的产物,为了填补战争给他记忆和生活造成的断裂和空洞,唯有用金钱来填补。但是,黛西始终是盖茨比的遗憾,他天真地觉得有了金钱就能重新得到黛西的爱。盖茨比这样的思想的形成完全是社会化的产物。

二、虚无的“美国梦”的编织与破碎

导演巴兹・鲁赫曼利用现代的潮流美学对于20世纪20年代复古美学的怀旧情结,利用电影美术设计精雕细琢演员的服装、场景的装饰装潢和取景内容,完整地将菲茨杰拉德口中的“爵士时代”上流社会的奢靡生活呈现出来,制造了奢华到极致的怀旧的电影叙事空间,让观众从对于菲茨杰拉德小说文本的想象之中跳脱出来,通过立体直观的影像画面了解并感受当时那个浮华时代的社会图景。 影片当中出现的在豪华别墅当中夜夜笙歌的上流社会男女,口中时时刻刻在谈论着金钱和享乐,女性华美的服装和昂贵的珠宝首饰与周围花瓶当中漫溢出来的大团盛开的鲜花相得益彰。透过这样的影像空间,观众很容易将情绪与心理位置代入到这样的氛围当中,能够很容易理解当时人们对于物质的崇拜和对于金钱的追逐。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与社会环境当中,“美国梦”以前所未有的真实感在人们的生活中不断闪现,这种虚无缥缈的理想愿景更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深入当时人们的思想当中,人们开始觉得“美国梦”在之前的任何时代都没有像在“爵士时代”这样与自己靠近过。因此,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促使人们开始勇于

追梦,勇于勾勒属于自己的“美国梦”。 盖茨比也正是在这样的“美国梦”背景之下,在经历战争的伤痛以后,想要重新通过金钱来弥补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而黛西正是盖茨比过去不完美生活当中的关键人物,盖茨比偏执地以为是时代与战争摧毁了自己曾经触手可及的幸福生活,而一战已经成为历史,在和平年代与美国社会飞速发展完美契合的当下,盖茨比选择利用金钱重新打造自己的“美国梦”。正是这样的偏执心理作祟,盖茨比没有认清“美国梦”在“爵士时代”的不堪一击,物欲横流的社会也让人性中的现实一面纷纷表现出来,人们喜欢看到成功实现“美国梦”的人,而不喜欢看到失败者,失败者和生活的弱者势必会在时间的流逝中被社会淘汰,“爵士时代”只是属于强者和胜利者的时代。

没有认清社会现实与生活本质的盖茨比错误地将黛西看作了构成自己美国梦的关键,他片面地认为是金钱改变了黛西,也企图利用金钱让黛西回心转意。在盖茨比的眼中,金钱是通向自己“美国梦”的万能钥匙,此时的盖茨比在做着美国梦的同时也将信仰和希望寄托在了金钱身上,传统的清教徒道德精神在盖茨比身上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对金钱的崇拜。然而,在这样分配失衡的社会当中,金钱是最可靠的物质保障,同时也是最脆弱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在金钱的维系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脆弱不堪,这也是黛西虽然在盖茨比身上不断吸取金钱利益,却在金钱的维系下无法实现真正坚实的情感联系的原因。对于黛西来说,她的“美国梦”在嫁给富豪子弟汤姆以后就已经实现了,对于汤姆在外面包养情妇,黛西不闻不问,因为她知道实现自己“美国梦”的代价之一就是要承受生活中的寂寞和纨绔子弟汤姆的不忠。而盖茨比的苦心追求,在黛西眼中只是无聊生活中的一种消遣和刺激,让她的生活再次感受到若即若离的挑逗与激情。

因此,盖茨比利用金钱和回忆构建的“美国梦”具有理想主义的色彩,他不现实地认为战争欠他的这个爱情理想会用投机攫取的金钱来重新实现,对于其“美国梦”本质的认识的模糊让他给自己制造了幻觉,也让他在与黛西的再次接触过程中产生了不现实的希望的错觉。这也直接导致了盖茨比的爱情悲剧。即便是盖茨比死之前都没有认清黛西已经被金钱所改变和扭曲的人性,更没有认清正是黛西和自己不真实的美国梦才导致了自己的爱情悲剧和死亡。

三、盖茨比的性格特征的悲剧诱因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盖茨比在影片中出场之时嘴角就洋溢着迷人的微笑,在这场爱情悲剧的见证者尼克的眼中,盖茨比嘴角的微笑“是那种此生也就能够见过四五次的微笑,那种微笑就好像他理解你、信任你正如同你希望被理解的那样”。在尼克的眼中,盖茨比充满着神秘感,尽管盖茨比通过自己的口述和他人的介绍完整陈述了自己的主要人生经历,但是尼克仍然觉得盖茨比具有一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影片当中,盖茨比心思缜密,在请求尼克介绍自己与黛西见面之前,他开着定制的鹅黄色跑车带着尼克奔向城市最繁华的街道兜风,并在兜风的过程中告诉尼克自己的所有信息,包括自己早年的人生经历以及自己为何会变得如此富有,当然这些都是盖茨比刻意编造的缜密的谎言。为了配合这些谎言,盖茨比制造了假照片,用这些谎言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老牌贵族资本家,将自己与当时社会中的暴发户区分开来。影片中盖茨比开车带着尼克兜风,就是为了重新塑造一个全新的形象,让尼克――黛西的表哥能够对他有一个“完整而真实的”好印象,从而能够让黛西在他人的口中得知一个完整的盖茨比先生的个人形象,因为他人口中说出的话语更加具有真实感。

盖茨比是一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他的性格当中对于完美有着近乎偏执的迷恋。他在编造自己的个人经历时,从自己的家庭背景,到自己曾经就读的大学,还有自己曾经参加过的战役和获得过的奖牌,甚至自己就读大学时期的照片,都准备得一应俱全,让尼克能够充分相信他所说的话。盖茨比希望自己还未见到黛西时,就能够给她一个完美的印象。并且,在尼克家中与黛西第一次见面时,盖茨比将尼克的院子重新修整装饰了一番,并派人搬运了若干盆鲜花将尼克的房间装点一新。在盖茨比的想象当中,他与黛西的重逢应该是在鲜花的簇拥之下发生的。而黛西第一次来到盖茨比的豪华宅邸时,盖茨比也将宅邸彻底打扫并细枝末节地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正是盖茨比对于完美的执著,让他始终将黛西想象成自己理想中的纯洁少女模样,他认为黛西能够帮他使自己的“美国梦”圆满。

因此,盖茨比是盲目自信的,将金钱崇拜建立在崩塌的传统清教徒精神之上,他相信金钱是万能的,以至于他请求尼克帮助他约会黛西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利用金钱诱惑尼克。而对于黛西,盖茨比虽然闻到了黛西身上散发的铜臭味,但他仍然相信会有奇迹发生,他相信黛西的谎言,将自己置于危险的边缘,逐渐亲手促成了这段爱情悲剧。

四、结 语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将盖茨比的爱情悲剧在影像的表现之下进行了最大限度的还原,小说当中的执迷不悟与绝情恶毒分别化作了盖茨比真诚的眼神与黛西转身后的一抹不屑的微笑,影像的表现力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并理解了这场爱情悲剧。盖茨比的悲剧并非是黛西一手造成的,而是时代背景、战争创伤、社会现实与他的“美国梦”与个性缺陷共同作用的结果。盖茨比的悲剧并非他个人的悲剧,而象征了这个“爵士时代”的悲剧,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崩塌,只存在脆弱的金钱关系,这场爱情悲剧的成因在电影的表现之下前所未有地清晰,也很容易理解其中的必然性,而透过盖茨比的爱情悲剧,传统道德伦理土崩瓦解的那个浮华时代中纸醉金迷之下人性的现实与复杂也愈加清晰地展现在银幕之上。

[参考文献]

[1][美]菲茨杰拉德. 了不起的盖茨比[M].王海涛,译. 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 2001.

[2]J.奥尔,王昶. 欧美文学改编电影[J].世界电影,1999(03) .

[3]高慧.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美国梦”[J].电影文学,20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