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 天空依旧
初三 记叙文 1960字 24人浏览 处女座野蛮公主

毕业了,天空依旧

六月橘子花的香味 飘荡在告别的空气中 带着淡淡的忧伤 感染者毕业的气氛 感染着

我们的情绪 似乎更加显出离别的沉重和不舍

一年年的相聚 总有说再见的时候 一季季的秋冬 总有互道珍重的这一天 我们同窗

是因为我们有缘分 我们分手 是因为我们各自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我们毕业了 也该毕业了 于是我们不再年轻 于是我们更加年轻 年轻着开始了彷徨

是谁又唱起了那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是哪一个宿舍一遍又一遍地放着那祝你一路顺风 难

道他不知道这样只会加深我们的痛苦 我们能不能不分开 亲爱的 别走

不是懦弱 是脆弱 经不起准备了好久 还是感觉突如其来的痛 真的没有资格去承受 不愿去面对 宿舍的南北顷刻间就要变成祖国的大江南北 如大雁从高空飞过 叫着 了无痕

迹 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天空的云彩依旧

此时站在漫漫求学道路终点站的我 心潮澎湃 思绪万千 昔日的点点滴滴 零零总总 跃

然而起 历历在目 此时面对着我可爱的同学 面对着美丽的校园 我心中虽有万语千言 却只

字难出 曾经是多么盼望着早些离开校园 离开宿舍 离开课堂 离开书本 离开学生的称呼 但到了此时才知道 自己对这片土地是多么的留恋 在这里 留下了我最美好的回忆和记忆

议回首 曾经的零零总总 甜蜜与欢笑 还有那淡淡青涩的味道 言回首 也只是沉浸在过

去的回忆中难以自拔而已 又回首 那曾经的人 那曾经的夜 那曾经的一切一切 止回首 深

藏过去 遥望远方 那目标是否依然清晰

四年 似乎很长 但此时 确觉得是如此短暂 往昔依旧 眼前重复的 竟然是四年前的光

景 最可怕的是 记忆丝毫没有模糊 这才重新感叹 光阴荏苒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时间可以

改变一切 时间可以解释一切 时间也可以成就一切

四年来第一次走进校园的欣喜 第一次住进集体宿舍的无眠 第一次生活到拮据每天只

能干啃馒头度日 却硬着头皮不向任何人求援 第一次在一天之中独立处理N 个问题时的那

种紧张与解决问题后的兴奋 第一次 第一次 第一次……四年中有太多的第一次 每次都会

发生什么 改变什么 每次都是很努力才会做到 每次过后都会兴奋很久 生活有时却总是如

此反复 记忆也不会因为时间而消退 有些人 有些事 本以为过了就不会再想起 不会再在心

灵上再次跌宕 但不知不觉间 很多事情已经在记忆经深处打上烙印 成为永恒 很多人 也已

经在心灵深处定格 任凭你去怎么努力 总挥不去 抹不掉 忘不了

思维很乱 想到很多 却不知该如何描述 更不知从何处说起 记得四年前 最愿意做的事

情 就是每夜仰望星空 幻想着美好 想想那时 真是太有时间了 也太容易满足 为实现一个

小小的 而且很容易达到的愿望而兴奋不已 如今 星空依旧 人却变得好现实 现实到甚至不

愿意把时间浪费到抬头望星星 时间把自己变得虽不算成熟却务实了好多 我知道 天上的那

颗星星一直在看着我 却不知道 他是高兴 还是难过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交流了

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站在相机前 此时却格外渴望 甚至不放过校园的每个角落 身边的

每一个朋友 希望借此能留住点点随手可得的美好 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对着酒瓶吹 现在却

总想拿起电话 哪怕随便找个朋友聊聊过去

以前总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校园闲逛 现在却想整夜呆在校园 即使一个人也好 以前

最不喜欢学习 现在却想整天呆在图书馆 印象中好像还没有安安静静地在那里呆过一整天 不觉间 却觉得那个地方格外亲切 格外可爱

一切的一切 都成往昔

四年时间 不知不觉已到尽头 记忆中留下了太多的片段 有太多的不舍 太多的留恋 也许到现在 我们每个人心中 或多或少还有还有这样或那样的茫然 但未来还有很的路要走 现实社会要求我们要不断地向前 稍微停顿就会落后 所以 我们没有时间 我们能做的 就是带着美好的回忆 迎接明天的太阳 相信自己 努力把握 永远追随着太阳的脚步 让青春无悔

忆往昔 峥嵘岁月 看今朝 潮起潮落 望未来 任重道远 作为新时代的我们 面对未来 就应在失败时能拼搏奋起 去谱写人生的辉煌 在成功时 亦能居安思危 不沉湎于一时的荣耀 鲜花和掌声 时时刻刻 怀着一颗积极寻找自己新的奶酪的心 处变不惊 成败不渝 始终踏着自己坚实的脚步 从零开始 不断向前迈进 这样才能在这风起云涌 变幻莫测的社会大潮中 成为真正的弄潮儿

毕业了 蓦然回首的刹那 往昔的点点滴滴 润湿心底 在这美丽的校园里 我们曾经拥有多少美妙的回忆 大学 是人生的一个里程碑 里程碑的周围 往往有着很多很多的岔路口 而毕业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去选择一条路继续走下去 让我们潇洒地挥手 告别昨天 带着美好的回忆和同样美好的愿望 走出校园 走入社会

毕业 不代表离开 毕业 不代表绝情 毕业 不代表忘记 毕业 不代表失去 毕业 不代表业永别

它 只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