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之情
初一 散文 1003字 176人浏览 ghb528528

向来便向往江南。喜欢缠绵酥软的吴侬软语,喜欢叫声销魂的啼红杜鹃,喜欢春意悠悠的小桥流水,喜欢繁扰秋千的纷纷落红。尤是那水般的温润,荡涤于江南的方圆乾坤。那是同大漠长沙全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情,有些朦胧的惆怅。使人无端撩拨轻衷,欲醉还休。

江南,水化作的梦幻。那是来自太初便氤氲在江南天地间始终不曾散飘逸的朦胧情愫。淅沥的小雨,彳亍的油纸伞,将江南定格在唯美。

雨,是水的惆怅。江南雨,淋淋漓漓,料料峭峭,纷纷霏霏,缠缠绵绵。亿万年的光阴中,从未断绝。江南的雨,点点滴滴,洒在春花秋月的过往。中国的流水潺潺,落红纷纷;引得几番惆怅,一点离殇。江南的雨,从未断绝。撑着伞走在向晚的青石街上,趁着些无边丝雨,颇有些踯躅的意味,伞下笼罩着一种朦胧情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千年前,江南。水雾氤氲,碧草依依。蝶衣上犹沾未被风拭去水滴的两只蝴蝶轻飞,绕过一袭白纱,仿若飘洒在人间的云雾。此等销魂,便勾得一把油纸伞翩然入梦。爱在断桥边,如何了断?佛塔还是那座佛塔,断桥也还是那座断桥。少年的身影非依旧,唯有冷雨旧曾谙。愁煞人否?不禁感叹,瞬的容颜,如水的江南。

江南的水,是太初的叹息,亘古的梦靥,年轮的哀婉。似梦寐的清吟,搅断了江南千年一叹的辽远梦幻。情愁蕴育水中,润湿着江南的秋心。譬如东南飞的孔雀,冷雨不曾断绝的沈园,烽火与美人相顾的吴越,还有那采莲生愁的西洲。

西洲,愁绪凝结而成的梦幻。西洲,或许世人更熟悉另一个水的杰作——西湖。残阳血,笔走龙蛇般铺洒在太息的西湖。粼粼的波光依旧荡漾,飘走了滚滚柳浪下缠绵的纷飞落红。梦里风吹几许,徒添闲愁几度,花自飘零水自流,却不见舟的踪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西湖上,瞬的容颜消逝的舟。烽火中无法倾诉的哀婉。终将满腔柔情倾洒于这温润西湖,伴着妆台,消尽侠气,和清风一醉不醒。任它吴越争扰,人世纷繁。切莫辜负美人容颜,风花雪月,江南良缘。只权将这随世浮名轻易挥洒,任其随碧波消逝,来也空空,去也空空。却未注意,倾吐的情愫徜徉在水中,润湿了下游轻浣的纱。或许这是另一个梦……

西泠桥边,冷艳而又荒芜的墓。那墓中埋葬的应是那油壁车与青骢马十八年可望而不可即的春梦。惨淡的月光和着寂寥的冷雨洒下,名花的艳骨怎埋?总有水为歌,风起舞,花做裙,草成带,又有谁解那红颜消瞬的微漠的悲哀?或许只有这江南。

太息的一瞬么,水润的江南?纵他千年易逝,江南的水润,又怎会成为过往?风中的落花梦里的歌,依旧温润若水,浅淡惆怅的江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