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里的老人
初一 散文 1410字 157人浏览 da86251483

对于一个习惯了城市喧嚣的人来说,自然不太适应乡村的生活,就像我,虽然自

己也十分憧憬那种美轮美奂的田园,不过,每当妈妈要带我回乡下看舅舅时,我总会很兴奋,因为表哥表姐,还有舅舅家门前的野花和小狗多多。

舅舅家屋后有一座老屋,其实老屋并不算老,也就经历二十几年风雨而已,只是显得很陈旧罢了。老屋是用砖瓦盖的,听舅舅说原本是土墙,老屋很小,估计只有五十几平米吧。老屋门外有一个小院子,院子的两旁种着零星的菜和花,院子的中央有一条小道,上面铺着残破的砖瓦。院子用篱笆围着,篱笆上爬满了黄色的牵牛花,篱笆外面有一颗苹果树,却四季不开花。老屋里住着一个老人,每次回乡下,我总会牵着多多和妈妈去看看那个老人。老人有七十多了吧,头发倒挺黑,四肢也灵活,常常会和他的老木椅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屋子里有一股寺庙里的味道,但我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闻,屋子里的墙上挂着许多菩萨像和一些看不懂的书法。每当我和妈妈去看望老人,老人就会显得十分高兴,有时还会像小孩子一样“咯咯”地笑起来,那时看到老人的笑容,我都会认为老人就是一个菩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开始,我觉得老人像一个“要饭的”,常常会在舅舅们的家中东串西串,有时中午在大舅家吃饭,有时在二舅家。乡里会走亲戚,我和妈妈也回来,都聚在大舅家里,那时老人也会出现,不过舅妈会另起一张小桌子,放在不起眼的角落,用一个很大的碗盛一些饭和菜放在桌上,让老人蜷在那吃。而我和妈妈还有舅舅家的一些人都会在正屋里围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满了菜和酒,大家都津津有味地吃着谈着。每次我都会愤愤不平,认为大人们忘了老人。有一次,大家正吃饭,我脱口而出:“为什么不让老人到桌上来吃?”大人们突然就不语了,舅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妈妈,妈妈就把我拉回了屋里,我问妈妈为什么拉我离开,一向坚强的妈妈竟轻声哭了出来,我也不敢再问下去了。

清明节到了,天空中洒着的密密的小雨,我和妈妈也回到乡下给去世的外婆上坟了。临去前,和妈妈去老屋里看了看老人,老人躺在木椅上,用一种说不出来感觉的笑目送我们,他头上那几根新增的银丝是那么抢眼。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种莫名的伤心。来到外婆坟前,我轻声地抽泣着,妈妈说外婆生前最疼我了,可惜那时我还小,不记事,现在连外婆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擦了擦眼泪抬起头,忽然感觉有个熟悉的身影在远方看着我们,我凭着直觉朦胧地感到是老人,他也在伤心,和我不一样的伤心。扫墓完,回到舅舅家,我不安坐,牵着多多直向老屋的方向奔去——老人不在。我灰心地牵着多多往回走,一不留神走到了小河边,就在这时,我发现了老人,他拄着拐杖伫立在河边,风儿撩起他那雪白的银丝。我记得妈妈说过,这曾是外婆最喜欢的地方……

因为一些特殊关系,我和妈妈要到外地去了,临走前,我们回乡下告别。来到老屋里,老人没有躺在木椅上晒太阳,而是躺在床上,嘴角上滴着口水。这时我才发现,老人老了,真的老了,头发全白了,脸上铺满了皱纹。我和妈妈来到床边,老人还是像以前那样高兴,拼命地想要坐起来,嘴里不停地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妈妈的表情很乱,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最后还是身抹了抹眼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走了以后,听说老人先是生病了,后来又患了老年痴呆,思绪也乱了,口齿更是不清了,最后干脆卧床不起了。老人走的那天,妈妈没有听到老人最后一句话,老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丢下了老屋,独自一人上路了,去寻找他年轻时的梦想了。屋里,传出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