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做着梦
初二 记叙文 3599字 96人浏览 谷莎莎莎莎

一个夏天宁静的夜晚,一如既往的爬上了床,在蟋蟀震动翅膀声音的陪伴中,进入了梦乡。

我浮在空中,听见了呱呱落地的声音,看见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她是我的妹妹,我不知道我的脑海中为什么会浮现这种想法,看着这个小生命,我有一种强烈的相识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她被另一个“我”抱在怀里,我给她兑奶粉,喂她奶喝,在我的怀里,看着她那甜甜的笑,熟睡的样子,我被触动了。这一瞬,她在我的眼里就像是一张纸,一张白得让月亮羞涩回避的纸,没有一点瑕疵,我一定要做到一个哥哥的责任,要永远的守护她,不让妹妹受到一点伤害,我怀着这种想法,把妹妹轻轻的放到了床上,可是这小家伙的感觉太敏锐了,睁了睁眼睛,作势要哭,吓得我又急忙把她抱起来,开始哄她睡觉,大概半小时后,妹妹又睡着了,再次轻轻地妹妹放到床上,我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清晨,我被一阵啼哭惊醒,急忙穿上衣服,来到妹妹的房间,开始哄她让她不哭,是消停了一会,但没多久又开始哭,我猜她多半是饿了,就去给她兑牛奶,但是牛奶拿来,小家伙却死不张嘴,哭得更凶了,我一摸我的裤子,湿湿的,再一看,原来是她尿床了,但家里人都不在,爷爷奶奶又出去晨练了。哎,我想到只好由我来换了,可是,我哪里会换什么尿不湿?顿时慌了神,冷静、冷静,我要冷静,学着平时家里人的动作,先把尿不湿取下来,再帮小家伙擦干她的小屁股,然后换上了新的尿不湿,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我已是满头大汗,心想还蛮简单的嘛,但一看,怎么感觉有点别扭?仔细凑近看,结果是把尿不湿弄反了,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把这些做完了,发现自己还没吃早餐,就一手抱着很轻的妹妹,另一只手开始做了简单的早餐,早餐做完发现看起来还不错,我便开始了“扫荡行动”,在我对早餐进行扫荡时,妹妹睁着她哪无暇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和早餐,我心想:你也想吃吧?匆匆吃完,开始给妹妹兑热牛奶,把奶瓶送到了小家伙的嘴上,她毫不客气,双手抱着奶瓶就开始吧唧吧唧吃了起来,不一会,半瓶牛奶就给她喝光了,喝完还象征性的打了一个饱嗝,本想好好逗逗小家伙,可是她睡眼朦胧的样子,让我于心不忍,被我抱在怀里,哄着笑着,不一会,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我把小家伙再次抱上了她的小床,正准备走出门,结果她缩了缩脖子,吓得我又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慢慢回过头,看着她那熟睡的面孔,松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走出,轻轻的带上门。就这样我和小家伙独处的一天,还算顺利的过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睁开了眼,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最近周杰伦比较流行的歌曲《稻香》,我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传来了奶奶慌张的声音:“轩儿,快下楼,到专区医院来!你幺爸(爸爹)在在楼下等上车。”“发生什么事情了奶奶?”可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了,我慌忙的穿好衣服,匆匆洗漱完成,奔下了楼,坐上幺爸的车。“幺爸,发生什么事情了?”“到了医院再说”幺爸回答,知道自己讨了个没趣,便不再说话,一路无话,做了没多久,到了医院和幺爸走上了住院部,来到了一间病房,目光对病房扫了一遍,在一张病床上发现了妹妹的名字,那个时候,脑袋里轰的一声,回想刚刚,进来这里的可是重病人,是被隔离的病人,我踮着脚,抓住了幺爸的领口,对他吼到:“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幺爸正想解释,电话响了起来,我松开他的领口,示意让他把电话给我,我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了奶奶的声音:“松儿,快点到手术室。”我听了没说话,把电话塞进幺爸手中,飞奔向手术室,很不巧,一辆电梯我上去,门关不上,电梯坏掉了,我急忙爬楼梯,好不容易到了12楼的手术室,看见奶奶满脸泪水,还有家里人在旁边坐着不停安慰奶奶,我的伯伯,也就是妹妹的爸爸,做在椅子上,一脸愁容。我冷冷的问到:“怎么回事?”奶奶听见我的声音,走过来抱住了我的头,跟我说道:“轩儿,你妹妹生下来的时候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可是我们怕你承受不住,当时没给你说,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得不告诉你了。”“妈,会没事的,你别伤心了,就别哭了。”大家对奶奶劝道。医生走了出来,说:“我们这里无能为力,做手术的药品正好短缺。”我再次被打击到了,旁边奶奶听到这句话,昏倒了,伯伯上前来,可走到一半也倒下了,我问怎么回事?奶奶昏倒是年纪大了?伯伯呢?“你伯伯他三天没睡觉了。”听到这里我冲到医生面前:“你说什么?没有药品?”“十分抱歉,是真的没有药品了,就算有药品,我都没有把握,我劝你们最好去北京的大医院。”我不说话了,正准备动手和医生打起来,尽管我知道打不过他,但是我要打,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只有愤怒!“为什么?那么小的孩子上天你那么不公平?那么可爱,那么纯洁,哪些坏人却长命百岁,而我的妹妹呢?她还很小只是一个婴儿!”爷爷上来用他那有力的双手抓住了我,把我拉到了一旁,并给医生道了歉,我吼到:“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不让我打他?”啪,爷爷一巴掌拍在了我脸上,“吼什么吼?你的心情我们能了解,一切等你伯伯醒了再说,这段时间你给我到外面清醒下。”我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来到了大街上,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蹲下,仔细回想了刚刚的事情,对,的确是这样,这种事情是不能避免的,医生无能为力也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老天爷。想通这一切,我回到了医院,来到急诊室,看到伯伯躺在妹妹旁边的床上滴着点滴,心中是一阵肉痛,妹妹在旁边,妹妹的脸有一点红肿,眼睛微微张着,看到这一切,我的泪水不禁涌了出来,滴在了伯伯的手上,伯伯醒了,摸着我的头,“孩子不要哭,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主宰的,但是我们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你要坚强,第二件事是去北京让专业的医生给妹妹开刀,从而治好妹妹。”“我没有哭,我只是掉了眼泪,这个不是哭,是我的无奈,我好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医生,我好恨,好恨老天爷。”爷爷看伯伯醒了,叫护士来拔掉点滴,然后伯伯开始叫人给他订去北京的机票,两天后,伯伯们到了北京的医院,我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因为家人不准我随行,说我要读书,不能耽误了课程,每天怀着期待回到奶奶家,问:“妹妹回来了吗?”可回答我的总是“还没有。”“还有多久?”“这个还不确定,医生说妹妹的病情很严重,要先好好的调养一个月再做手术。”

我等待着,一个月过去了,妹妹回来了,虽然有点虚弱的感觉,但是伯伯给我说,手术很成功,听到这句话,我心中的喜悦,是不能用文字表达的,但是就在当天晚上,妹妹的脸又肿了起来,大家开始以为是牛奶喝多了,天气又炎热的问题,但是到了后来,我一直守在妹妹旁边,发现不对劲,便给家里人说了,急忙又带去专区医院,医生说,是动了手术,没在北京调养好就慌慌忙忙做飞机回来,肯定是颠簸到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过了几天,噩耗传来了,妹妹更加虚弱,奶奶去给妹妹求平安符,去找的什么赵半仙,我也跟着去,我认为是迷信,但是在这种时候,一大家人也就只有迷信能够信了,回来后,就看见一大家人眼泪都直往下掉,说妹妹已经不行了,我冲了进去,但是医生说现在病人需要休息,不能被打扰,我被赶了出来,我在医院的门口找到了一个平台在哪里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妹妹,看着妹妹憔悴的样子,我的心在滴血,妹妹的胸口哪里有一块黑色的斑,我想那个就应该是手术留下来的吧?我就这样子,一直这样子,七天后,家中已经消耗了不知多少万,要给妹妹支付医药费,还要请哪些黑心的医生吃饭,送给他们名烟和名酒,但是在第七天晚上,妹妹还是走了,家里请来了道士,把妹妹接走,看着妹妹穿着那种衣服,看着妹妹离我远去,看着妹妹……我无能为力,泪流了下来,但是我却哭不出声音,想哭,好想大哭一场,这个时候爷爷过来抱住了我,说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哇,急诊室的门口传来了我大哭的声音,这一瞬间,我从梦里醒来了,一摸自己的脸上,满是泪痕,回想着妹妹的事情,又想着自己,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但是却不是那个样子,我累了,真的太累了,上了初中我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用网络来寻找精神依靠,用小说来寄托我的感情,这样的我,妹妹恐怕也不想看到吧?想到这里,眼皮抬不起来了,慢慢地,慢慢地睡着。

梦,在做着梦,又是重复着相同的每一天,盼望着没有终结的早晨,让后又回到了相同的梦中,红红的,白白的,冷冷的,热热的,悲伤的,让后又是重复相同的每一天,从很久以前,几年前以前就注意到了,一边漂浮在没有终结的梦中,一边盼望着不可能会来的黎明,我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失去了声音的嘈杂脚步,互不相识的人,不断窜梭在眼前,没有人会留意到孤单地坐在长椅上的小孩,在等待着什么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等一个明知不会来的人,等一个明知再也见不到的人,不知过了多少年,不知过了多少年,我一直在等待着,在被重复的梦中,不可能会到来的黎明,然而梦,梦结束的日子,仿佛是积雪在春天的日光下渐渐消融一般,仿佛是容貌随着成长渐渐变得陌生一般,仿佛是回忆在永恒的时间之中朦胧消失一般,现在那场长久的梦,宣告终结,实现守护妹妹的愿望,最后一个愿望,唯一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