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老师
初三 其它 1833字 613人浏览 tangsssshui

与众不同的老师

武汉市第六十二中学 初二(6)班 陈 王莹

他来了,带着满身的朝气与一脸的阳光的他,来携手我们初二6 班,一同前行。

他姓胡、名毅、字哥们儿、号数学老师。

对于他,我真是很难用几句话来形容他,还是,听听它们对他的评价吧。

本儿的话:

开学不到一星期,胡老师就给我们这些作业本来了个革命性的整容——在封面上给评语。

你说,那些100分啊,√√啊,倒是很漂亮的,而本子里面脏点、乱点、错点、改点,还有个封面儿给罩着吧,不是说,家丑不可外扬吗? 可这个胡老师,偏偏每天如一日,把那些什么ABCD 的符号和什么赤橙黄绿的颜色,都跟花儿似的挂在我的脸上,硕士,便于同学之间互相交流啊,还什么,透明度啊,表里如一啊,秀外慧中啊。这可苦了我了,原来简洁有致的皮肤,被弄得“孔雀开屏”,更有甚者,孩子们也常常来光顾我,做标记,什么页码啊,批注啊,小记啊!就那么几个字,或者符号,每一天都来两下子,弄得我苦不堪言。更可气的事,胡老师非但不批评他们,还笑眯眯的夸他们“有悟性”“会反思”“能总结”等等。我以前见过的老师多了,像本子上画成这样儿的,老师早就叫他去办公室“悔过自新”了,这位胡老师说啊,还要根据我脸上的情况,再对后一部的内容进行排列组合呢。恐怕,我这张脸啊,还不知道给整出什么怪样子来呢。 唉,这个老师,胡来,我还真怕了他啊。

石板地儿的话

欣赏花草的时候,人们去草坪场上了;竞技赛跑的时候,他们又亲睐高级塑胶跑道去了。我这一个青石板地儿啊,谁来亲近亲近呢?

当然是他,胡老师,当然是他们,胡老师后面的一帮跟屁儿虫们。

我就盼着他来。上次,他在我身上的三分线上起跳,投篮——进了!他的兔儿们那个欢呼啊,蹦蹦跳跳啊,抢着他的篮板儿,仿着他的样子。

一个女孩儿叫着“酷毙了!”

又一个女孩回应着“我也可以!”

“吹牛,你能像胡老师那样?”

“就能,胡老师说的。他说,只要肯,我们数学可以超越他,只要肯,我们什么都能超越他!” “噢,对啊,那我不是也。。。。。”

“没错,来吧,抢球!”

“对啊。‘毅力’的‘毅’,是这样做名字的。”

这怎么回事儿呢,数学和投篮有什么关系,学生又怎么超过老师了?不过,这话我爱听,因为啊,我这石板的球场上啊,起跳的孩子们多了,勤了,不怕苦了,有毅力了,也总是把我给逗乐了。

切,这个老师,名毅,酷。

黑板的话

听孩子们说,这个胡老师教数学。那该在我身上写了1、2、3、4,写了+、-、X、÷,就够了吧。可是,他还总在我身上画画儿呢。

这不,他背对着我,后脑勺长着眼睛,手臂在我身上一扬,就花了一个好大的圆。半径,正好是他的臂长,惊的下面的孩子直嚷嚷。再看,几根横,几根竖,几根斜,我身上啊,就出现一个立体的方形的盒子。瞧,方方正正、稳稳当当、有棱有角、有理有面。奇的是,他又在盒子里面钩上几笔,什么“切面儿”,什么“截面”,惹得孩子们都举手要上来,在盒子里又加上什么圆柱子啊,斜放一根长棍儿子啊,什么的。更让孩子们疯了一样的一个一个合作着画什么“勾股树”,哎呀呀,这哪是数学课,美术嘛。

时间长了,我有一个结论,他们就像是把我当成了建筑工地,在上面做房子呢。

“对啊,”一个声音高叫着,“这就叫打基础呢。”

嗨,这个老师,我还就信了他的邪。

试卷的话

像我这样的试卷,你闻所未闻。我可以称为“留言试卷”。哼哼,奇怪吧。

三天两头,胡老师就要在我的题里数间来些眉批尾批。你看,做卷子的孩子全得了“√”,那批注上就有一番话儿了,有一句我记得——“好,化未知为已知!”让这孩子啊,劲儿更大了。有时,这孩子毛毛草草的丢三落四,就又变成另为一番话了,有一句我也记得——“一个也不能少!”这孩子就稳下神来,静静的思考。若是这孩子偶尔来个“很受伤”,那论文就好长好长,讲一些故事,有一次我听这孩子念念有词——“海燕,飞过大山,穿越大洋的还是他们”,“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如果我这样多变的试卷是云遮雾盖的撒哈拉沙漠,那这些卷子上的留言啊,就是让孩子拨云见日的金字塔。

可我就是纳闷儿,这个胡老师,每一天,哪来的功夫,给这么多的孩子写上那么多的话呢?

瞧,又在写着_——“陈莹,进到了年级第8名,数学却只有85分——还有很大的空间,上升!” 这个陈莹,又是欢喜,又是沉思,看看试题,看看留言,还喃喃自语“I 服了 you !”

嗯,我这张陈莹手中的卷子,就更加的服了他。

„„

说了这么多,你该知道我们的胡老师是怎么样的人了吧?

答对了,加十分——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