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曼珠沙华
初一 散文 1047字 221人浏览 lisaliuhehe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佛经》

曼珠沙华。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要我如何用语言,来描述她的花语。有若杜鹃啼血,她如火如荼地盛开,在秋彼岸,

在坟冢墓侧,在这荒寂又荒唐的尘世……她的绚烂绯红,她的执迷不悔,利剑般穿透我的心。

如果注定是这样的结果。那么何苦?!何必……

总是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轮回,彷徨-迷惘-沉迷-分离-凌迟般的痛楚。

每次轮回的终结,都会以为自己已经明白,这样的过程不会再次重复。 然而,不久以后又会再次陷入同样的执迷和伤痛。

或许,这是宿命的安排。虽然,从不相信存在宿命。

微笑的,未必幸福。流泪的,未必痛苦。

说出来的,未必是心中所想。身处的,未必是自已所愿。 人总是这样的矛盾,生活亦总会显其荒谬。

矛盾和荒谬中,人成长,心荒芜。荒芜着,渐沧桑。

想要逃开的,是关切。挣扎于其中的,是不舍。

痴与迷,了和悟,交相纠缠。纠缠着,是红尘宿命,因缘轮回。 轮回着,是岁月漫漫,弹指一挥。

奔波匆忙,缘起缘灭,到头来,才醒觉,均是空。你碧翠丰满时,我还未来。我赤颜如血时,你已离开;

所有的不甘和执迷,是否都能用血泪代尝?在千年的轮回里,我一次次等待,一次次挣扎,而又一次次铩羽而归。 不被救赎,不被超度,甚至不被理喻。明知求错了签,却仍要敛衣而拜,焚香长跪,我已疯魔。

佛说,万事皆空。我说,恕字从心。 佛说,放下。我无言。

原以为只是今生的劫数,却不想是永世的颠覆。

一叶萍,载浮载沉,我沿着彼岸的花期,做生生世世的囚,飘荡无依。

我们从不曾相见,却也不曾相约别离。你知道,这是谁也无法悔弃的前盟,这是我们唯一的信仰。 哪怕在忘川我们都变了模样,篡改了经历遗失了过往,三途河的浊流里依旧会有我们曾经的回忆。

这样足够了么?我们究竟在等谁的恩典,谁的救赎和宽悯。又或许这一切只是我杜撰出来的故事。 在真实的境遇里,我非花开,你非叶落。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皆不属于你我。

寄形于离殇,你从光亮里现身,一步步走向我的一刻,我的泪涌出眼眶……

那是曼珠沙华的泣血,那是我多少年来一直咀嚼的苦果,那是爱恨纠结宁愿顷刻之间死去的痛楚。

我们终是做了不同的决择,在忘川。再没有灵犀的念牵。 从此,陌路!

期间经历了怎样的疼痛,没有人知道,没有人。

拾阶而上,让华发顿生,在云深处归隐。即使学不会遗忘,也要把毕生的痴念埋葬。

没有人记得要陪我穿越千年的轮回和沧桑。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谁也不是谁的,曼珠沙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