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施晗先生
初一 记叙文 3353字 140人浏览 天边夕下peng

我的恩师施晗先生

文/黄南军

世上的事,有因必有果,栽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么几年我一直游离在网络论坛的空间,成为一名论坛的写手,从中我慢慢地认识许多湖南一些较为知名的作家,与他们交往是我的快乐和荣耀,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能有一天与中国著名80后作家施晗主编相识,并且成为他的学生和真心朋友,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事,实际上我一直认为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都会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现实的伙伴,当然这更多建立在相互社会悬殊不大的基础上,因为我从来不奢望能走进名人的殿堂里,在灯光闪烁的镁光灯中陈述骄人的成功经历。因为我还只是小人物,只能做小人物的事情。

我很真心地书写我心中的文字,当然也希望我的文字被中国知名的大主编选用,记得2008年,我的处女作《黄昏的寂寞》被湖南省作家协会作家网出版发行在《2008芙蓉花开网络精品文选》,当样书寄在我的家中,激动的我不停地翻阅出版的作品,看着心灵语言的文字终于有一天变成铅字,我百感焦急,彻夜难眠,看着那厚厚的文字,在我的心理开始萌发着希望的种子,那就是期待有那么一天,我的散文集也能出版,而不是象以前出版只有一篇文章,我不愿意沉沦自己,也不愿意在人生的路上永远找不到我生命中的光亮,我相信平凡中我也会见证不平凡。因为我一直在行进在成功的文学路上。

于是我开始整理收集这么多年发表在中国各大文学论坛的文章,发现写了100多篇文章,我将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按照不同的章节去编排,并投放在给各大著名编辑,出版社的电子邮箱里面,希望能被选用,当我不停地投稿,也不断地收到退稿的信笺,说我的文字优美华丽,但又告诉我说现在散文在市场上不是很畅销,如果愿意出版,必须自掏腰包,这对我来说肯定是不愿意,一来要付出巨额的资金,二来我的文章并不完全被出版社认可,这是有损我的自尊,就是出版发行,我也不好意思去在我的亲戚同学朋友们面前宣扬,我喜欢文学的真实,我不想亵渎它来成全我所谓的虚荣,就此就顺其自然吧!能出版更好,不能出版我照样去生活。

去年的仲夏,我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我感到很奇怪,电话里传来我的老师施晗主编的声音,问我是小黄吗?我说是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文章我看了,感觉写得很好,词句优美,意境深刻,哲理性强,我们准备采用你的文章,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对老师说,是真的吗?是真的,我们还是老乡的,我也是湖南的,在电话里我能感觉到他浓浓的乡音,也能感觉到他对我们湖南文学爱好者的厚爱,他说话很简洁,明快,富裕感染力和组织能力,使我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其实在这之前,我对他可是一点都不了解, 于是我在网络开始搜索关于他的介绍,我才知道他出生在湖南永州一个普通的小山村,童年的生活也很贫困,笑称他是吃草长大的,但他一直很喜欢读书,爱好文学,从1996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作品,在中国的各大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400余件,著有《极地》,《梦回千年》等,并成为《青年文学家》主编,是当代中国十大青年作家,是中国80后文学的领军人物。看他的经历和创造的人生,我不禁油然而生敬意,通过这次投稿的选用,相信我以后能成为他的学生和知心朋友。

施晗主编是一个对文学事业非常严谨,认真负责的年轻导师,施老师会经常在电话里给我真心的问候和关切,向我咨询作品的封面是否满意,散文集的名字是否会让读者耳目一新,我会含羞地说,你是大作家,又是广告艺术专业毕业的高才生,你设计的我都会喜欢,

至少我也是代表一部分读者,因为我一直在充当一名读者,用心地去欣赏自己和别人的作品,可我从他的言谈中也能深深体会老师心中的遗憾,因为他是一个追求纯粹文学艺术的人,他是站在很高的层次和角度去审视当代的文学作品,他常对我说,文字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有真正的价值之分,而价值就体现艺术的上乘,文章能够恒久地跨越过去与未来 ,在我的博客里,老师也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鉴赏我的作品,曾经有一篇文章《人生若只初相见》,欣赏之余给我题下了这样一句话,好的文章就是一个中心,干干净净,所谓中心就是主题和思想必须集中明确,而干干净净就是语言要简练、明朗、有穿透力,在有了这些的基础上再去思考自己的风格特色方为艺术的境界。我能懂得老师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在文字的表达 更具有深厚的感染力,我思想他对我很严格是好事,这样我才能更快的成长。

有一次我问他,我的文章会呈现哪些不足,他告诉我说,感觉有的文章写的很虚,不是很实在,这样很难抓住读者的心,其实写好一篇文章首先要把自己去感动,才能够感动更多的人,我说老师还有呢?他呵呵地笑起来对我说,还是不要那么快把缺点都说出来,就是我说的太多,你也不一定能记住,先把我今天和你说的解决好就很不容易的,以后我再告诉你其它的问题。

说实在我的书能出版非常感谢我的老师施晗主编,在QQ 聊天时,我会不经意地会问他,你当时怎么看上我的作品,他会淡然地说,我的目的就是发现新人,培养新人,我知道你们文学创造真的也不容易,我就是你们的桥梁和纽带,过去的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只是我比你从事的早一点点的,我知道他又在谦虚,在有些方面我是不能与他相比较了。但他一直是我心中的一盏明亮的灯塔,照耀着我,指明我前进的方向。

在去年12月,老师告诉我,书很快就要编辑好的,但他发现我的作品呈现许多的问题,象错别字呀,象每一个章节,包括,前言,后记,都很笼统,甚至有些就没有,老师严肃地对我说,以后希望你再不要出现这样多的毛病,你应该要象对待自己的生命对待自己的文学作品,要知道文品即是人品,这是做人做事的第一步,相信你会吸取教训,从中去领悟和改进,希望你下次再不要出现相类似的情况,这样既是对读者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还有对我们负责。我象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惭愧地低下自己头,对老师说,我会的,我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跌倒两次,他呵呵地笑着说,也没有那么严重,我就是想你更快的前进,在文学的道路上能迈得更远。我说谢谢老师。您辛苦了,不用不用,你还是很不错的,在我的学生中你是比较努力的一个人。我感动地在流下我心中的泪。我能理解老师的一片心。是为我好了。

其实老师很年轻,才28岁,也没有成家,我知道他是一个事业心,成功欲望很强的引领风骚的人物,他在网络中经常跟我说,他不喜欢他喧哗,不喜欢别人过多地关注他,他还告诉我,在北京,经常有小报记者以及更多的新闻记者去采访他,都被他委婉的拒绝,我觉得我应该多做点什么,而不是多享受点什么,象太多的荣誉,太多的成绩,呵呵,这些只是我的本职工作的,我会羡慕地跟他说,还是做个成功人士好的,有这么多人喜欢和关注,你只要在文学道路上走下去,你也终会有这一天。他深情地对我说,成功与失败只是阻隔在红尘的一层纱,逾越就豁然开朗的。

在网络时空,我会不小心地看着他的身影,又匆忙地离开,我知道他很忙,为着深爱的文学事业,偶尔闲暇也会和我说,希望你们有一天也能来北京,到时候我请客,好好地叙旧,好好地畅谈文学,你有些方面也值得我去学习,我觉得无地自容,怎么会呢?真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宝库,只要真心,虔诚地去开拓,都会有一生用不完的财富,我会时常跟老师说,你呀!说话就是很有穿透力,象磁场一样吸引着我,感动着我,和你在一起我会永远学不完

了,我的书能够出版非常感谢你的,要是真的去北京应该我请客的,他还邀约我去他湖南老家玩,说春节就会回家,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去永州去看看我了,我知道老师心中还是很想念我这个学生,很想贴身的引导和帮助我,可我终究没有成行,但我在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会面对南方,遥想着他,为他深深地祝福,希望他今天和明天都好,希望他能为我们广大的文学爱好者多出版书,也希望能多看到老师的精品力作。

我高兴地看到我出版的散文集《有一种思绪叫怀念》马上就要面市发行,我知道这里面凝结着老师的心血,也知道自己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有施晗老师的陪伴,我会轻松地走好我的人生之路,也会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每当我在宁静的夜晚,我会静静地坐在电脑旁,品味我心中的故事还有我的人生,自然我就会想起老师在对我真情地说,人生在世,总是苦乐相伴、得失相随、鲜花与荆刺丛生。因而一个人,不在于你为了什么,有了什么,而在于你做了什么,或许这就是凡人,这就是人生。

(黄南军 作家,丁玲文学奖获得者,《有一种思绪叫怀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