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空间下的无奈
初一 记叙文 2089字 117人浏览 清清河边站

灰色空间下的无奈

夕阳沉入山峦之中,山坡山的树木褪去了夕阳下的明亮的绿色变成暗绿,最后变成了黑色。波光粼粼的湖面一片余晖反射到四周,进而变成暗淡的灰色,柳条儿像一条灰丝带,在风中猛烈的摇摆,仿佛再向这暮色宣战。湖水皱起层层波浪,四周依然平静。上下的村庄亮起啦,昏暗的灯光点缀了夜幕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划破了这灰色的幕布,随即是村里一阵狗叫声,良久又恢复了灰色的宁静。

第二天早晨,太阳还未升起,天空还依然是灰色的,六月的天很长,早期下地的人们还没来得吉吃早饭就赶在太阳前去劳动了。村头的小路口聚集了几堆下地劳动的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昨天的那阵警报声,锄头扛在肩头好久也没有感觉到肩头酸痛。从他们的谈论中得知昨天的那阵警报声带走了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他是村子西北角鬼家的孩子,一个星期前从外地来,穿着体面的衣服,脸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抽着那只有乡里来领导检查时才能看到的香烟。这位衣锦还乡的青年14岁死了时母亲因车祸去世肇事者逃逸,16岁时他再也无法忍受每天无所事事喝的烂醉的父亲,独自一人离开了家乡。他走时乡亲们含泪将他送出了村子有的为他的未来担忧有的则无休止的骂他那无能的父亲。16岁的少年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家乡, 之后提到他的人越来越少了。直到一周前他回来时才勉强从这个高大魁梧的的年轻人眼中看到四年前那个少年的影子。

警察局里青年向长官陈述着四年来他的“恶行”。16岁他背着那个破布包(里面只有几件旧衣服和一些干粮) 离开了家乡,他没有一分钱走了三十多里的路来到了县城的车站,混进了一辆开往杭州的长途汽车。杭州是他一直向往的地方,听村里外,出打工回来的人说那儿是人间天堂,这个山沟沟里的少年梦想着有一天可以感受一下人间天堂的美好。然而车离开没多久他就被赶下来了。站在那看着客车缓缓走远载着他的梦想,越来越快越来越远。回头看看家所在的方向他流泪了,这是离家后他第一次流泪,他还不知道这样无助的泪水在以后的日子里常常来打扰,16岁的他还无法控制它。看看远方在看看来的地方,也许韩愈的那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最能描绘他此刻的心境。他看到了远处的火车道就漫无目的的顺着铁轨往前走,第一次他看到了火车,那么长那么快,这个“庞然大物”可以将人们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在火车停下来的时候他偷偷混进了车厢,这一次他没被发现,火车在中途停了好多次多是他没听说过的地方,他在终点站下来了走出车站印入眼帘的是层层高楼,宽阔的马路上跑着豪华的轿车,虽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但对他来说都是豪华的,高楼上的玻璃反射的光照的他不得不用双手遮住他疲倦的眼睛。这就是他想象中的大城市,甚至比想象中的更大美。他望着远处最高的大厦,想象着有一天可以登上顶层,其实他不知道这只是城市的一角比这高的楼还多着呢。他想着可以在这个城市里有个落脚之地就好,不至于饿肚子。接下来的日子是少你所经历的最屈辱的时光。夜晚他躲在桥洞地下度过了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夜晚。早上,当他睁开疲倦的双眼时,他发现他身旁围了好多人,他枕的那个破不包旁放了几个面包,他很饿但这个十六岁的少年表现的不是久旱逢甘霖的喜悦而是一种被伤害的愤怒,他把旁边的面包跑向围观的人,大吼:“我不是乞丐”。围观的人用他不熟悉的话语议论着,然后渐渐散开,最后剩下了他一个人。有时一行无助的泪水驰骋在他脸上,让他无法控制,好久好久他终于平静下来,他感到自己已经饿得没力气了,他在他的破布包里找了好久,除了几件旧衣服什么也没有了。他突然想到他已经几天没吃饭了。他看着不远处他扔的面包,又是一行泪水流了下来。他他无力得爬向被他仍在远处的面包,捡起面包拆开一个,这种他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是香没可口的,

那诱人的面包香是他从来没闻过的,如果这是他自己买的面包他定会毫不犹豫的大口大口的吃掉,然而眼前的这个面包即使是一小口也让他难以下咽。泪水还是不住的奔涌着他抹去了泪水将大块的面包塞进嘴里。他苦笑着把剩下的几个面包装进了他的破布包里。这一天他永远不会忘记。

之后他找到了一分油漆工的工作这是一个积累极不健康的工作,浓烈的油漆味害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他已让坚持,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他还指望着靠这份工作在这个城市立足呢。上帝有的时候也会捉弄人,为他的梦想而奋斗时,老板去因为他打翻了一桶油漆开除了他,连工资也没给16岁的孩子还不知道如何维权就含着眼泪离开了。后来他又找了好多工作,拾过破烂,摆过地摊,还给人擦过皮鞋,有一次不小心划破了客人的皮鞋被踢伤了手,还砸了它所有的家当。19岁那年他用他几年之内攒的两万元钱买了股票,他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只是听朋友说这个很赚钱,他妄想着靠这两万元钱大赚一笔。他通过一个行家介绍买了最近暴涨的一只股票,结果赔得血本无归,也不知道是别人骗了他还是他真的不走运。在他沮丧至极之时他遇到了一位善良的姑娘,介绍他她的花店工作。这个外地小伙子很能干,他总是抢着干活,每天出去送花,到很晚才离开花店。渐渐的两个人就产生了感情,虽然谁也没有说什么但眼神里的默契说明了一切。没过多久,女孩的母亲就发现了这个外地小伙,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