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可怕
初三 散文 1231字 384人浏览 林梓楠520

预计2007年有1.49亿的人将通过铁路春运,今年铁路价格不涨价,民工自然高兴,可这么多的人还是得往火车上挤的,让人一想便不寒而栗。

大概没有乘坐过那么挤的火车的人是没有感受的,最多在照片中惊叹什么叫“人海”,我曾有机会在春节时从上海回到柯桥,已算是“空”得很的车子,却让我没齿难忘那时的紧张与拥挤。上车时,由于是首发,加上那里的秩序维护也较好,所以也没感觉到什么,只是人们不断地在你身边擦过,在过道边的人会被迫不断做着身运动,接连地有人从车厢的这头走到那头,从那头走到这头,每人的脸上都是一种忙碌与紧张,每人的手上都提着、拎着、拖着或扛着一些东西,让人感觉车厢里有饱和的样子。

可真正让人感觉被塞满的时候是在途中,列车每停一站,就会上来不少人,因为没有位置,有的人就站在过道上,有的人还跟靠边的人拼一下坐坐,而大多数人为了上下车方便又大量地堵在车门附近的地方,有些人就上不来。中间呢,也已经站满了人,有的已经坐到靠背上去了,后来几站上来的人就不是从车门那边进来的了,有不少是从窗子里爬进来的。我们往往看到车一到站,先是有人从下面将一个包甩进来,继而是一个人撑起来,很快地像猴子般钻进来,也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就这样踩进来了,往椅背上、桌上踩过去,人就这样填满了车内的所有空间,像一个咸鱼罐头里挤满了咸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担心的事终于没能逃脱,在火车到柯桥站之前,我就努力要做下车前的准备了,但我出不去,无路可走,没人能让你,没地方能让你,我身边带的两个包根本就通不过。火车在柯桥只停两分钟,我知道如果不赶快下去的话就要坐过头,会往宁波方向去了,而且,那时也不一定下得了车。在我面前只有一个办法:挤!可是挤不过去,我怕挤坏了别人,这时有人告诉我:“你一个小伙子,怎么不用力挤呢?用点力就挤出去了。”没办法,我只能用力挤了,在我力排众人之后,终于挤到了车门边,而这里还是横七坚八地堆放了各种东西,我也只能硬闯出去了。虽然我的座位离车门只有三四米的路程,我却像是走了十来里路那么艰难。好不容易挤下了车,火车也立刻就发动了,我庆幸自己终于下来了,要不然,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也能回得了家呢。

那是一次不算挤的挤车,因为那时已是春运的低谷了,我知道如果是高峰期的话,人的极限是可想而知的,在那么拥挤的车厢里,一个人就像是被淹没在大海里的一粒种子,是无助,是绝望。

为什么每年会有那么多的人在春运时乘车呢?我想自然是回家吧。家,在中国人的心中永远是一个难以割舍的结。从2000年以来,春运年年被人们提起,年年又如此可怕,是民工?是运力?是经济?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必须面前中国这个绝无仅有的现状,这一特殊的境况。为什么人要出去?自然是水往高处流的缘故,也说明我国经济的地区差异之大,民工在外地打工,在家就可以享受幸福的生活,所以他们千方百计地要出来赚钱,可以说,贫富差距是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之一。当我们为我国经济的突飞猛进高歌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冷静地想一想这个现象背后所包含的意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