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海·乱国作文1600字
初一 散文 2832字 62人浏览 fenleiba

[殇海·乱国作文1600字] 即使历史恒古,岁月风干,关于杀戮的爱恨,殇海·乱国作文1600字。我们依旧从未看彻。

题记

我叫南宫玄烬,是四大海龙族中南海海王最年幼的子嗣,所有人羡慕我拥有天地间最纯正的龙族血脉与其逆天的潜力,遂成了冥冥里默选的南海未来的王,所有人认为,我将是唯一可以继承我父皇的地位的人。

我不喜欢家族的任何人,所以总是对他们产生莫名其妙的排斥感,所以我总是孤独而倨傲地站在古褐苍苍的城墙上,那是临着陆地最近的地方,近得在冬季里甚至可以看见从苍穹飘下的伶仃雪花,然后回旋起舞,被海鸥执风掠过,凌乱地一片一片消融在海平面上。 而这些对于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我只喜欢用法术展开青蓝色的结界,俯瞰那些穹石森立的高崖,聆听从遥远海底堡垒中神秘幽远的琴声,像是泠泠的敲击,又像是晚上夜莺从喉咙歇斯底里的呜咽。

海中的帝国拥有人类望尘莫及的辉煌,那些神圣深蓝色的城市映着高耸突兀的岩石,隐匿在沉没千年深幽的巨轮后闪烁着无暇透亮迷离的光芒。

浪起,每逢这时,另一道青绿色就会开始忽隐忽现。

那是我的父皇。

他会悄然无声的站在我身后,金色的盛装衬托出他的气宇轩昂。

他仰起头静静遥望着陆地的那一方,几万年的光阴仿佛就流失在了他的目光里,如此宁静和祥和。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那片如此腐朽落魄的陆上国度如此感慨,即使那里是一个美得如诗如画的地方,可又有什么比得上像海中帝国这样的盛世。

那时的我也许根本不了解也根本不懂,我的父皇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而那时的我也只是在愚昧地挥舞手中剑的年龄。

那只是一块古老的,用血滋润的疆域,仅仅而已,那已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这里的繁华。 我对着陆地永远是一副轻蔑的表情,不可一世而充满征服欲望的眼神终究没能瞒过父皇。 他问我为甚么想要得到大陆,话语间有着前所未有的深沉。

&&

因为它在那里,就将为我而存在。

我倏地拔起腰间青色长剑举在眼前,剑刃上刻着我桀骜不驯的容颜。失落的城楼里飘扬着我孤傲的声音。

父皇的站姿如同几复战场的沧桑。他的背影逆着海底幽蓝的色彩。让人觉得悲伤。 大陆,会因为它的落魄而永恒的存在。而兴旺的帝国也不会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安宁下去。可是,玄烬,这世界不是为强者,为你我而存在。

父皇望着我的背影,终于还是一言未发。我也终究没有看到父皇作为一个王而沧桑叹息的神情。

荀儿,看见了吗,那是我们的孩子南宫玄烬,像我年轻时一样轻狂不羁,像你曾经一样&&风华天下。

当我撞过他的肩膀离去,我看见他潸然泪下,眼泪隐匿在无穷的海水里。

&&

然很多年以后,海底爆发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惊涛拍岸,血浪滔天,金龙啸海。堡垒里也源源不断传着那一首被反复吟唱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亡歌。

我和东北两海的大皇子引三十万海兵一路杀去,身后回旋着一路茫茫无踪的血雾,最终却筋疲力竭地倒在西海与东海的边界。

我最终目睹的却是所有人一个个死不瞑目地倒在西海海王那个妄心一统海国的罪人的嫡传子嗣的脚下,带着迷惘的神情,于是愤怒燃烧了我的眼睛,即使我可以和他们形同过路人,但是他触犯的确是属于帝王者的骄傲我站起身来,挥舞起手里忽然沉重的剑。

他很轻易的挡住了我的攻击,棱角分明的脸上狂妄地笑着,他拽住我的衣领,凝视着我冰紫色的眼瞳,说,南宫玄烬,好久不见。

当我什么都明白后,一切已是皆灭。

我用最快的速度奔回西海。好像是出于本能地奔向那片记忆中的城墙。

我的父皇穿着那一身金黄色的龙装,倒在包裹着血雾倒塌的城墙上,饱经风霜的脸上释然的挂着笑,他的心脏上,终究还是插上了属于西海标志的石剑。

我手里的裹满血雾的剑蓦然间掉下了城墙,幽幽的光芒从我手里挣脱,在摇曳中开始渺茫,直到消失不见。

带上我全部的力量一起沉没吧。我再也没有资格藐视任何存在的东西,初中二年级作文《殇海·乱国作文1600字》。 ◆分享好文◆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般绝望过,带着对这个男人所有的愧疚。

我悲伤地仰起脸,蔚蓝的海水已经染成了火焰一般的颜色在我眼前跳动盘旋。 也忽然想起很多。

那天我不屑地与他擦肩而过。

还有曾经对他们那样的漠然。

那些大雪漫天的冬季,只我一袭长袍。孤立俯视卑微。

如果看还能回到过去。

我的夙愿也许也不会再是征服。

那一天,血海滔滔,海面翻腾着血红色的巨浪,只是被血腥淹没的,不只是这片海而已。 属于胜利与侵略的笑声狂荡无比地飘落在失守的城市,再神圣的誓言终究也是以瓦解结束最终,西海统治者以一个弥天大谎骗来了他想了几百年的东西。

直到最后,我们三个落魄的皇子,成了一个崭新帝国统治下的通缉犯,在一个仍旧是飘荡着白雪的黄昏,我们永远的离开了故乡。

我们三个人,默默地落在海滩,像是在等待什么的三个傻瓜。

看,日落。

退潮前,海浪冲荡着礁石,发出刷刷的留声。

北海皇子凌铭萧背对着我们,孤默地站在海边,用金丝螺的躯壳对着北海的方向一遍遍吹奏着恍惚硝烟弥漫的曲子,带着日落一样火红淡淡的悲伤和眷恋。

东海皇子夙夜砜站在我身边,湛蓝的眼瞳深不见底,海风吹乱了他银白色的头发,像一座完美的雕像。

我躺在他的影子里,微闭着眼,大雪化成一滴滴水珠落在我的睫毛上。

我感觉到日落时专属的淡而凉的温暖,还有海鸟划过穹天的啼鸣。

蓦地想起我的父亲曾经在城墙上默默地孤立。

清冽的眼泪在不知不觉里划落,滴在海滩上。

殊忘了,这是我第一次流泪。

直到夜晚,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从长空里落下,栩栩地,像画里的风景,带着蔚蓝色的丝绸,拥有一张绝美神圣的脸庞,她俯下身,向我轻轻鞠躬,纤手一挥,便挡开了漫天飞舞的雪。

她让我们到了一个古老灿烂的崭新的国度,模糊里,被金色文明照耀着的危崖上雕刻着龙飞凤舞的字样,在白昼下夺目生辉。

她说,欢迎你们,来到亚特兰蒂斯,来到这里,一个恒古不灭的帝国。

透过隐隐的薄雾,我抬头看。

那里的天空与我们在海边时一样是苍苍的蓝色。

当秋叶纷飞的季节,象征着圣洁的雪临鸾拖着长却如剪尾的羽翼在长空中踽踽独飞,盘旋高昂,尖锐凄凉的鸣叫却总会让天空凝结一层阴霾。

亚特兰蒂斯,一个全新的世界,曾经与现在经历反反复复的衰败与兴旺,全盛而又荒废过的国度,在这里,杀戮平凡得每一个呼吸。

我们驻扎在这片土地广阔无边的疆域,杀戮不断的大地生灵涂炭,那荒烟萧萧的路上寸草不生;漫天的哀灵卑微地哭泣,烽火连天的战争硝烟不断,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绽开在辽阔的边疆,喧嚣的马蹄声震响四方。

几千年文明的帝国终究还是毁在了天灾人祸里,永远成了一个神话,泯灭在所有人记忆里,像是从未发生的梦。

而我,我们都不能再为这里做什么,只能手足无措地看消失。看破灭。看这一切一切沧桑的人世间。

秋风起。

忧郁悲哀。

该怎样让一个永远没有痛苦的国度,骄傲地矗立世界。

我所领悟过的只是寥寥的时光汩汩而过,娓娓的琴音惶惶而传。

无论是曾经称霸一方的海市蜃楼,还是扬言永不堕落的亚特兰蒂斯。

我都没能忘记。曾经你们的绝代风华,即使已凝固成了历史。

再像起那些轰轰烈烈的烟火,想起那些年孤独寂寞的风景,可能是几百年,几万年的今天。

关于杀戮的爱恨。如今的我们

如旧未能看彻。

(全文完)

初二: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