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满分作文-写人
初一 记叙文 3507字 33438人浏览 天涯峰宁爱亦近

我的父亲

妈妈过世后,每天早上上班前我都会去父亲那里晃一下。他非常虚弱,行动迟缓,但总是为我准备好一杯刚榨出的桔子汁,放在厨房的餐桌上,并附上上一张没有签名的字条:“给你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不曾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小时侯,我问过妈妈:“为什么爸爸不爱我?”妈妈皱起眉头:“谁说他不爱你啦?”“他从不说爱我,”我抱怨说。妈妈怜爱地看着我:“他也没对我说过。但是,你看,他那么努力地工作,为我们买来衣服、食物,并为我们交房租。这就是你父亲表达爱的方式,通过行动告诉我们:他爱我们,爱这个家。”然后,母亲握住我的肩膀问:“你懂了吗?”我若有所悟地点着头。我脸上接受了这个说法,但心里还没接受;我依旧渴望父亲用双臂拥紧我,对我说他爱我。

父亲开了个小型的废旧金属回收厂。我放学后,常在他工作的地方晃荡,希望父亲叫我帮忙,然后再表扬我,可他从不让我帮忙。他的工作对于一个小男孩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母亲一直很为父亲的工作担心,怕他受伤。

父亲用手把废旧金属“喂”入一个装置中,这装置切削起金属众来,就像屠夫砍排骨一般快捷。那设备看起来像中一对巨大的剪刀,刀片比父亲的身体还厚。如果父亲不是适时地投入金属就很可能受伤。

“你为什多不请人帮你干那活?”有一天晚上,母亲一边问父亲,一边按摩父亲酸痛的肩膀。

那你为什么不请个厨师呢?”父亲问。很难得地给了母亲一个微笑。

母亲站直了,手放在背后。“怎么啦?艾克?难道你不喜欢我做的饭菜了吗?”“我当然喜欢!但是如果我请得起帮手,那你也应该请得起厨师!”父亲笑了,我第一次感到父亲还有那么点儿幽默感。

父亲工作时那个用于切割厚型钢盘和钢柱的乙炔火炬也非常危险。它发出的嘶嘶声比蒸汽火车头发出的声音还响,它切割时总会飞出成千上万熔化了的金属小块儿,这些小块围绕着父亲,就像一群发怒的萤火虫。

父亲戴着厚重的皮手套、深色的护目镜和一顶宽沿帽。一天,飞溅的火花点燃了他的袜子,回到家时,他的脚踝都打起了泡。母亲为他涂上黄色软膏。“你怎么就不能再小心些,艾克?”母亲心疼地责问他。

“你要我怎么做呢?整天站在水盘里工作吗?”父亲故作轻松地说。

他们笑了起来。我不懂父亲怎么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后来,我才意识到那是父亲不让母亲担忧的最好办法。

一天早上,父亲祈祷完后,举起手臂,轻声问道:“主啊,你可不可以让我的日子过得舒适些?”那一瞬间,任劳任怨、不以苦乐为念的父亲看起来是那样脆弱,我真想紧紧地拥抱他、保护他。

多年后,我每天去看望父亲时,都那么做了。通常,喝完父亲为我准备的桔子汁后,我会走过去拥抱他,并对他说:“我爱你,爸爸。”父亲从不告诉我他是否喜欢我的拥抱;我拥抱他时,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一天早上,因时间紧迫,我喝完桔子汁就径直向门口走去。父亲走到我面前,问道:“走了?”“有什么事吗?”我问道,心里很清楚他问话的含义。

“就这么走了?”他重复了一遍,交叉着双臂,眼睛四处看,就是不看我。

我特别用力地拥抱了他一下。现在是说出我早就想说的话的时候了。

“爸爸,我已经50岁了。你还从没对我说过你爱我呢!”父亲从我身边走开。他拿起空玻璃杯,把它洗干净,放好。

“你告诉过别人,说你爱我,”我说,“但我没有听你亲口说过。”父亲看起来很不自在,非常地不自在。

我向他走得更近:“爸爸,我要你告诉我你爱我。”父亲退后了一步,嘴闭得更紧了。他好像要说话,结果只是摇了摇头。

“说吧!”我大声喊道。

“是!我爱你!”父亲终于说出来了,他的手颤抖着,像受伤的鸟儿。就在那一刻,我见到父亲的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

我站在父亲面前,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父亲是那样地爱我,以至于把这份爱说出口都让他哭泣。母亲是对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父亲都以他的行动告诉我他有多爱我。

“我懂了,爸爸,”我说,“我懂了。

记住这一天

一个个秋风萧瑟的夜晚,又是在门外,一个模糊的身影伴随着一阵阵敲门声„„

“对不起,能请您把音量调低些吗?”爸爸低头哈腰地对四楼的邻居说道。“呃„„好吧!”还没说完,爸爸又打断了他,“我家小孩在做作业,您这声音„„有点响。”“呯!”随着房门的紧闭声,爸爸一转身,叹了口气,眉峰轻蹙。顿时,他周围的空气似乎被牵绊住了,充斥于其中的只有淡淡的忧伤和无奈。

这,是一个普通的“风景”,一个六号楼居民人人皆知的画面。因为,几乎每天的这个时刻,五楼的这位父亲都会来请求邻居们不要发出音响去影响我——一个为中考“奋战”的学生。

但是,天知道,这哪有不发出声响的理由?暂且不论六楼张大妈用洗衣机发出的“嗡嗡”声,就算是四楼小吴放的摇滚乐都已足以让我不能安心做作业了。 “唉,实在太有影响了!今天再去说一声吧!”爸爸还没等那“乐章”开始奏响,就已经思忖着去和邻居们说了:“爸,你就别去了,人家凭什么就听你的啊?”屋内的我听到爸爸的抱怨,心中就如同像一枚核桃被猛地敲开了,微凉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我忍不住冲出去对他说道。

“不行!”爸爸根本不听我的劝说,直冲出家门。

我趴在窗口,不忍又不住地看着这一时刻地场景:一个年过半百地父亲将要为他的女儿付出他的尊严!

一只手举起来了,当我正准备“享受”几分钟的噪音时,忽然地,声音消失了!父亲“欲叩而止”的手瞬间僵硬了。六号楼在此刻,回到了“万籁此俱寂”的场面。

这一天,我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父亲的爱让我难以忘却,然而,邻居们的安静让我更为感动。“风景”消失了吗?不,以前的“风景”正渐渐潜入夜的踪迹,如今,那一天的寂静却一如既往地延续着,我在心中铭记着这一天。 记住这一天,记住那一刻,记住身边所有人的爱。因为这一天中蕴含着父亲的爱,蕴含着邻居的理解与关切,更蕴含着我对“爱”这一名词的用心诠释!

一生有你

一曲《一生有你》让我泪流满面,朦胧的泪光中,你仿佛又微笑着向我走来-------我亲爱的哥哥。

时光啊,你就像一江春水向东流,让大海吞噬了我们甜美的回忆,我睁开沉重的双眼,面前只有一片茫茫的大海,我弯下腰,捧起一捧深蓝深蓝略带咸味的海水,一闪一闪地,我仿佛回到了童年„„

小时候我总爱依赖着你。有一次,我们去宝顶山玩,翻越龙头山二道碑时,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眼望高不可攀的山峰,我泄气了,坐在地上赖着不走. 你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妹妹,别怕,有哥哥在,我们一定会爬到山顶的。”你拉着我的手往上爬,一路上唱着歌,像两只自由的小鸟在飞翔,不经意间,我们就到了山头。在山头我总是笑,现在想想也许是开心满足吧!我在山头跑开了,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广阔的山头上随风奔跑,我感觉到就像是因为有了阳光,我变得灿烂了。

又有一次,我们那次没有高兴的开始,也没有美好的过程,更没有完美的结局,那一次是在秋天,让我们有了冲突,我常在想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秋是凄

凉的,诗人们常用秋天这段时间写自己如何思乡、想亲人,我们起的冲突会不会不是秋引起的。还记得那次我们在麻玉米,不知怎的我们吵起来了,你用晒谷子的担子打我,导致我倒在背后的背筐上,玉米子全部都飞跃起来,在地坎的周围乱跳,我倒在地上,像发脾气的小娃娃,哭得好凶,我猜想当时你一定吓着了,你那破碎和后悔的眼神看得出你有多无奈,你走过来说:“快起来,别哭了。”我猛地站起来,用眼睛死瞪着你,给了你一拳,你顿时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我知道你很痛,我走过去说:“哥快起来,别哭了。”你起来了说我没事,就进屋了。不久妈妈回来了,看着你红肿的眼睛,妈妈问:“怎么回事?”你说是自己弄伤的,我躲在小屋里好难过。一个星期以后,我在学校读书,突然天下起了雨,放学了,同学们陆续回家了,我呆呆的望着窗外,猛的,我惊喜的看见朦胧的雨中,你微笑着向学校走来。天快黑了,泥泞的路上响起了我们欢快而急促的脚步声。回到家,妈妈告诉我你要到罗山去读书,和三姨爹生活在一起,我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心里酸酸的。你轻轻地走到我身边,把那本你最喜欢的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放在我面前:“妹妹,坚强点,好好学习,可别让我失望哟!”看着你期望的眼睛,我使劲点点头。到今天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太自私,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脾气总让你伤心。当时我有点想哭,但我没有哭,跑进屋里给你拿了一个吊坠,小声说;“哥哥,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也能考到罗山读书。”第二天,你走了,我一直追到村外,大声喊到:“哥哥,放假早点回来,我们再一起去爬山。” 因为有你,我苦涩的童年有了向往的美好。

因为有你,我找到了坚强的理由跨越了生命的栏杆。

因为有你,我学会了独立像在蓝天下自由飞翔的雄鹰。

我独坐窗前,《一生有你》的歌声慢慢响起,一股浓浓的亲情在我的身边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