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是个中等生
初一 记叙文 1563字 116人浏览 kiwi斯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颗种子,有一天,在受到暴雨闪电的洗礼时,我们的力量会被唤醒,沉睡已久的力量有雨的滋润,有风的轻抚,使它能够冲破坚硬的石层——破土而出。

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要竞选班里的干部,大大小小的职位都有,便通知我们让我们做好准备。当时我们都深信班长会是她,将所有的希望与期待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竞选开始了,职位由小到大,可惜班上的同学都胆怯地躲躲闪闪,你看看我,我瞅瞅你,你推我让,活像小白鼠在谦让唯一的一块奶酪似的。僵持了许久,才有一些抱着必死心态的同学缓缓举起手,走上讲台,深深地埋下头,结结巴巴的说了一段儿,具体是什么,我们也都听不太清楚,就像一只蚊子在“嗡嗡”叫。老师环着手,扶了扶眼镜,眉头微微皱起,无奈的轻轻的摇了摇头,有些生气还有些焦虑,神色中满是失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白白花掉了半节课,才开始竞选最后的职位——班长。老师话音刚落,只听同学们都起哄叫着她的名字,声音愈来愈大,我没有一起起哄,只是默默地瞧着。她的名字在我的耳畔越发清晰响亮,回荡在耳边。老师也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她,等待她作出完美的演讲。无一例外,同学们的眼神都齐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我也跟随着大家,把目光投向她。她只是微微的扭了扭身子,将头轻轻地撇向另一方,仿佛是被这逼人的目光给击退了似的。同学们不再起哄,默默地看着她。她又将脖子往里缩了缩,舔舔干燥的嘴唇,用一种羞怯的目光瞟了一眼大家。万众瞩目的她的手终究没有举起。

老师抿抿嘴,用严肃的目光扫视了大家一遍,喉咙里发出“咳咳”的指令,双手交叉着,眉头仿佛皱得打了结似的。我知道,老师是在叫我们举手来打破僵局,毕竟这样僵持下去,无一利处。我明白此时的处境,只好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地缓缓抬起了右手,不然不怎的就会被拉出来当“替罪羔羊”。连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我,一个平凡的中等生而已,怎会有勇气举起手竞选班长呢?或许是在气氛的压迫下吧……我咬咬牙,狠下心来时,却被人抢先了一步。心中泛起一丝酸涩。当浑浑噩噩听完她的演讲后,我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我的名字洪亮的从老师嘴里吐出,但我的心却猛地抽搐了一下,说明我开始后悔了,但已经无法挽留了,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用一种复杂的目光向我——一个毫不起眼的中等生,我背着手,拽得紧紧的,双腿颤抖着,心跳急速狂跳,我深深地埋下了头。“我……叫…。我叫蒋欣瑜。”如今想起来,真是可笑的开场白。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演讲时,仿佛这一个世纪就这么过去了。我甚至不知道我当时到底在说些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师的不悦我尽收眼底,我也并不太在意,本来我也不是优生,老师的不满当然也是理所应当的了。

我沉默不语,魂不守舍地盯着投票的人数……等等,我们竟然一样?我的心仿佛烧了起来。老师拿着粉笔,做抉择的时候到了。老师的手在我和她的名字之间不停地徘徊,我瞪大了眼睛盯着老师,一颗心如乱鼓一般捶打着。老师踌躇了几番,在她的名字上停了下来。我弯着背,趴在桌子上,头深深地藏进了胳膊里。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酸楚。想把这种痛苦一同掩埋。“我觉得……”老师的声音犹如荆藤一般抽打着我的心,我知道,一切已成定局。“班长就由……”老师还在犹豫着,我却希望她能一口气念完,我会好过些来当吧。”“什么?!老师叫了我的名字!”我猛地一惊,“唰”地抬起头,一双隐隐约约沾着泪水的眸子睁大——我的名字被画上了大大的勾。我将双手攥得紧紧的,那种感觉像是一阵巨浪涌来,冲刷了酸楚与痛苦。取而代之的是惊喜。

种子发芽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渐渐地,种子努力地将那层膜冲破,又将头顶的植物撞开,最后把压在身上的巨石推翻,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乌鸦,浴血重生,化成一只美轮美奂的凤凰。

直到现在,我也坚信,每个生命里都一定生长着一颗不平凡的种子,用信心去灌溉它,用爱心去呵护它,用汗水和努力去铸造它,一定会成为一条最美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