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看雪不是雪
高一 散文 938字 124人浏览 飞飞哥——

骑一匹马,折一朵梅花,在冬日里看雪。耳边尽是山林的歌唱,伴着马蹄踏雪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我的心也融在这美妙的冬日里。

携一壶浊酒,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前行,不顾风雪的阻挡,只把高昂的兴趣来寻,把美妙的风景来看。雪入酒壶,品一口尽是甘烈的清爽,哼一曲壮烈的歌,独留身后一路的蹄印。

秦岭之北是我的渴望,那如今的北国风光,是否依旧“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又可惜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那冰封千里的壮观虽然让我感到赞叹,却又阻挡了我前进的路。我勒了马,坐在马背上眺望北国风光,那场景依稀在眼前,只不过物是人非。当年的风流人物都如这眼前冰封的河水,如这万里之飘雪,来势汹涌,去时却也浩浩荡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握一手满是沧桑的雪,聆听人间难得的笛音。望一眼无边的黄河,低头是一声轻轻的叹息。跃马能否过得黄河,抑或踏着坚冰横过,却又恐担心着什么。冰河是承受不了冥顽不化的保守派,但它又渴望着谁来给它承载。

满天的飞雪旋着,把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天地似乎也停止了运作,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前人走马看花,今我走马看雪。虽非同时,亦非同心。只是前人栽树我乘凉,后人乘凉我砍树。可笑历史没有把他们留住,留住的这万水千山却给了他们便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走马看山不是山,徒步看水还是水。踏一路马蹄,走一路风景,数风流人物,却今朝不复。路之远,不在沿途。每过一处,都是一种心灵的涤荡。只是“万里长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冰封千里的黄河流传了它五千年的历史,历史又把黄河书写得名副其实。那些有如过眼云烟的人物,都埋藏在了这广大的土地里。

在这厚实的冰封之下,有多少人在为它努力,在用自己一生燃烧的火焰来企图融化它。浊酒的人生毕竟不能是完全的纯正甘甜,就像一个人永远做不到至善至美。那纷扬的雪花是冬日最洁白的精灵,但谁又曾发现,它也是被污染过的。在我们用眼观察的世界,在这一瞬间仿佛全白了,它纯洁了,它空灵了,它——停止了。

驱马向前,不再停留在这里徒劳浪费时间,前面有更广阔的空间,有更美的风景在等待着每一个向前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走马看雪,看的更多的是风景,是思考,是启迪。我不会因为黄河的冰封而停止前进,因为我明白那底下汹涌着的河水,正在积蓄着它无穷的力量,我坚信,有朝一日它会破冰而出,汹涌而下,去履行它的历史使命!